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基回归现金管理本源

未央网

12月18日,中国证监会与中国人民银行联合发布《货币市场基金监督管理办法》(以下简称《管理办法》),自2016年2月1日起施行。这份新规,是在2004年证监会与人民银行联合发布《货币市场基金管理暂行规定》以及后续一系列证监会规范性文件的基础上修订完成,使货币市场基金监管的法规体系更系统、完善。业内人士指出,新规将助力货币基金走向更理性健康的发展轨道,回归其现金管理的本质的同时,实现更多创新。

加强风险管理

据了解,《管理办法》主要是围绕货币基金的流动管理和风险控制以及创新等内容,包括进一步完善货币市场基金投资范围、组合平均久期、平均剩余存续期限及组合流动性资产比例等监管要求;对货币市场基金的流动性管理作出系统性的制度安排,提高行业流动性风险的自我管控能力,对货币市场基金在互联网金融平台上的销售活动与信息披露提出针对性要求等。

在业内人士看来,条条新规都剑指货基的投资风险,并加以规范约束。工银瑞信货币市场基金经理王朔表示,“由于异于其他基金的特殊估值方式,很多情况下,货币基金流动性风险、信用风险和利率风险的暴露都相对滞后,加上投资者金融风险防范意识薄弱,一旦发生风险,潜在影响巨大。”

王朔认为,本次证监会和央行联合发布的《管理办法》,经过与基金行业充分沟通,从投资限制、申赎规范、宣传推介、信息披露和风险控制等多方面,加强对货基投资运作的监管,防范于未然,将有效控制风险。

具体而言,新规通过要求基金管理人提高流动性资产比例,计提风险准备金,以及赋予基金管理人延期或部分支付持有基金比例过高的单一投资人赎回请求和在巨额赎回情况下收取强制赎回费等权力,进一步提高货基应对极端流动性风险的能力。同时,新规对货基投资组合平均剩余期限提出更严格的要求,从180天降至120天,进一步降低久期风险,并增加了货币市场基金投资组合平均剩余存续期不得超过240天的规定,限制货基过多投资于剩余存续期较长的浮动利率债券。二者结合可更有效防范利率风险。

新规还通过优化货币市场基金投资债券的信用等级要求,有效防范组合的信用风险。“由于目前货币市场基金在投资短融时的短期A—1评级要求,对于信用风险防控力度偏弱,但同时在投资企业债和无债项评级的超短融方面又受到较严格的限制,导致既存在少部分货基持有信用债资质偏低的问题,也存在货基可投信用债品种范围受限的问题。”王朔表示,“新规将评级要求统一为AA+及以上,可谓一箭双雕,对于控制货币市场基金信用风险、拓宽货币市场基金信用债可投资标的,都起到了积极作用。”

此外,新规对货币市场基金的销售活动与信息披露提出了针对性要求,除了强调不得承诺收益和扩大宣传过往业绩外,更进一步提出销售产品明确、销售主体明确、便利性增值服务规则明确等监管要求,规避业内恶性竞争风险。

南方基金认为,《管理办法》更加强调对整体货币基金的风险管理,对货币基金管理人的投资能力、风险管理能等提出了更高要求。

鼓励创新发展

在经历了两年的快速膨胀期后,货币市场基金慢慢陷入了收益下降,投资吸引力减弱的困境,如何进一步加强产品的创新发展,成为行业一大难题。对此,新规在加强货基风险管理的同时,也为其创新进一步提供了政策环境,并为其未来创新发展指明了方向。

“新规的推出,更有效地明确了货基未来的市场功能定位,避免盲目追求收益,引导行业竞争和创新领域更多向渠道多元化、功能多样化等方向发展,鼓励货基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进一步创新发展。”王朔表示。

业内人士认为,货基未来或可沿着拓展支付功能的道路去创新。天弘基金余额宝基金经理王登峰指出,新规积极鼓励货币基金份额交易,为货基的支付属性和应用场景进一步发展保驾护航。

支付功能也是未来货基谋求差异化发展的重要方式之一。“如果产品的客户群体主要是零售客户即普通散户,可以从开拓产品的支付功能上着手;如果投资者以银行、保险等机构户为主,那么要做好产品的资金流动性管理。”上海某证券公司固收类研究员称。

