手机银行和掌上保险能否让穷人免受气候变化的损失?

未央网

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在印度安得拉邦,每年有14%的家庭脱贫,但同时又有12%的家庭落入贫困线之下。二者相抵,地方政府提高贫困人口生存条件的努力收效很小。

为什么这么多人的生活在退步?大多数情况下(约占44%)是因为作物歉收。其他导致家庭遭受损失的原因还包括食物价格突涨、自然灾害或者疾病侵袭(比如疟疾)。

全世界都希望在2030年之前消灭极端贫困和饥荒,但我们发现气候变化却让情况越来越糟糕。比如每次洪水袭来,穷人都会比前一次损失更多的储蓄,因为他们的资产不是银行账户里的余额,而是脆弱的住房和地里的庄稼,这些东西很难转移到安全的地方。

Stephane Hallegatte是世界银行的资深经济学家,同时也是世界银行”应对气候变化对贫困的影响”报告的第一作者。上周六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巴黎大会上,Stephane受邀参加了”发展和气候日”活动。Stephane Hallegatte和其他专家在这一活动中都表示,在帮助贫困家庭更好应对气候变化的问题上,我们能做的还有很多。

比如我们可以通过手机向贫困人口提供更好的银行服务,让他们拥有更安全的资金储蓄。或者帮助他们更方便地获得保险服务,拓宽他们的挣钱途径,或者提供各种政府补偿保障。

比如印度政府现在每年向每个公民提供在公共工程中工作100天的机会,报酬由政府支付。埃塞俄比亚也针对最贫困的人开展了”工作换食物”和”工作换现金”的项目。通过仔细而慎重的计划来减少导致气候变化的排放,同样能为贫困家庭带来很大益处。

此外,投资更加环保的农业生产方式、建造更好的公共交通系统、为最贫穷的人群提供可再生能源系统,不仅能改善贫困人群的生活,还能减少气候变化的影响。Ilmi Granoff提出了以上观点,他在英国的海外发展研究所领导着”绿色增长”工作小组。

Granoff以及其他研究者还警告说,帮助贫困人口适应气候变化很重要,但减少排放同样重要,因为仅靠适应不可能逃避气候变化的冲击。

“适应只是一个局部和有限的解决方案”,他表示,”当全世界气温上涨超过2度时,在我们能力范围内适应气候变化所需的成本将急速提高。”

还有什么方案能同时减少排放并帮助世界上的贫困人口应对气候变化吗?

取消每年花在替代化石能源上的大约五千亿美元,转而让各个国家把这些钱中的一部分甚至全部直接以现金形式平分给人民,这个想法怎么样?

Hallegatte表示,这样一种”扁平化”的转移支付对穷人的益处最大,因为这将极大地提高他们的收入,并帮他们抵消不断上涨的燃料费用。对于消耗能源更多的有钱人来说,益处就明显小得多。

印度Vasudha基金会的Srinivas Krishnaswamy表示,为贫困人口提供可再生能源让他们能照亮房间,这样的努力可以改善他们的生活,但却不足以改变他们。

“有能源可用不等于减贫”,他说。

相反,他极力主张在偏远和贫困的地区建立可再生能源电网,这些电网的规模要大到足以驱动灌溉水泵、为住宅提供空调、支持农业相关产业的发展,如食物加工。

但需要有人为这些改变买单。为清洁能源项目寻找资金相对容易,但为那些帮助人们免受极端气候及海平面上升损害的项目寻找资金就困难得多——投资人通常认为这类项目毫无回报。

海外发展研究所的研究员Emily Wilkinson表示,投资于减少灾难风险并帮助人们适应气候变化的项目,不仅能够减少损失,还能刺激更大的经济增长。

比如,当人们能够获得保险时,他们就更倾向于将自己的金钱投资于商业,因为当灾难来临时自己不会受到损失。

当有足够多的人这样做时,形成的合力就能让经济更加健康地发展,并给那些提供保险服务的投资者带来收益。

 

