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nga为什么没有变成Zestfinance?

未央网

他们是谁?看到这个标题,对互联网金融和征信领域不太熟悉的读者也许会问,谁是Wonga,谁是Zestfinance,他们又有什么关系?

Wonga成立于2006年,是目前英国规模的发薪日贷款网络平台。发薪日贷款(payday loan),相当于欧美地区的小额无抵押贷款,因借款人保证拿到月薪后随即还款而得名。发薪日贷款有几个特点:首先,每笔贷款额度不大,大部分人一次借款不到1000美元;第二,发薪日贷款时间期限短,借款周期在1到2周之间,只是为了应急;第三,发薪日贷款一般十分昂贵,平均日息为1%。其实,发薪日贷款年利率超过3000%的产品也比比皆是,嗯 ,你没看错,就是3000%,比打劫还贵。

发薪日贷款如此昂贵也并非没有原因,因为发薪日贷款的服务人群主要中,包括了很大一部分没有信用分数或者信用分数较低,从其他大型金融机构拿不到贷款的人群。这些人群借款后,还款能力和还款意愿都要打个折扣,发薪日贷款也只好通过”高利率补贴高风险”的模式运营。在2008年经济危机后,严峻的经济和就业形势极大地刺激了此类贷款的需求,Wonga更脱颖而出,成为行业中的佼佼者。仅2013年,Wonga放贷规模就超过10万笔,放贷金额超过15亿英镑。

成功的同时,Wonga的商业模式遭受了巨大的非议。惩罚性的高昂利息,使得很多用户陷入了债务泥潭,苦不堪言。同时,Wonga采取了”以暴制暴”的手段来催收贷款,甚至不惜杜撰出虚假律师事务所和警察,来给欠债不还的客户发恐吓信和打骚扰电话。为此,Wonga不但付出了260万英镑的罚单,在英国公民中的形象也一落千丈。随后,英国国会对发薪日贷款的利率做出了上限指导建议,Wonga发现英国的生意不好做之后,在其他地区盲目扩张,有招致了不小的损失,所以Wonga近年来的收入出现明显下滑,财务报表并不好看。不过,即使Wonga 2014年收入同比锐减过半,年收入依然超过2亿英镑,可见,高利贷模式的一本万利,日进斗金并非一朝一夕可撼动。

在大洋的另外一边,Zestfinance 是一家大数据征信公司。自2013年获得总计1.2亿美元的三轮融资后,Zestfinance便甚少披露财务消息。但因其独创的商业理念和先进的技术,以及与不同商家跨界合作的新闻屡屡传出,依然受到互联网金融领域和投资界的持续关注。目前,ZestFinance用于消费信贷审批的数据变量已经超过70000个,在传统信用分数不到1000个数据变量的基础上发生了质变。同时,Zestfinance还针对不同的垂直场景输出了例如欺诈模型、身份验证模型、预付能力模型、还款能力模型、还款意愿模型以及稳定性模型等十余个模型。虽然公司依然属于创业阶段,但是大家对Zestfinance能够颠覆延续了半个世纪的传统征信模式寄予厚望,认为其引领了大数据计算和征信技术的前沿。

好吧,也许读到这里你要问,一个传统的放贷平台,一个创新的征信公司,我可没看出这两者之间的关系呢。能不能直戳重点,给我来点干货。

干货来了:放在七年前,Wonga要比Zestfinance还新,还炫,比zest还要zest,它当时就是石破天惊的存在。只可惜资讯还不太发达,我们对互联网金融的理解还没有那么普及,并没有意识到Wonga对整个互联网金融行业的贡献。而在今天,太多人忙着展望未来,更甚少有人回望这历史中的尘埃,Wonga在大家心里也只剩下了“金融鲨鱼”的印象。

Wonga当年的创新今天我们已经习以为常

Wonga背后的创始人有两位。两个人都生于1969年(只差了十天),两个处女座,两个南非人,两个犹太人,都从开普敦大学毕业,毕业之后都去了英国,嗯,都参与了Wonga的创立。