长远来看,低收益环境将是全市场所要面对的,但机构和个人对高流动性资产的配置是必须的,因此对货基的需求不会消失。由此,货基的相对吸引力一方面体现在收益,另一方面则体现在互联网宝宝型产品的使用便捷性、安全性上。

易方达基金公司副总裁马骏表示,随着规模扩大,货基取代活期存款的趋势愈发明显,如果进一步开发货基的支付功能,将更得到客户认可。不过,这对基金管理公司的系统开发能力提出了较高要求,难度较大,但这代表了行业未来发展的一个方向。

据了解,不少基金公司早已不断丰富货基的支付场景,在强化支付功能上下功夫。如华夏基金推出的华夏活期通,对接华夏现金增利货币基金,上线以来活期通已经开通了信用卡还款、余额理财、还贷款等功能,目前支持11家银行信用卡还款。银华基金则曾经与北京电信合作,推出“银华货币0元购手机”活动,参与者将预存话费申购银华货币基金作为担保,可以免费获得手机,并可获得货币基金投资收益。

在王朔看来,允许货基的基金份额在依法设立的交易场所进行交易,或者按照法律法规和合同约定进行协议转让,是非常有远见的监管制度安排,“一方面,投资者直接交易降低了货基的规模波动和摩擦成本,既控制风险又稳定了收益;另一方面,交易平台的设想也促进货基渠道创新,涌现出很多成功的具备交易功能的交易所货币市场基金,形成了货基投资与交易所其他金融产品投资的良性互动。”

王朔认为,新规在可投资品种中加入同业存单,同时针对信用债可投资等级下限要求进行了更有针对性的调整,在控制风险的前提下,为货基的规模扩张提供了更充足的基础资产空间。

回归现金管理本源

虽然近年来收益持续下滑,但目前国内货币基金规模已近3.5万亿元,对于投资者而言,新规之下,仍将继续面对货基投资收益继续下滑的残酷事实。业内人士指出,从国际经验来看,成熟的金融市场当中,货币市场基金往往主要作为流动性管理工具,收益并不是投资者考虑的首要因素。我国货币市场基金在经历了收益率高企和规模快速发展期之后,也进入了逐步向这一定位转型的关键时期。

新规之下,货币基金业绩或将趋同。王登峰称,“新规一是把信用等级抬高了,二是把投资久期缩短了,风险控制更严格,货币基金的收益整体也会有所下行。在同等条件下,整个货币基金行业的收益都将回归低收益时代。”

事实上,货币基金收益整体已呈现出下降的态势。2014年,货币基金算术平均收益率为4.6571%,远超2013年3.9609%的水平,而随着2015年以来的连续降息,今年以来截至12月20日,货币基金算术平均收益率也降至2.9777%。

行业人士表示,货币基金7日年化收益率出现下行,最主要是货币市场资金面逐步放松导致,未来这一趋势还将继续。更有一位债券基金经理预测,明年货币基金收益可能会保持在2%左右的常态水平。

有基金分析师表示,近期新股发行重启和企业年底结算,短期市场流动性趋紧,货币市场利率或有翘尾行情,但是估计幅度不会太高,因为目前资金面仍偏宽松。

新规的颁布意味着货币基金将正式宣布告别拼收益率的时代。“实际上,货币市场基金的监管历来都是非常严格的,现在新规对货币基金的组合管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货币市场环境保持宽松的背景下,货币基金的收益率可能会进一步降低。”泰达宏利货币基金经理丁宇佳分析表示。

丁宇佳指出,货币市场基金本质上是流动性管理工具,优化提高货币基金的支付功能,为投资者提供更好的用户体验,不纯拼收益率,才是货币基金未来发展的大方向。

王登峰也表示,由于货基收益趋同将更加明显,新规下货币基金攀比收益的现象将会淡化,在这种情况下,货币基金比拼的主要有两点:一是产品安全性、稳定性、风险控制、流动性管理等能力,比拼的是货币基金内功;二是比拼货币基金的附属属性,比如支付、消费等应用场景的丰富程度。这都将回到货币基金的本源,有利于行业健康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