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悲欣交集的一年 2016互联网金融将如何发展?

未央网

2015年,我国互联网金融走过了悲欣交集的一年。

而这种悲欣交集的状态,似乎与决策层对互联网金融的表态密切相关。

2014年“两会”期间,李克强总理首次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互联网金融”。当年3月5日,总理在布置2014年重点工作时说:“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完善金融监管协调机制,密切监测跨境资本流动,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和区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当时,全社会刚刚经历了钮文新提出取缔“余额宝”的一场风波。高层看似正面的表态,让大小互联网公司和媒体一片狂欢。其实,社会公众和互联网公司大大误解了高层的本意。在我们官方语言中,如果是要力挺某事,一定是会提“大力推进”“快速发展”之类字样的。提“健康发展”,其潜台词往往是现状可能“不够健康”。“健康”二字意味深长,你懂的。

而2015年“两会”期间,同样也是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两次提到“互联网金融”:一是在回顾2014年工作时,说“互联网金融异军突起”;二是在布置2015年工作时,要求“促进电子商务、工业互联网和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

于是,很多人及很多公司又陷入一种莫名的亢奋之中,媒体也竞相呼告:总理给互联网金融点赞了!“异军突起”一词,出自《史记·项羽本纪》,比喻与众不同的新派别或新力量一下子崛起,更多强调的是一种现状与趋势。总理在回顾成绩时谈及互联网金融,有肯定的意思,但也谈不上是多大的褒奖。同时,总理又一次强调互联网金融要“健康”发展。

7月18日,央行等十部委联合发布《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这个堪称互联网金融“基本法”的行政规章,旗帜鲜明地在标题中突出强调“健康发展”,其用意不言而喻。所以,到了2015年10月16日,李克强总理在金融企业座谈会上提出,“鼓励互联网金融依托实体经济规范有序发展”,坚守不发生区域性系统性金融风险底线。这次,总理对互联网金融提出更具体的要求:一是要求“依托实体经济”,二是要求“规范有序发展”。

而11 月3日,在《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中,第三节“坚持创新发展,着力提高发展质量和效益”的第六条“构建发展新体制”,明确指出“规范发展互联网金融”。

我们不难发现,总理的工作报告是每年一次,而十三五规划是要管今后五年的发展大计。因此,“规范发展互联网金融”不仅是决策层对前几年经验和教训的一次总结,更是对未来一段时间互联网金融的总体定调。

随后,12月25日,央行发布《关于加强个人银行账户服务、加强账户管理的通知》;12月28日,银监会出台《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央行发布《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

很多人说,决策层对互联网金融的态度,正在悄悄其变化:在今年11月之前,基调以“促进”、“鼓励”为主;而“十三五”规划建议之后,基调开始转向“规范”。其实,这是一种错觉。

我认为,决策层对互联网金融的态度,是一以贯之的:一方面,对互联网金融充满期待,认为是新型金融业务模式,肯定其不可替代的作用;另一方面,认为存在一些问题和风险隐患,应加强互联网金融监管,规范其有序发展。

从“健康发展”到“规范发展”,并没有本质上的变化,更谈不上政策的转向。如果一定要说有些什么变化,只能说决策层对互联网金融存在的不足和问题认识更加清楚了,态度更加坚决了,措施更加明确了。但不管怎么样,既加强规范又鼓励发展的总体方向没有改变。

因此,2016年乃至未来更长一段时间,我认为互联网金融将呈现出以下三个新的发展趋势:

第一,互联网金融本质是金融,金融的本质在互联网金融下一步发展中将会更加凸显出来。互联网金融既要有互联网基因,也要有金融基因。过去,我们更多强调互联网思维和互联网技术,但现在和未来其金融的特质将更加凸显,互联网企业将需要更多的金融专业人才。有人认为,以后互联网金融80%是金融、20%是互联网。

第二,过去几年互联网金融更多是靠技术创新推动,是技术驱动型,接下来将更多依赖制度创新驱动。在一轮疯狂生长之后,很多细分的行业和业态,都有赖于监管细则的出台,才有可能健康持续的发展。比如股权众筹,要看证券法怎么修订,如何规范。在证券法没有修订之前,股权众筹可能很难有很全面、健康的发展。

第三,正规金融机构将在互联网金融中发挥更大的作用,甚至是主要作用。正规金融机构这几年已经开始觉醒,奋力追赶,从工商银行到平安银行到恒丰银行,商业银行的互联网金融和移动银行业务依托其自身强大的客户和数据基础,转型发展的生命力将会更强,产品和服务将会更加丰富,将会成为互联网金融的中流砥柱。

当然互联网金融发展到最后就是没有互联网金融,正规金融机构、互联网企业以及其他跨界公司都利用互联网技术和思维来提升、改造金融产品和服务,这是互联网金融的最高境界。

冬雪融化之后,春天终将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