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技术来袭 新一年银行该如何接招?

未央网

2015年是银行们开始考虑自身区块链战略的一年。那些没有相关战略的银行已经被视为落伍者。

然而即使有着革命性的前景,区块链的出现并不代表银行业的终结,因为银行并不打算允许自己因为区块链技术就被淘汰。

正相反,他们将引导这一技术在银行业的监管限制中运行。事实上,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帮助银行稳固并守住了自身的地位。但也有人警告说,银行革新的渗透速度必须快于互联网在1995年到2000年间渗透进银行业的速度。

微小的步伐

2015年,由于对金融科技领域的关注逐渐增加,银行对区块链创业公司的兴趣也日渐提高。

有些银行投资了创业公司或者创业加速器(比如巴克莱与TechStars的合作),但这只能让他们获得一个旁观者的席位。决策者们仍在考虑,除了市场曝光度之外,银行还能获得什么直接收益。

区块链和其他传统设施,比如清算所和私营交易网络(如SWIFT、CCP、FIX和DTCC)相比,就像石油和水:它们并不会相溶,因为传统设施是基于可信的中心化中介机构,而另一个则是基于点对点信任的交易中介。

在全新的领域开始应用区块链要容易一些,这避免了内部整合的问题。

因此就出现了一种观点:为何不毫无包袱地开始,争取那些希望尝试新事物的新客户呢?

谨慎的行动

使用没有比特币的区块链,就好像手里有了一个蛋糕,既想吃了它,还想留着它。

银行拒绝比特币的本能源于监管合规要求以及对金融系统失去控制的恐惧。短期之内这样的担忧的确看起来很合理。

但比特币是区块链的试验场。绕过比特币会导致学习曲线变陡。

银行不总是能够一眼看到可能的收益,因此更好的方式是一个接一个地实施小规模试验项目,这样就能更清晰地看到成效。

风险投资可能不会被私有区块链所吸引,因为银行已经开始在这个领域进行投资了。但很多的创业公司正紧跟资本市场的空间,其中的大多数被银行或私募股权所支持。这并不是个好兆头。

区块链的应用,80%是生意、20%是技术。

未雨先绸缪

我们看到银行们并不亲自涉足这一技术,这才是最大的问题。银行需要学会如何起草智能合同,而不应将此类事务外包。

在一般的大型银行中,很少有人理解区块链。虽然有些机构拥有内部创新小组,但他们的工作能否渗透到整个银行仍是个问题。银行们需要借鉴重组热潮年代的经验,在那时每个机构都需要一位“重组沙皇”。

银行需要任命一个“区块链沙皇”,尤其是首席信息官对区块链没什么热情的时候。

只要反洗钱(AML)和了解客户制度(KYC)在运行,全网范围的分析现在已成为可能,跨机构的分析能力使得银行可以在减少KYC投入的同时提高监控和分析的能力。

但是执法当局、金融机构和监管者是否会看到可能的收益,并欢迎这种模式转变,仍然是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不要问“区块链解决了什么问题?”,而是应该思考“区块链带来了什么机会?”(这可能是个难以回答的问题)。

对2016年的预测

以下是我对下一年的看法:

1.合规监管智能化。监管政策可能会出现变化,因为区块链技术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进行交易监管,而这是传统的反洗钱监控技术无法提供的。

2.公司使用区块链会像建立自己的网站一样正常。这是我另一篇长文中做的比喻。(详见《为什么区块链是新的网站》一文)。

3. 通过区块链完成的非货币资产交易总量将达到15亿美元。Overstock已经宣布有5亿美元的资产与区块链绑定。这个数字将会快速增长。

4.VC对区块链领域创业企业的投资将超过25亿美元。这还不包括银行运营预算中相关的开支,但度量的方法并不相同。银行用管理费用支持区块链的应用。

5.一些金融科技公司将会受到区块链公司的挑战。听起来的确有些意外,不过区块链与传统的金融科技公司也有竞争。

6.将会形成一些银行联盟。银行会因为担心掉队而被迫形成联盟,但这样也不能彻底阻止银行真正开始使用这一技术。

7.一些区块链初创企业将会失败(很明显)。这对行业生态是有好处的,因为这样我们就可以从失败中汲取经验,这也说明我们在超越极限,以便找到哪里是真正的边界。

8.比特币作为数字货币将进入在线银行。只需要一家银行先迈出这一步,其他银行就会紧随其后。这不是技术问题,是因为监管当局正在阻止他们。

总结一下,区块链对银行来说并不是致命威胁,但它代表了挑战,预示着应用新技术导致的动荡时期即将到来。

这可能是银行们抓住一个以技术为基础的创新周期的最后机会。如果银行领域未能接受区块链,“可替代金融服务”(即金融科技)领域的增长速度会变得更快,意味着银行在总体金融服务市场中的份额下降。