大了十天的Errol Damelin在创业前积累了丰富的银行背景,同时是一个商业嗅觉敏锐的人。1992年毕业后,Errol从南非回到了犹太人的老家以色列,进入一家银行工作。1997年,二十八岁的Errol积累了一些银行信贷方面的经验后创办了一家镀锌钢厂(我已经脑补了他在银行的时候可能是给钢贸放贷的小职员的画面),后来在钢贸生意中,Errol敏锐捕捉到了供应链中的金融机会,创立了自己的供应链金融公司Supplychain Connect。但是,作为一个年轻的时候就开始创业的人,Errol恐怕感受最深的就是个人和小微企业的融资难题。因此,在2005年完成在美国波士顿大学进修的学位后,Errol辗转英国,希望能够找到资源,自己来为同样境遇的人解决”融资难、效率低”的问题。正是由于Errol的推动,Wonga得以诞生。

另外一位创始人Jonty Hurwitz不仅是一个程序员,也是一个艺术家。他为Wonga贡献了整个技术后台和前端用户界面。更重要的是, 如果说Errol决定了Wonga是否存在的话,Jonty的一系列抉择回答了我们开头提出的问题:Wonga为什么没有变成Zestfinance。

1993年Jonty从开普敦大学信号工程专业毕业,之后加入全球资产管理公司(Global Asset Management Corp )做数据可视化方面的技术人员。在那里,年轻的Jonty结识了他重要的人生导师吉尔伯特·巴顿Gilbert de Botton。巴顿不仅是英国资产管理方面的泰斗,更在获得财富自由后收藏了大量英国当代艺术作品,是一位艺术狂热者.在巴顿的引领下,身怀IT技术的Jonty进入了金融领域和艺术领域,并在其间穿梭自如。

2006年,Errol和Jonty相遇了。我们可以想象,背景如此相似的他们一见如故,相谈甚欢。Jonty认可Errol关于信贷平台方面的想法,并决定两人联手将它变为现实。

简而言之,Jonty对Wonga的贡献有如下两点,这两点也可以被载入互联网金融的历史:

1. 在用户界面上嵌入金融计算器。这款应用今天我们习以为常,只要输入我们要借款的金额和天数,就能自动显示我们在未来要还的金额。我们今天在很多银行和金融机构的界面上都可以轻而易举的找到这样的应用。但是,在七年之前,这样的交互应用少之又少。正是由于这样透明和简洁的用户体验,Wonga在用户中迅速打开了市场。

2. 创立了Wonga独特的大数据自动征信系统。在我们熟悉大数据征信这样前沿的概念之前,Jonty和Errol就已经感到了传统征信系统的片面、不注重成长性和效率低下。他们设计了一套自己的打分模式,将征信数据节点提升到8000个,Jonty编写了一套程序,能够让计算机根据用户填写的信息在20分钟给出一个报价。这个报价高的离谱,Jonty和Errol大概也未曾想过去颠覆现行的信用分数体系,但不得不说,这是大数据征信的鼻祖,比Zestfinance还早了一年。

Wonga为什么没有变成Zestfinance?

图1: Wonga用户界面的金融计算器

Wonga就这样以发薪日贷款平台的模式起家。一年之后,Zestfinance成立了。巧合的是,Zestfinance的两位创始人和Wonga的两位创始人背景十分相似。Shawn Budde在美国第一资本投资集团Capital one积累了多年的消费金融经验,而Douglas Merrill同样拥有金融领域的技术背景。同样的,Wonga和Zest finance也都针对信用分数低下和缺失的人群,以直营平台的模式运营,初期都获得了不错的收益。

