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险自担真的是将投资人推向悬崖吗?

未央网 作者: 雪碧可乐

2015年7月《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指导意见》出台,不久2015年12月28日监管征求意见稿出台,万众期待的监管细则预计明年将可以落实。而就在昨天相继有消息爆出深圳、上海、北京已经叫停P2P等互联网金融公司注册,一场叫停清理的监管措施恐已在路上马不停蹄赶过来。

监管落实刻不容缓

P2P网贷始于网络而生,从2015年交易量的增长率来看,整个行业增长率高达300%。行业正处于快速发展的成长期,然而不断的跑路事件、提现困难事件,甚至明目张胆的非法集资事件发生的概率却反升不降,且越来越膨胀的交易量又会伴随着不断加大的杠杆风险。因此无具体监管细则落地已经开始制约整个网贷行业的发展,所以有关网贷行业监管细则的落地,对投资人、P2P平台来说都是极好的事,同时在2016年将会有更多的无法达到要求的平台自动被清理出局。

据相关数据统计2014年的问题平台贷款余额不超过50亿,然而今年单单就年底发生的e租宝事件就被爆e租宝涉嫌自融700亿;然而即使是监管征求意见稿出台的那一天,长沙广惠人照样跑路,2016年开年黑火金融便成为2016年第一家体现困难平台。

网贷行业如此快速的增长速度,明年预计将达到3万亿的交易量,如此快速膨胀交易量必将带来更多的问题。各平台对资产的争夺战也将越演越剧烈,然而利率不断下行,交易量的增长必将伴随着资产业务的质量的下降,因此监管措施的落实已经变得刻不容缓。

投资人自担风险真的是将投资人推上悬崖吗?

2015年12月28日出台的征求意见稿给人整体的感觉就是恨铁不成钢,非要用鞭子再打打。监管当局希望P2P能够承担起补充银行资本,盘活小额贷款的使命。然而高频爆发的跑路事件不断,无论当下的监管细则适不适合当下的网贷行情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而且这次的征求意见经过这么长时间的酝酿,必然包涵了很多监管当局对P2P未来的期许。

笔者细读监管全文,认为整个监管细则是在一个类似和谐社会的想象中搭建起来的期待。我们从监管征求意见稿可以看到未来网贷投资人与平台的关系如下:平台负责而自律,为投资人把关资产的质量,投资人虽然顶着风险自担的风险,却是非常相信平台会给他们提供适合他们的产品,而平台也愿意这么去做,因为一切信息都是透明对等的。

为什么说监管细则中投资人与平台的关系和谐而乌托邦呢?主要是因为此次意见对平台的信息披露的要求非常之苛刻,在如此严苛的信息披露下我们会像相信淘宝不会再卖假货一样相信平台,即使卖假货也无伤大碍。我们且先来看看此次征求意见稿对信息披露的要求。

监管细则对平台风险披露要求包括:借贷项目交易金额、交易笔数、借贷余额、最大单户借款余额占比、最大10户借款余额占比、借款逾期金额、代偿金额、借贷逾期率、借贷坏账率、出借人数量、借款人数量、客户投诉情况等经营管理信息;对借款人信息披露要求包括信用评级、还款来源、担保情况等。同时要求平台定期邀请会计事务所定期对平台相关信息进行审计。

如果平台真能够做到监管规定的信息披露要求且数据真实无误,那么投资人的自担风险笔者觉得还是可以的,毕竟投资人教育还是必要的,平台也只有去掉刚性兑付的包袱才能跑得更快,然而不得不提的还有从业人员的教育也是迫在眉睫。

资金托管需先走一步

近期闹得沸沸扬扬的翼龙贷事件,在笔者看来要么有人要故意黑翼龙贷,要么属于一场恶意的营销。爆料文章中针对翼存宝项目怀疑翼龙贷涉嫌资金池操作。那么翼存宝究竟为何许项目?

首先翼龙贷属于联想控股33.33%平台,其次翼存宝跟许多平台的活期产品类似每天有2500w左右的额度可供投资人买入,且正如爆料文章所言对整个项目资金去向无描述、无合同。

从翼存宝的操作模式,以及相关资料的不透明来看,我们完全可以怀疑翼存宝可以形成资金池,涉嫌自融。然而整个行业真正与银行进行资金托管的平台又有几个?屈指可数吧!平台更多的是宣称与第三方支付平台合作托管,而今年7月出台的监管意见中明确规定资金托管只能与银行合作。所以笔者觉得如果对翼龙贷有涉嫌资金池操作怀疑还倒不如怀疑整个P2P行业现在是否真的贯彻落实监管办法。

若想让投资人真真正正自担风险,平台只做信息中介地位,首先更多的是平台转型的问题,平台资金托管,相关联企业担保等红线彻彻底底先落实必须先行一步。

或许作为投资者我们会感到整个网贷监管对投资人的保障在逐渐消失,但监管细则的落实已经刻不容缓,即使有非常多的问题横亘于细则的制定和实施,但每一次历史的改革都必将困难重重,无所谓合不合适现如今的网贷行情。唯有一步一步去落实,即使是在废墟中建造宫殿,也必须去试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