2015年是银行们开始考虑自身区块链战略的一年。那些没有相关战略的银行已经被视为落伍者。

然而即使有着革命性的前景,区块链的出现并不代表银行业的终结,因为银行并不打算允许自己因为区块链技术就被淘汰。

正相反,他们将引导这一技术在银行业的监管限制中运行。事实上,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帮助银行稳固并守住了自身的地位。但也有人警告说,银行革新的渗透速度必须快于互联网在1995年到2000年间渗透进银行业的速度。

微小的步伐

2015年,由于对金融科技领域的关注逐渐增加,银行对区块链创业公司的兴趣也日渐提高。

有些银行投资了创业公司或者创业加速器(比如巴克莱与TechStars的合作),但这只能让他们获得一个旁观者的席位。决策者们仍在考虑,除了市场曝光度之外,银行还能获得什么直接收益。

区块链和其他传统设施,比如清算所和私营交易网络(如SWIFT、CCP、FIX和DTCC)相比,就像石油和水:它们并不会相溶,因为传统设施是基于可信的中心化中介机构,而另一个则是基于点对点信任的交易中介。

在全新的领域开始应用区块链要容易一些,这避免了内部整合的问题。

因此就出现了一种观点:为何不毫无包袱地开始,争取那些希望尝试新事物的新客户呢?

谨慎的行动

使用没有比特币的区块链,就好像手里有了一个蛋糕,既想吃了它,还想留着它。

银行拒绝比特币的本能源于监管合规要求以及对金融系统失去控制的恐惧。短期之内这样的担忧的确看起来很合理。

但比特币是区块链的试验场。绕过比特币会导致学习曲线变陡。

银行不总是能够一眼看到可能的收益,因此更好的方式是一个接一个地实施小规模试验项目,这样就能更清晰地看到成效。

风险投资可能不会被私有区块链所吸引,因为银行已经开始在这个领域进行投资了。但很多的创业公司正紧跟资本市场的空间,其中的大多数被银行或私募股权所支持。这并不是个好兆头。

区块链的应用,80%是生意、20%是技术。

未雨先绸缪

我们看到银行们并不亲自涉足这一技术,这才是最大的问题。银行需要学会如何起草智能合同,而不应将此类事务外包。

在一般的大型银行中,很少有人理解区块链。虽然有些机构拥有内部创新小组,但他们的工作能否渗透到整个银行仍是个问题。银行们需要借鉴重组热潮年代的经验,在那时每个机构都需要一位“重组沙皇”。

银行需要任命一个“区块链沙皇”,尤其是首席信息官对区块链没什么热情的时候。

只要反洗钱(AML)和了解客户制度(KYC)在运行,全网范围的分析现在已成为可能,跨机构的分析能力使得银行可以在减少KYC投入的同时提高监控和分析的能力。

但是执法当局、金融机构和监管者是否会看到可能的收益,并欢迎这种模式转变,仍然是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不要问“区块链解决了什么问题?”,而是应该思考“区块链带来了什么机会?”(这可能是个难以回答的问题)。

对2016年的预测

以下是我对下一年的看法:

1.合规监管智能化。监管政策可能会出现变化,因为区块链技术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进行交易监管,而这是传统的反洗钱监控技术无法提供的。

2.公司使用区块链会像建立自己的网站一样正常。这是我另一篇长文中做的比喻。(详见《为什么区块链是新的网站》一文)。

3. 通过区块链完成的非货币资产交易总量将达到15亿美元。Overstock已经宣布有5亿美元的资产与区块链绑定。这个数字将会快速增长。

4.VC对区块链领域创业企业的投资将超过25亿美元。这还不包括银行运营预算中相关的开支,但度量的方法并不相同。银行用管理费用支持区块链的应用。

5.一些金融科技公司将会受到区块链公司的挑战。听起来的确有些意外,不过区块链与传统的金融科技公司也有竞争。

6.将会形成一些银行联盟。银行会因为担心掉队而被迫形成联盟,但这样也不能彻底阻止银行真正开始使用这一技术。

7.一些区块链初创企业将会失败(很明显)。这对行业生态是有好处的,因为这样我们就可以从失败中汲取经验,这也说明我们在超越极限,以便找到哪里是真正的边界。

8.比特币作为数字货币将进入在线银行。只需要一家银行先迈出这一步,其他银行就会紧随其后。这不是技术问题,是因为监管当局正在阻止他们。

总结一下,区块链对银行来说并不是致命威胁,但它代表了挑战,预示着应用新技术导致的动荡时期即将到来。

这可能是银行们抓住一个以技术为基础的创新周期的最后机会。如果银行领域未能接受区块链,“可替代金融服务”(即金融科技)领域的增长速度会变得更快,意味着银行在总体金融服务市场中的份额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