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漠还是绿洲?细说国内互联网金融的法律环境

未央网 作者: 周展望

互联网金融作为新兴产业,一夜之间开遍大江南北。然而创新总是伴随着风险,当我们对互联网金融这股波涛汹涌的狂潮满怀欣喜、摩拳擦掌时,莫要忘了沉下心来分析其赖以成长的土壤是否已足够肥沃:互联网技术是否成熟?风控体系是否完善?法律环境是否得宜?在去年末网络支付、P2P网贷管理办法相继出台之后,这个问题更是凸显出现实的意义。

毫无疑问,信息技术的发展使互联网技术日臻完备,传统金融亦早已建立起完善的风控体系,既然互联网金融以互联网为外衣,以金融为本真,那么无论是信息技术,还是风控体系,都无疑是互联网金融快速发展的绿洲。那当前国内的法律环境呢,是否依然是其发展的绿洲,抑或国内的法律环境能否为其发展带来新的绿洲?究竟是荒漠还是绿洲,唯有审慎地理性分析一番。

目前,国内互联网金融以第三方支付、P2P网贷和股权众筹为主,以大数据金融、信息化金融机构以及互联网金融门户为辅。众观各种业务模式,其配套法律良莠不齐。第三方支付是互联网金融业务的基石和底层支撑,因其发展时间较长,配套法律相对齐全。央行对其实行牌照化管理,并相继颁布了《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的实施细则》、《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存管办法》、《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办法》等一系列规定等法律文件。P2P网贷作为互联网金融业务的又一主力军,近两年经历了爆发式地增长,但其配套监管的法律体系并未建立,大多数平台援引《民法通则》、《合同法》、《电子合同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等法律法规来证明其合法性,并援引《刑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来排除其刑事违法性。股权众筹,作为舶来品,国内并无专门法律对其加以规制,只能在现有的《公司法》、《证券法》及《刑法》的相关规定中寻求庇佑。当然,为规范其发展,证券业协会公布了《股权众筹融资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虽无适法性,却极具借鉴性。而对大数据金融、信息化金融机构以及互联网金融机构而言,更多的是援引《合同法》、《公司法》、《证券法》、《刑法》、《商业银行法》、《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加强网络信息保护的决定》、《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条例》等此类或具有普适性或专门针对互联网、电信、传统金融领域的法律法规。因此,可以说目前针对互联网金融各个新兴业态的法律定位、监管主体、准入机制、业务运转流程监控、个人及企业的隐私保护措施以及沉淀资金等问题的法律法规存在大量的空白,部分P2P网贷平台和众筹平台游走在法律的灰色地带,有些甚至已经触碰了非法吸收存款、非法集资的法律底线。无疑,现有法律环境并不能算是国内互联网金融的绿洲,无法为其发展提供充足的补给。

有人说,经历了“野蛮”生长,在2015年互联网金融迎来了真正的监管元年,或许事实确实如此。7月份以来,一纸意见,一部解释,从十部委到最高人民法院,从对互联网金融边界的释析到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释,股权众筹被诠释,网络支付新规、P2P网贷管理办法相继出台,互联网金融监管政策逐步明朗,新的绿洲或将跳进人们的视野。

不管是法律还是政策,都是互联网金融必须坚守的底线。现有的法律规定不全,且位阶较低,更甚者僵硬滞后,无法适应产业的发展需求,亟待构建全新且健全的法律体系;而现有政策虽明朗有利,但终归过于宽泛,还需进一步明细,并逐步将责任落实到位。因此,笔者认为,面对日新月异的互联网金融进程,我们至少应从以下两个方面着手,以保证互联网金融的健康、有利发展:

​第一、在立法上将互联网金融各业务模式合法化(特别是众筹),使之纳入监管之列,并对《刑法》中的“非法集资“类罪名进一步明确。修改《证券法》,并适当放宽管制,如众筹的证券发行可突破200人,亦排除其刑事违法性。这样,就可在适度监管、风险可控的前提下为众筹平台、P2P网贷新兴业务模式提供能够保证其快速、健康、有序发展的法律环境。

第二、在行政监管上,借鉴国外做法,建立各项规范管理机制,设立准入门槛,做好事中监督,事后取缔整改,并明确各方义务,强制实行第三方监管,控制风险,保障安全。如众筹方面,可借鉴美国《JOBS法案》,规范众筹平台管理:事前,由证监会对众筹平台的准入、信息技术水平、业务操作流程、风控、管理等设定准入标准;事中,对融资额、融资方信息披露进行监管;事后,对违规操作的众筹平台予以取缔或整改。

任何事物都在发展,互联网金融如此,法律亦如此。尽管当前局限的法律环境无法充分保障国内互联网金融快速、健康、有序的发展,但正如当前法律体系显而易见的发展趋势—软法(政策)先行,硬法(法律)拖底来看,其终将会为国内互联网金融的发展提供新的绿洲,并成为其持续发展的绿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