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见证“她众筹”时代到来

未央网 作者: Babou Olengha-Aaby 译者: Array

过去一年,“女性的自由众筹”时代或许真的已经到来了。

尽管这一年见证了“她经济”时代的到来,越来越多的女性加入创业大军,越来越多的投资人成为女性创业者的“后勤”,然而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女性仍然难以获取传统投资机构的青睐。数据表明,女性融资成功案例仅仅占据天使轮的12%和VC投资案例的4%,但最近的一项研究却显示:女性创业的平均回报率远高于男性。

于是乎,女性创业者们纷纷杀入众筹战场来获取必要的资本,并再次用前所未有的成功来证明“红色娘子军”的实力。

众筹能为女性竞争力带来很大的杠杆作用吗?的确是。在Kickstarter这样的全球性平台上,女性主导的众筹项目实现了65%的成功率;Indiegogo见证了同样的辉煌:43%的成功案例都出自女性之手。

而且这些成功的“她众筹者”们还正在跳脱出传统行业的束缚,不仅仅是在餐饮、时尚、健康领域获得成功,她们也在逐渐试水科技行业,挑战男性的主宰权。一个著名的案例就是Jibo的创始人jian4CEO Cynthia Breazeal,在今年9月为其社交机器人项目筹到370万美金,超额2385%。

2015的游戏规则改变者

显然女性创业者们已经在众筹领域开辟出各式各样的玩儿法。Nora Poggi,一个法国记者和制片人成功为她的纪录片:《She Started it》 进行了两次众筹。这部影片跟踪了五位女性科技创业者的创业之路,并且对一些该领域顶级专家进行了访谈,比如Ruchi Sanghvi(Facebook的首位女性工程师)

这部作品希望能够点燃下一代女性创业者的灵感和激情。从这个意义上来说:《She Started It》 不仅仅是部电影,也是一场运动,希望在2016年给全球100万女大学生武装上反叛和创新的力量。类似项目不仅仅能帮助女性实现自由融资的愿望,还能通过线上线下的传播拉近创业者们与这些真实案例的距离。

“她众筹”究竟为何如此成功呢?

一种解释是女性作为创业者、投资人、支持者三重身份在众筹领域的高度参与。Nesta和剑桥大学联合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了一种趋势,即女性众筹者在实物众筹和捐赠型众筹项目中享有明显优势,因为她们占据了支持者和创业者的主流。

女性实物众筹的竞争优势部分是由于这种模式本身所体现的“预售”性质。女性主导的众筹项目所提供的产品和服务所针对的目标人群本身就是女性,基于个体经验的供给和需求共容易产生契合。有人甚至认为女性众筹支持者在实物众筹中所扮演的“投资”角色与VC机构如出一辙:我思故我在,我知故我投。的确,人们只投他们了解的东西。

在这背后,女性强大的购买力是另一个支撑因素。女性占据了全球70%的消费(20万亿美元),从家居用品到电子产品到儿童消费,只要有钱,女性们无所不花。我预见她们的消费能力只会有增无减,而且将加剧实物众筹领域女性项目的火爆程度。

然而,女性在实物众筹领域的竞争优势能否转化到股权投资领域中去仍然是个未知。私募股权投资中存在的有意无意的性别趋势已经反映在线上股权众筹当中:女性股权众筹项目成功率平均而言低于实物众筹项目。这是可论证的,股权众筹平台仍然是以男性为主导。全球金融监管对于股权众筹参与者门槛的限制也决定了女性难以再创造同样的成功:世界上大部分地区,股权众筹参与优先权仍然被有良好资质的成熟机构投资者享有,而这的确是一个男性至上的世界。

为什么2016年“她众筹”将会越筹越猛?

如果我们相信股权众筹平台Crowdcube(UK)和Circle Up(US)提供的数据,那么我们就该相信,事情的确在缓慢地发生变革。

Circle Up称39%女性主导的项目都众筹成功;2011年成立的Crowdcube则称:女性众筹成功率已经从14%增长到了21%,而且平台累积的185000名投资人中24%都为女性。

更重要的是,老前辈们例如Broadway Angels,Pipeline Fellowship,Golden Seeds,37 Angels和近期女性创业者的成功案例引导了女性天使社交圈和女性VC机构的兴起。能不能实现规模化和完全的平等只是一个时间问题,至少是在线上。

