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p定期理财产品信息披露不明或被叫停

未央网 作者: 岳品瑜 刘双霞

随着《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办法》)的出台,众多P2P平台产品也面临着整改的命运。日前,翼龙贷的翼存宝产品因为债权信息披露不明备受市场质疑,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包括人人贷、PPmoney等知名平台都有类似的自动投标产品。分析人士表示,这个产品不符合《办法》的相关规定,未来应该进行整改,而翼龙贷的翼存宝产品则已经悄然在网站上进行了信息披露的整改。

定期理财产品信息披露不明

翼龙贷日前因为一款定期类理财产品涉嫌资金池“登上头条”。据媒体报道,翼龙贷平台的翼存宝项目采用先融资后放贷模式,资金流向不明。北京商报记者此前亲自体验发现,在投资完翼存宝产品后,次日才分配具体债权。与此同时,包括人人贷以及PPmoney等知名平台也存在这类自动投标的产品。

北京商报记者投资了PPmoney的“懒人宝”产品,在投资完之后并未看到具体的债权信息,PPmoney的客服称,“懒人宝”产品要融满之后通过审核才算投资成功,如果没有审核成功,暂时不会显示债权信息。客户的资金会暂时冻结在监管账户里,投资人可以登录账户查看。

对此,PPmoney相关负责人回应道,“懒人宝这款产品主要是为了方便用户进行投资。之前有许多投资人都跟我们反馈说因为我们的标的以短标为主,所以没过多久就要反复投标操作,比较麻烦。《办法》中表示平台是一个信息中介,投资风险由用户自行承担,所以用户必须在全面了解产品资产情况后才可投资,才能对自己的投资负责。但是用户对自动投标的理财工具确实是有一定的需求。所以我们也希望监管层能在用户需求与监管间取得一个平衡”。

同样人人贷的“U计划”产品也是自动投标产品,在投资完成后,同样也没有实时看到债权信息。人人贷客服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在投资完成后平台会为投资人投资合适的标的,但分配标的的时间不确定。

一位业内专家认为,作为一个信息中介平台,如果平台先募集资金再匹配债权,且投资人和债权人没有签订协议,很容易陷入资金池问题。更为重要的是,没有银行资金存管,这也给一些平台留下了暗箱操作的空间。因为投资者无法监管资金的去向,平台可以随意调配资金的使用,存在着“拆东墙补西墙”的可能,对于投资者而言有着无法控制的风险。易观智库分析师沈中祥表示,部分产品先吸收资金后融资是违规的,在程序上可能会涉及非法集资。

不符合监管办法

除了信息披露不透明外,实际上这类产品也不太符合《办法》的相关规定。网贷之家首席研究员马骏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多数定期理财都是将散标打了个包,是为了方便投资人设计出来的,但可能会违反《办法》中第二十五条规定。《办法》第二十五条显示,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不得以任何形式代替出借人行使决策。每一融资项目的出借决策均应当由出借人做出并确认。

网贷315首席信息官李子川也赞同自动投标类产品不太符合《办法》第二十五条规定。在他看来,这种自动投标的定期理财产品存在一定的流动性隐患。“平台自动投标类型的产品一般都是一个债权包产品,债权的真实性不容易鉴别,之前有过类似的例子,跑路平台也运用自动投标的工具,募集一些资金然后挪用资金跑路。”李子川说道。

李子川表示,自动投标产品从一开始出现到现在,涉嫌资金池的声音一直没有断过。

但为何平台仍会选择这类产品?李子川表示,由于网贷平台数量近年的快速增长,产品同质化问题严重,传统金融工具的触网成为众多平台丰富业务线的选择。平台争相选择定期理财的主要原因有,其一在线下金融市场中,定期固定收益类理财产品是一种比较常见的投资方式,能有效、快速树立自身细分市场竞争优势;其二,定期收益类理财目标群体是中产阶层,或者从年龄来看的话,是30岁以上投资群体,此部分人群对于资金流动性要求较低,更加看重保值增值,对平台而言市场空间广阔。

零壹财经CEO柏亮认为,“P2P的这类理财计划式的产品,出现几年了,不少平台采用,并解释为投标工具,因投散标效率较低,以计划的形式自动投标效率较高,受到很多投资者认可。是否非法集资,难以直接判断”。投之家CEO黄诗樵认为,定期理财兴起原因是,原来P2P平台标的比较少,用户在网站上不一定能买得到,所以就做个随时可以买的计划,延长购买的时间窗口。主要是为了方便用户,同时也增加平台的成交量。这些产品有一点很重要,理财计划是否有一对一匹配的资产,不能只募集资金,资金要流向对应的资产。

或被叫停?

由于债权标的不清晰,信息披露不明,且不符合监管细则的规定,在分析人士看来,这类产品要不进行整改,要不被监管叫停。“这类产品不排除会被叫停,但多数平台都有这种功能,就看能否与监管层沟通好。” 马骏说道。

沈中祥表示,具体的整改举措不好讲,但加强透明化应该是主要方面。

“这个毕竟只是征求意见稿,正式文件出来后,还有18个月的过渡期,即使细节上不合规,还有整改的时间和机会。”柏亮说。李子川表示,《办法》细则不是很细,很难直接约束平台自动投标行为,后续需要出台更具体的措施。比如《办法》单纯说平台不能替用户进行决策,但如果出现投资人提前授权给平台进行自动投标,这样是不是合规确实不是很清楚。平台方面,也可以从产品类别,交易机制方面进行整改。

在监管细则未出台之前,投资人也应该擦亮眼睛。柏亮表示,对于这类产品,投资者需要注意如下几点:一是这类产品是积累了资金再去找项目逐步把钱贷出去,还是为已有的债权或资金需求寻找快速的资金来源,要从平台整体的资产和资金供需来看这个先后顺序;二是投资者的资金进入理财计划以后,其对应的资金是在自己的账户,还是转移到平台账户;三是投标结果是否能一一对应,投资者资金是否能明确对应到具体的资产标的;四是投资者资金是否有第三方托管(或存管),这一条目前并非硬要求(监管过渡期之后就是硬要求了),但是有托管的比没有托管的更安全。

平台整改正行时

在媒体曝光之后,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翼龙贷的翼存宝产品已经出现了一些改动,其中,翼存宝产品页面出现了一个债权列表,北京商报记者再次投资翼存宝产品,债权匹配速度较之前有加速,在当日上午便已经实现了债权的匹配,不过依旧未能实现实时匹配债权。

除此之外,翼存宝产品此前的投资协议也已经改成了《翼龙贷在线居间服务协议》,在居间服务协议中写道,“甲方(投资人)同意乙方(翼龙贷)在本协议附件一所列的债权范围内为甲方寻找确定借款人。借款撮合成功后,甲方可通过登录其在翼龙贷网的账户查看债权详情,并表示,甲乙双方同意,由乙方按照本协议约定的范围和条件为甲方提供资金出借居间撮合服务,居间服务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提供债权信息、撮合确定债权、信用评估、交易管理等”。

人人贷相关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 “我们正研究意见稿,现在还在征求意见期,所以很多问题都还有探讨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