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险准备金”还可不可以继续使用?

未央网 作者: 郭峰

导言:12月28日下午,国务院法制办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业界期盼已久的P2P监管政策终于出台。自即日起本人将对该监管办法的发表系列评论,纯粹个人观点,不代表所在机构,欢迎批评指正。

《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监管办法》),共计四十七条,洋洋洒洒,对P2P的方方面面都有所规范。虽然有一些规定的表述尚有点进一步澄清,但还算详实。然而,其中遗漏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那就是“风险准备金”,《监管办法》全文以及相关解释说明中,都没有涉及这个问题。那么P2P行业普遍倚重的“风险准备金”,到底还可不可以继续使用呢?本文愿冒昧讨论一番。

现行风险准备金模式与不得担保禁令冲突

所谓风险准备金模式,即P2P平台建立一个资金账户,从每笔借款中提取一定比例资金放入该资金账户,当借款出现逾期或违约时,平台会(有条件地)用该账户资金偿付投资人。这种方式,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坏账损失,受到业内人士的大力赞赏,并看好其发展前景。在担保模式被禁之后,风险准备金模式当下受到许多P2P平台的推崇。

有些学者,例如“互联网金融之父”谢平教授,将P2P平台的风险准备金与银行的风险拨备相提并论,认为可以参考银行风险拨备的监管规则来监管P2P平台的风险准备金。考虑到P2P平已成为信用中介的现实,这种监管建议参考了对银行、担保公司等金融机构的监管,无疑是更满足监管一致性,避免监管套利的一种态度。但现在P2P监管办法已经明确P2P平台只能作为信息中介,不能做信用中介。

根据《监管办法》,P2P平台自身不得为借款提供担保。然而,风险准备金从支配权等各种属性而言,都明确属于P2P平台所有无疑。具体而言,平台一旦向借款者收取了这一费用(风险拨备金、风险准备金等名目),这笔资金就属于平台自身了,这岂不与“不得担保”的禁令相违背?

更直白一点而言,P2P平台不得(也不应该)以平台自有资金为借贷提供担保,难道却可以以平台资金的一部分(营业收入)来为借贷提供担保?如果真的不能担保,却可以使用“风险准备金”,无论是小学语文老师,还是小学数学老师,都不会答应的。

风险准备金模式是否可以起死回生?

不过,考虑到《监管办法》并没有直言禁止“风险准备金”,并且说鼓励P2P进行创新。如果目前的风险准备金模式经过改造,既不会让P2P平台演变为信用中介,也不会影响投资者的风险意识,对投资者的利益又有所保障,似乎也不是坏事。笔者认为,欲避免导致P2P平台成为信用中介,风险准备金模式至少还有几个问题可以进一步改良。

第一,从所有权上明确风险准备金不归P2P平台。如果允许这种风险准备金模式继续存在,那至少要明确风险准备金的所有权不属于P2P平台,只是由平台代为管理。

目前很多平台只不过是照猫画虎,平台资金和风险准备金并没有实现分离,很容易出现风险准备金被挪用的现象。一些平台将风险准备金交由第三方银行进行托管,无疑是值得肯定的,但托管要落到实出,不能以存管代替托管。

此外,一些P2P平台规定风险准备金超过一定额度就归平台所有,如果一旦明确风险准备金不归平台所有,这一点也要重新检讨。

更直截了当的办法就是学习英国Zopa公司,直接将风险准备金交给独立公司处理,当由借款人费用抽取的资金交给该独立公司时,Zopa公司失去了对该笔钱的所有权。

第二,不能以“风险准备金”之名行自担保之实。一些P2P平台设置风险准备金,其实不过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实际上是在自担保。例如P2P平台的风险准备金往往按借款者的1-3%收取,这实际上很难覆盖P2P平台的不良贷款。当风险准备金爆仓时,P2P平台就以自有资本进行递补,这实际仍是自担保。

因此,风险准备金模式如果要合法存在,P2P平台就必须严格声明其只以风险准备金的额度对不良贷款进行保障,并且P2P平台必须对风险准备金的使用规则和限度做充分信息披露,不能误导投资者。

这里需要额外说明的是,虽然目前风险准备金被爆仓的情形还不多见,但未来P2P平台发展平稳后,这可能是一个常态。目前P2P贷款余额增长太快,风险准备金完全可以实现“借东墙补西墙”,但未来就不一定了。

举例说明,假设一家P2P平台贷款2013年贷款余额1亿元,贷款期限1年,风险准备金3%,不良率5%,到2014年贷款余额达到3亿元,风险准备金900万元,完全可以弥补5%的不良率,但如果P2P发展平稳后,贷款余额增长放缓,风险准备金率就不一定足以弥补不良率。这可能也是为何P2P平台必须保持高速扩张的一个重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