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在印度安得拉邦,每年有14%的家庭脱贫,但同时又有12%的家庭落入贫困线之下。二者相抵,地方政府提高贫困人口生存条件的努力收效很小。

为什么这么多人的生活在退步?大多数情况下(约占44%)是因为作物歉收。其他导致家庭遭受损失的原因还包括食物价格突涨、自然灾害或者疾病侵袭(比如疟疾)。

全世界都希望在2030年之前消灭极端贫困和饥荒,但我们发现气候变化却让情况越来越糟糕。比如每次洪水袭来,穷人都会比前一次损失更多的储蓄,因为他们的资产不是银行账户里的余额,而是脆弱的住房和地里的庄稼,这些东西很难转移到安全的地方。

Stephane Hallegatte是世界银行的资深经济学家,同时也是世界银行”应对气候变化对贫困的影响”报告的第一作者。上周六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巴黎大会上,Stephane受邀参加了”发展和气候日”活动。Stephane Hallegatte和其他专家在这一活动中都表示,在帮助贫困家庭更好应对气候变化的问题上,我们能做的还有很多。

比如我们可以通过手机向贫困人口提供更好的银行服务,让他们拥有更安全的资金储蓄。或者帮助他们更方便地获得保险服务,拓宽他们的挣钱途径,或者提供各种政府补偿保障。

比如印度政府现在每年向每个公民提供在公共工程中工作100天的机会,报酬由政府支付。埃塞俄比亚也针对最贫困的人开展了”工作换食物”和”工作换现金”的项目。通过仔细而慎重的计划来减少导致气候变化的排放,同样能为贫困家庭带来很大益处。

此外,投资更加环保的农业生产方式、建造更好的公共交通系统、为最贫穷的人群提供可再生能源系统,不仅能改善贫困人群的生活,还能减少气候变化的影响。Ilmi Granoff提出了以上观点,他在英国的海外发展研究所领导着”绿色增长”工作小组。

Granoff以及其他研究者还警告说,帮助贫困人口适应气候变化很重要,但减少排放同样重要,因为仅靠适应不可能逃避气候变化的冲击。

“适应只是一个局部和有限的解决方案”,他表示,”当全世界气温上涨超过2度时,在我们能力范围内适应气候变化所需的成本将急速提高。”

还有什么方案能同时减少排放并帮助世界上的贫困人口应对气候变化吗?

取消每年花在替代化石能源上的大约五千亿美元,转而让各个国家把这些钱中的一部分甚至全部直接以现金形式平分给人民,这个想法怎么样?

Hallegatte表示,这样一种”扁平化”的转移支付对穷人的益处最大,因为这将极大地提高他们的收入,并帮他们抵消不断上涨的燃料费用。对于消耗能源更多的有钱人来说,益处就明显小得多。

印度Vasudha基金会的Srinivas Krishnaswamy表示,为贫困人口提供可再生能源让他们能照亮房间,这样的努力可以改善他们的生活,但却不足以改变他们。

“有能源可用不等于减贫”,他说。

相反,他极力主张在偏远和贫困的地区建立可再生能源电网,这些电网的规模要大到足以驱动灌溉水泵、为住宅提供空调、支持农业相关产业的发展,如食物加工。

但需要有人为这些改变买单。为清洁能源项目寻找资金相对容易,但为那些帮助人们免受极端气候及海平面上升损害的项目寻找资金就困难得多——投资人通常认为这类项目毫无回报。

海外发展研究所的研究员Emily Wilkinson表示,投资于减少灾难风险并帮助人们适应气候变化的项目,不仅能够减少损失,还能刺激更大的经济增长。

比如,当人们能够获得保险时,他们就更倾向于将自己的金钱投资于商业,因为当灾难来临时自己不会受到损失。

当有足够多的人这样做时,形成的合力就能让经济更加健康地发展,并给那些提供保险服务的投资者带来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