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一个看客的自我修养:也看万科保卫战

未央网

让我们来聊聊万科商战吧,这件事就像”王的女人”概念股,像股市的”特力A”一样,我们不能免俗地”需要”来聊一聊。朋友圈里不断像弹幕般弹出一波三折的剧情,如果我们不参与其中,我们就落伍了。毕竟,最开始教父形象的倒塌,不被大家熟悉的”宝能系”横空出世;随后,是华润、中粮、公募私募各方筹码对峙,背后隐隐浮现神秘资本和所谓的赵家人;昨天,万科一纸公告又出现了”神反转”,安邦带着7%的股权做出了决定双方命运的一投,卖油条的姚家兄弟似乎又可以回去卖油条了;随着这场商战, 更引发了”宝能的钱从哪里来””白富美和暴发户”,”公司控股权该不该抓在创始人手里”的社会大讨论…这一场商战大戏,可比《芈月传》好看多了,谈论这样的事情,并选择一个自己可以夸夸其谈的立场,也将金融精英们与讨论八点档的庸俗分子立马区别开来。但讨论过后,这件事又能跟每一个看客发生什么关系呢?

好吧,好吧,让我们先来选择一个态度。如果不选择态度,怎么能表达我们的立场。最开始的时候,很多的人站在”宝能系”一边,那让我们也选择站在他们一边。万科这艘大船已经平稳运行了十数年,不管是在中国房地产开发的黄金时代,还是在面临着大城市房价高企和二三线城市需要去库存的境遇,万科都交出了还算优秀的成绩。但也许由于万科的业务太过平稳,也许万科的管理制度如此严密,所以王石平时才可以这样闲云野鹤:闲云野鹤的游学、闲云野鹤的读书、闲云野鹤地为自己心爱的女人炖一锅红烧肉。只是,突然之间,这样的闲云野鹤变成了”玩物丧志”,游学和读书变成了”大哥退休”,与心爱的女人在一起也变成了”玩小明星的肯定死”。这样的转变并不难理解。毕竟,在宝能从2015年7月至今一步一步增持万科的时候,王石除了在八月份曾发布微博,表明了自己”不欢迎野蛮人”的态度以外,再进入公众视线的时候就已经变成了一个焦头烂额到处拉钱的人。嗯,就让我们选择站在宝能一边,好好地将王石的居功自傲、不进则退嘲笑一番。

论一个看客的自我修养:也看万科保卫战

但是,我们看到的真正是我们看到的吗?王石真的从一个高风亮节的人变成了一个矫情的失败者?1988年,王石做出了不当老板的决定,解决了合伙人的分权问题,以职业经理人的身份将万科经营的风生水起,成为了制度化和阳光化的标杆企业。但回溯当年万科遗留的国企股权问题,也许未必就留给了王石占取股权的自由,高风亮节也许是唯一的选择。而今天,王石也未必就真的在闲云野鹤的外表下无所作为,毕竟,最后万科和安邦深夜结盟,相信也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达成的事情。

所以,当我们看到”王石认输!””宝能出局!”这样的标题时,也许我们应该更加谨慎,在点开这些态度鲜明、夺人眼球的文章之前,问问自己是不是幼稚的小清新,有没有容易相信”阴谋论”的幼稚病。毕竟,我们太熟悉这样的群众暴力,把一个英雄捧上天,再把关于他的一切都打碎。而也许,这一次,我们也就是这样的群众呢?

好吧好吧,那让我们站在王石那边,来打量一下”宝能系”。中国人,最喜欢看人出身。而”宝能系”这番攻城”万科”,被大众质疑最多的也是钱从哪里来?可是说实话,宝能借到这些钱,就一定是宝能自身的原罪吗?宝能不借,说不定也会流到泛亚集团手里去。我们目前有待完善的金融体系、尚不深化的金融市场决定了宝能能够在流动性最缺乏的时间里拿出这笔钱来。那么,宝能也就不是打的无准备之仗,而是谋定而后动。至于钱来源的合法性、合理性就留给监管部门去决定吧,毕竟中国的事情,不仅有太多的”不可说”,还有太多的”说不清”。

第二个被扔在”宝能系”前面的问题就是”你这个野蛮人到底要对万科做什么?”。目前,市场比较公认的看法是宝能要把财务状况良好的万科当做”现金奶牛”,万科AAA类的信用评级,不到4%的低廉的融资成本,让融资成本超过10%的 “宝能系”垂涎三尺。但是,谁又能说这样的垂涎三尺是错误的,这不过是正常的资本逐利行为罢了。又有专家推测,以”宝能系”的发展轨迹和姚家兄弟的做事风格,宝能此番控股万科很有可能未来将把公司掏空,将万科的清白名声和良好资产毁于一旦。首先,大家对”宝能系”形成这样的印象,一方面来自于过去”宝能系”的野蛮扩张,另一方面,万科的管理团队因为良好的业绩历史而牢牢掌控道德制高点,居高临下地将收购方贴上了”野蛮人”的标签。第二,”宝能系”在增持举牌后不曾发布任何公告昭示自己的意图,确实给万科未来的管理和经营蒙上了一层不确定性。但是更重要的是,市场以这样的恶意来推测企业家,不是宝能已经犯了什么错误,而是过去我们目睹了太多不负责任公司股东的所作所为,耳闻了太多杀鸡取卵鼠目寸光的金融事件。而我们在这样信任感缺失的社会经济环境中生活,社会交易成本和资源浪费都会大大增加,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这样大环境下的输家。房地产的住宅增量时代已经过去,野蛮生长的时代也已经过去,不管是文明人和野蛮人,都应该为了社会转型、文明创造而努力。

这场争夺战什么时候拉下帷幕呢?王石即使能够再胜一次,估计也是心有余悸。一向爱惜羽毛、受到华润力挺的他,也许在将安邦这位”少东家”接入自家大门后,会留下一个稍显无奈的背影,还好,田小姐应该还等着他。而姚家兄弟呢,一战之后,已经成名。也许收购失败不是他们想要的最好的结果,但迫在眉睫的就是万科复牌后将浮盈保住,重新开疆辟地,相信也还会有新的征程等待着他们。

说了那么多,绝不代表我们态度暧昧,也绝不代表我们将企业的责任推诿于社会,否定在商业竞争中道德因素存在的必要。我们要说的是,对于更多的看客来说,非此即彼的二元思维,”听风就是雨”的感性视角,甚至阴谋论,我们之所以倾向于这些,是因为它们是我们认识这个复杂的世界最简单的方式。掺杂着缺乏掌控的无力感,个人在群体之中漂流,而这些带着惊叹号流转在朋友圈的文章,就和国学大师的鸡汤段子、朝阳区的仁波切一样,对复杂的世界提供着简单的解释,大大增加了我们对不确定性的可控性和可预见性。但是,这一切都是幻觉。

这个世界在各方的博弈下运转。各方博弈时时刻刻都要运用谋略,谋略从来都是残酷的,也从来都是神秘的,没有人会把自己的谋略公之与众,这个世界本就如此。这个世界也从来都是由利益主导的,上至国家为主体的博弈,下至企业控股权的争夺,甚至到个人的算计,谁也不比谁高尚。商业就是商业,不同的目标、不同的手段,不变的只有成王败寇,金钱永不休。而每一个看客,你看不看得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