有一件事是明确的,如果2016年众筹体量增加到340亿美金,将超越VC和天使投资,那么女性在通向“另一种融资”大道上的势头将无人可挡。

过去一年,“女性的自由众筹”时代或许真的已经到来了。

尽管这一年见证了“她经济”时代的到来,越来越多的女性加入创业大军,越来越多的投资人成为女性创业者的“后勤”,然而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女性仍然难以获取传统投资机构的青睐。数据表明,女性融资成功案例仅仅占据天使轮的12%和VC投资案例的4%,但最近的一项研究却显示:女性创业的平均回报率远高于男性。

于是乎,女性创业者们纷纷杀入众筹战场来获取必要的资本,并再次用前所未有的成功来证明“红色娘子军”的实力。

众筹能为女性竞争力带来很大的杠杆作用吗?的确是。在Kickstarter这样的全球性平台上,女性主导的众筹项目实现了65%的成功率;Indiegogo见证了同样的辉煌:43%的成功案例都出自女性之手。

而且这些成功的“她众筹者”们还正在跳脱出传统行业的束缚,不仅仅是在餐饮、时尚、健康领域获得成功,她们也在逐渐试水科技行业,挑战男性的主宰权。一个著名的案例就是Jibo的创始人jian4CEO Cynthia Breazeal,在今年9月为其社交机器人项目筹到370万美金,超额2385%。

2015的游戏规则改变者

显然女性创业者们已经在众筹领域开辟出各式各样的玩儿法。Nora Poggi,一个法国记者和制片人成功为她的纪录片:《She Started it》 进行了两次众筹。这部影片跟踪了五位女性科技创业者的创业之路,并且对一些该领域顶级专家进行了访谈,比如Ruchi Sanghvi(Facebook的首位女性工程师)

这部作品希望能够点燃下一代女性创业者的灵感和激情。从这个意义上来说:《She Started It》 不仅仅是部电影,也是一场运动,希望在2016年给全球100万女大学生武装上反叛和创新的力量。类似项目不仅仅能帮助女性实现自由融资的愿望,还能通过线上线下的传播拉近创业者们与这些真实案例的距离。

“她众筹”究竟为何如此成功呢?

一种解释是女性作为创业者、投资人、支持者三重身份在众筹领域的高度参与。Nesta和剑桥大学联合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了一种趋势,即女性众筹者在实物众筹和捐赠型众筹项目中享有明显优势,因为她们占据了支持者和创业者的主流。

女性实物众筹的竞争优势部分是由于这种模式本身所体现的“预售”性质。女性主导的众筹项目所提供的产品和服务所针对的目标人群本身就是女性,基于个体经验的供给和需求共容易产生契合。有人甚至认为女性众筹支持者在实物众筹中所扮演的“投资”角色与VC机构如出一辙:我思故我在,我知故我投。的确,人们只投他们了解的东西。

在这背后,女性强大的购买力是另一个支撑因素。女性占据了全球70%的消费(20万亿美元),从家居用品到电子产品到儿童消费,只要有钱,女性们无所不花。我预见她们的消费能力只会有增无减,而且将加剧实物众筹领域女性项目的火爆程度。

然而,女性在实物众筹领域的竞争优势能否转化到股权投资领域中去仍然是个未知。私募股权投资中存在的有意无意的性别趋势已经反映在线上股权众筹当中:女性股权众筹项目成功率平均而言低于实物众筹项目。这是可论证的,股权众筹平台仍然是以男性为主导。全球金融监管对于股权众筹参与者门槛的限制也决定了女性难以再创造同样的成功:世界上大部分地区,股权众筹参与优先权仍然被有良好资质的成熟机构投资者享有,而这的确是一个男性至上的世界。

为什么2016年“她众筹”将会越筹越猛?

如果我们相信股权众筹平台Crowdcube(UK)和Circle Up(US)提供的数据,那么我们就该相信,事情的确在缓慢地发生变革。

Circle Up称39%女性主导的项目都众筹成功;2011年成立的Crowdcube则称:女性众筹成功率已经从14%增长到了21%,而且平台累积的185000名投资人中24%都为女性。

更重要的是,老前辈们例如Broadway Angels,Pipeline Fellowship,Golden Seeds,37 Angels和近期女性创业者的成功案例引导了女性天使社交圈和女性VC机构的兴起。能不能实现规模化和完全的平等只是一个时间问题,至少是在线上。

有一件事是明确的,如果2016年众筹体量增加到340亿美金,将超越VC和天使投资,那么女性在通向“另一种融资”大道上的势头将无人可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