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关键:如何解决“资产荒”?

未央网

国内金融市场关键在于怎么解决“资产荒”。要解决资产荒不难,只要风险偏好起来,一定有人把股票性质的东西打包变成债券性质的东西卖给这些资金,这些资产会对传统资产产生冲击,并且形成一定的泡沫,但是之后又受到监管,因此钱在泡沫破灭后又回到传统的资产,这种起起伏伏,才是未来几年整个金融市场最主要的矛盾。

关于海外的黑天鹅,我们回溯了2009年以来跨境资本流动的情况,发现欧洲才是全球最大的“水龙头”,而美国资产是全球资金集中追逐的标的。同时欧洲复苏也没那么差,其货币宽松低于预期或将给美国资产带来压力。

国内金融市场:关键在于怎么解决“资产荒”

美国的资产频谱是很完备的,意味着在资金充裕的时候,它有一种融资方式,在资金紧张的时候,又有其他的方式解决融资的问题。但是看一下中国的资产频谱就会发现中国大量资产收益率集中在5%左右。但是老百姓要求的是收益能够高一点但是风险别像股市那么大,在资产池中去寻找的时候,发现根本找不到这样的资产。

所以过去几年金融市场出现非标、信托、理财,包括股市配资,本质上是在用有限的基础资产,组合出符合现在老百姓需求的资产,把中国资产频谱填充的过程。由于这些资产出现的初期和老百姓的需求非常符合,很快就会形成巨大的泡沫。

比较一下中国和美国,各类资产占GDP的比重、差别。

最大的不是高风险的风投、股市,也不是低风险的国债,真正有缺陷的是共同基金、信用债,最缺的是Reits、可转/交换债,尤其是可转/交换债,值得大家额外重视。因为有资产荒,意味着需求总是有的,无论是组合出来结构化的产品,还是可转/交换债,本质上是一类有股有债性的东西,这一类的资产一定会出来,出来的初期会对债权市场产生冲击,因为额外多了块债权的东西,产生分流。当这些东西阶段性的热情消亡之后,钱会重新回到传统的资产里去,金融市场的整个动荡就是在这种不断创生、湮灭的过程中进行。

海外:你确定联储加息才是最大的事?

一方面,美国本轮复苏依赖非常规货币政策,经济基本面可能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另一方面,量化宽松对欧洲经济的拉动正在显现,金融环境和信贷都出现明显改善,欧元区经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差。而2009年以来欧洲是全球最大的水龙头,如果欧洲的货币政策出现边际变化,那将是比美联储紧缩对市场更大的黑天鹅。12月初的欧央行会议期间资产表现的动荡,显示出市场的“惊弓之鸟”,或正是这只黑天鹅的预演。

欧元区“黑天鹅”正在临近?

1)或许欧洲才是需要关注的一个“黑天鹅”:如果欧洲复苏超预期,或是通胀导致欧洲货币政策提升紧缩预期,对其他国家带来的冲击将显著大于联储加息;

2)如果欧洲紧缩预期升温,美国这个“最安全的地方”,或许最危险:简而言之,此前从欧洲流入美国的资金面临“返乡”的压力,将对美国资产带来重大的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