向左走 向右走

两家平台直接放贷的模式一直持续到2012年。这一年,Zestfinance宣布转型,创始人Jonty离开了Wonga。

先说Zestfinance的转型。虽然Zestfinance从来都没有浓墨重彩地宣传自己的转型,但如果没有这样勇敢和正当其时的抉择,Zestfinance现在也许依然混迹在一众发薪日贷款平台之间,做到最好,也不过就是美国的Wonga。但就在Zestfinance成功盈利的时候,创始人看到了发薪日贷款竞争逐渐激烈,看到了仅靠一家平台来积累数据的过程是缓慢而低效的。Zestfinance的团队意识到,现在最大的痛点并不是有一部分人群未能被信用体系覆盖,而在本质上,是市场尚未能够认识和扩大数据的价值。Zestfinance急流勇退,转型为将自己的这一套分析系统提供给其他贷款平台,同时为第三方次级贷款者进行信用担保,将原来的竞争者、以及跨行业的电商平台都变成了服务对象。同时,Zestfinance与服务对象连接,大量快速地获得了更多的数据,形成了一个以数据为核心的有机闭环。

Wonga本也有同样的机会,但Wonga没有抓住。2012年,Jonty离开了Wonga,他说,”我已经完成了我的部分”,大数据征信的前景才刚刚开始展现,他怎么可能已经完成了他的部分?但他还是离开了。

也许是创业圈常常提到的”专注细分市场”阻碍了Wonga看到大局:在次贷人群的细分市场已经赚的盆满钵满,为什么要去别的领域和大家伙们抢饭碗呢?

也许Wonga发展的如此之好,团队沉醉于横向扩张:谁在捡钱的时候,能够去停下来想一想后台征信系统更新的重要性呢?

也许Jonty看到了转型的需要,看到了Wonga那不足一万的数据来源已经不能满足进一步系统更新和机器学习的需要,也许当时Jonty与Errol曾经争论过这个问题,但是Jonty并不愿意去撕裂多年的创业情谊,所以还是选择了离开。

也许,短期和长期本身就难以调和:再好再大的概念,也要把概念落实到一个赚钱的模式上,而再好的模式也是有寿命的。会有风投有这样的耐心,等着Zestfinance数年甚至数十年之后将大数据的最后一块拼图拼好吗?Wonga只是做了在每个时间点上最佳的策略,谁能想到每个最优的策略连起来却到不了最远的地方?

也许只是Jonty想去实现艺术家的梦了:2008年前Jonty还从未亲手创作作品,但从2008年开始,Jonty在艺术上的探索就一发不可收拾,在变形艺术、雕塑、3D微雕上都获奖无数。毕竟,在浩如烟海的数据中,小心翼翼描摹和预测,试图为不曾谋面的陌生人算命–算出他未来能赚多少钱,愿不愿意还你的钱–是一项艰巨的工作。我们可以想象,在找到与征信相关的几千个强相关数据之后,为了继续增加1%的精确性,对弱相关数据的探索会变得更加困难,充斥着更多失望。这远不如做一名艺术家来的逍遥自在。

Wonga为什么没有变成Zestfinance?

图2:Jonty Hurwitz的艺术作品

具体原因,我们不得而知。对Jonty黯然离开,Errol闭口不提。Wonga没有变成Zestfinance,它依然坚守着越发艰难的发薪日贷款市场。未来Wonga路在何方?Zestfinance是不是终极答案?依然是一串问号。只是现在,曾经的新变成今天的旧,实在让人唏嘘。

想要成功,居安思危是重要的。洞穿趋势的眼光是重要的。合伙人之间的交流和信任也是重要的。包括政府关系,包括资本,包括运气都是重要的。

那么,什么是成功呢?是扎扎实实的盈利,还是致力于革命和连接的伟大?

在这个注意力稀缺的时代,我和其他的专栏作家一样,小心翼翼地不把故事讲得太长,尽量得到一个简单粗暴的结论。但在这个故事里,我们希望读者找到属于自己的答案。我们从未说过,Wonga是一个失败的企业,它只是不是Zestfinance。

ps:Wonga在古英语中是“钱”的意思,而Zest则是“热情、兴趣”的意思。也许,从名字开始,就注定了他们未来要走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