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权众筹遭遇诸多问题 盼监管细则落地

未央网 作者: 袁诚

尽管可以选择VC接盘、并购退出、IPO、破产清算、管理层回购等退出方式,但目前股权众筹项目实现成功退出的例子寥寥无几。众筹项目想要上市一般也是5年以后,而不少企业甚至活不过2年。

日前,证监会相关负责人明确表示,2016年将启动股权众筹试点,但不会一哄而上。这是继京东东家、蚂蚁达客、前海普惠众筹三家率先获得公募股权众筹试点资质后,股权众筹行业的又一重大利好消息。业内人士称,今年是股权众筹行业快速发展的重要契机,随着股权众筹试点的推进,行业中众筹不“众”、身份尴尬、退出难等问题有望破解。

有进难退

据零壹研究院不完全统计,截至2015年9月底,国内仍在正常运营的众筹平台有288家,其中涉及股权众筹、产品众筹业务的分别有186家、142家,其余为纯公益型众筹、纯房产众筹平台。可见,股权众筹平台在数量上已经领先。

但盈灿咨询发布《2015年中国众筹行业半年报》显示,从项目完成率上看,我国产品众筹、公益众筹的项目完成率分别为60.19%、74.70%,而股权众筹的项目完成率仅为7.14%。除了少数知名股权众筹平台能够实现超募,大部分平台的股权众筹项目乏人问津。(完成率为标记成功或100%达成融资目标金额的项目在全部项目中的占比)

这点与股权众筹的单笔筹资金额大、风险较高不无关系。从单项平均筹资目标金额上看,股权众筹项目超过了200万元,加上一般存在三五年的投资锁定期,也让投资人投资前思虑得更多。

宏筹网COO岳灵谈到,现阶段,众筹融资成功率比较高的还是产品众筹、债权类众筹,股权众筹融资成功率并不高。原因在于,目前股权众筹融资依然面临诸多法律风险,加上股权众筹的项目发起人一般是初创期企业,或者连公司都还没有,只是一个idea。公司能否存活、能否盈利并产生利润都有太多不确定性,影响了网民的投资积极性。

不仅如此,退出机制不顺畅束缚行业发展。尽管可以选择VC接盘、并购退出、IPO、破产清算、管理层回购等退出方式,但目前股权众筹项目实现成功退出的例子寥寥无几。例如,众筹项目想要上市一般也是5年以后,而不少企业甚至活不过2年。与此同时,创业企业95%的死亡率也让股权投资显得更加冒险。

据了解,为寻求新的退出通道,很多股权众筹平台已开始和新三板市场合作,以新三板上市为过渡,择机再转入主板市场。

岳灵表示,就目前来看,股权众筹与新三板的结合形式多样,比如由基金公司设立新三板的领投基金,并将领投基金放在股权众筹平台进行公开募资,然后领投基金、投资者均以有限合伙的身份加入新三板企业;还有已经挂牌或准备挂牌的新三板企业通过股权众筹平台直接转让部分股权或发行定增产品,投资者直接参与等方式。

2014年以来,国务院多次喊话将开展公开、小额股权众筹融资试点。这类试点有别于私募股权融资业务,而是一种“小公募”形式,将由证监会审批与把关。目前三家取得公募股权众筹试点资质的公司已经先行。

私募VS公募

一直以来,股权众筹行业存在众筹不“众”的尴尬,限定于“私募”方式,但众筹的本质指向的是公开、普惠,与私募的“非公开”、“小众”形成矛盾,直至启动首批公募股权众筹试点开启,股权众筹才逐渐回归“众”筹轨道。

去年8月,证监会对股权融资平台展开一项专项检查,重点检查、调研以“股权众筹”、“私募股权众筹”、“众筹”名义开展的股权融资活动平台,具体涉及是否公开募资、股东人数是否超过200人上限、是否存在股权代持、投后管理等问题。当月,中国证券业协会迅速发布关于调整《场外证券业务备案管理办法》个别条款的通知,将“私募股权众筹”修改为“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

“至此,证监会重新定义了股权众筹,指以互联网形式进行的公开、小额股权融资活动。通俗地说,公募股权众筹将等同于股权众筹,而私募股权众筹的说法将不复存在。”岳灵表示,消息一出,全国以往打着股权众筹旗号的平台纷纷更名,将股权众筹改为“创业股权融资平台”、“私募股权融资平台”以及专注于新三板、天使投资的互联网股权融资平台等。

业内人士认为,这次证监会明确2016年开启股权众筹试点,更多的是指小额、公开的公募股权众筹试点,预计会实行较为严格的准入门槛及牌照制。这是在去年年中京东东家、蚂蚁达客、前海普惠众筹三家公司试点基础上的新布局。

据悉,京东东家采取“领投+跟投”的模式,尽管上线时间不到一年,但凭借良好的股东资源和客户基础,平台发展迅速。截至去年12月底,东家已累计融资超过7亿元,服务创业企业超过70家,众筹成功率超过90%。

蚂蚁达客的回复中则称,自去年11月底试运行以来,首批上线的四个项目共募资超1.05亿元,其中用户投资人认购5509万元(其余为战略投资人、财务投资人认购)。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无论是京东东家、蚂蚁达客还是前海普惠众筹,平台目前仍然以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为主,几乎没有公募股权众筹项目。由于股权众筹试点会触及相关法律风险,业界不敢“轻举妄动”。一位公募股权众筹试点平台内部人士称,在公募股权众筹的监管规则落地前,试点平台仍在积极准备与等待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