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比特币无法终结赤贫?

未央网 作者: John Biggs

“金融服务普及性”是金融技术领域中的一个新流行语。随着Abra、MPesa等服务的兴起,我们坚信,比特币将为那些没有银行账户的人提供金融服务。我们都说,有了比特币,在迪拜工作的清洁工可以把钱转回家,难民可以把钱转到国外更安全的地方。

连我自己都对这一话题有过诗意的想象。这没错。乐观对灵魂而言是种的美味的滋补品。但是,有关这种加密电子货币的流行语已经吹出了泡沫,我们有必要评估一下它在未来几年中会有怎样的发展。简单地说,目前比特币的基础设施不足以为没有银行账户的人提供支持。这种情况必须也将会改变。

在正文之前,我想透露一点我个人的情况:我一直在为我自己的公司Freemit研究这一问题,我也一直在与这一领域中的创业公司进行交流。人们对这一问题有不同的看法,而我自己非常希望那些没有银行账户的人能得到他们应得的帮助,但这需要整个行业改变做法,来帮助那些最需要帮助的人。

让我们先来讨论一下美国国内没有银行账户的人。梅和莎·巴拉达兰(Mehrsa Baradaran)的精彩作品《另一半的银行如何》讲述了村镇银行的衰落以及掠夺性的、有害的银行的发展。在银行业发展的早期阶段,美国还是一个农业社会,每个小镇或社区都有自己的银行。

这些数量众多的微型银行直接为社区服务,它们通常是农民获得下一年的收成前唯一会把钱贷给农民的地方。当我们想象那些邪恶的地主和银行家来到在美国的小镇中时——他们的突发奇想可以创造或毁灭一个农场,我们怀念的就是这些小型银行。事实上,这些小型银行是美国早期发展的命脉。

监管政策的变化使得全国性大银行发展起来,它们逐渐吞并了较小的银行。这些微型银行要么倒闭,要么被大银行收购,结果,银行沙漠进一步吞噬了农业城镇,导致美国朝着工业化的方向发展,同时也引起了种种不满。现在,你可以把灵魂卖给公司商店,甚至与一家千人一面、与你所在的社区没有任何关系的银行打交道。你也可以获得一大笔抵押贷款,在郊区买套房子,据说这样对我们所有人都好,除了偶尔发生的可怕车祸。

现在,由于银行分行的空洞化,美国甚至出现了600美元发薪日贷款的手续费激增到2000美元的情况,而且唯一能用的自动取款机还要再收3美元的手续费。事实其实并非总是如此,这种对银行业核心看法也有些悲观,但这种情况在从纽约到雅加达很多地方不断重演。

然而,这一问题该如何解决呢?比特币是一种解决方法,但只有在那些垄断性的大银行开通与整个区块链网络的连接之后,比特币才有望解决问题——很明显,这违背了那些大银行建立特殊“内部区块链”的努力。那些大银行仍然认为区块链和互联网一样,必须建立只供他们使用的专用网络来“保障安全”。这让人想起了1999年左右的时候,有些公司为了不让邪恶的互联网——这种推动重塑世界的变革的催化剂——干扰他们测试程序规范(TPS)报告,而购买了专用VPN。

那些大银行其实是想说,他们想要区块链这架747飞机上的喷气式引擎,但不想对付所有脏兮兮的乘客和任性的飞行员。这样的愚蠢很快就会得到纠正。

但是,这仍然没有解决没有银行账户的人的问题。下面是一些比较紧迫的问题。

没有银行账户的人想保持匿名。和我交谈过的银行所有者指出,为没有银行账户的人提供服务的首要问题是他们处在一种现金经济中。处于种种原因,比如他们的移民身份、恐惧或对银行的不信任,他们想保持匿名。解决这个问题的唯一途径是重写类似西联汇款那样的与封闭式网络相关的繁琐规则,让没有银行账户的人使用完全透明的网络。

但是,不少汇款服务的开发者却被法规吓跑了,因为这些法规是为一个尚未开化的时代制定的。只有这一行通过努力,改变发送匿名钱款是恐怖分子和毒贩手中的工具的看法,法规才能被改写。允许匿名转移100美元现金,帮助的是贫穷的工人,而不是歹徒。歹徒有他们自己的方式转移钱款,100美元只不过是一笔微薄的工资。

没有银行账户的人往往居住在掠夺性银行业更便利的地方。新学院大学教授丽莎·塞温(Lisa Servon)在PBS的一篇报道中指出,“想尽快拿到钱是低收入人群不使用传统银行的一大原因”。

“在南布朗克斯区,每20000名居民只有一家银行,”她说。这意味着,他们进行相关交易去的是支票兑现点和货币兑换点,高手续费的汇款亭更是他们经常光顾的地方。类似人工自动取款机这样的新想法非常有趣,也非常适合香港这样的地方,当地的女佣可以去购物中心把钱寄回家,小数额的比特币汇款服务也在蓬勃发展。

为什么比特币无法终结赤贫?

但这些都是小规模的市场,大银行或大投资者对此不感兴趣。这些服务就好比当年的Netscape浏览器,它们这些小打小闹的异数最终将成长为大公司。

没有银行账户的人很难对付。获得会信任你的品牌的没有银行账户的顾客很难。因此,与互联网银行业有关的工具必须首先为它的第一批使用者解决问题。第一批手机的使用者主要是那些开高档轿车的人。而现在,世界上每个人的口袋里都有一部手机。这意味着,电话已经从富人的工具(就像现在的比特币)变成了大众的工具。

第一批互联网商店需要有对冲基金公司的人脉才能开张,需要数以百计的工程师才能理解(就像现在的比特币)。而现在,任何人都可以使用那家公司创造的工具开发他们想要的任何东西。建立互联网创业公司的障碍基本上就是要理解一些小小的代码。对银行业而言同样如此。当这些应用变得更好用时,银行沙漠就会不复存在,因为我们很快就会把一个功能齐全的银行放进我们的口袋里。

较小的国家没有比特币流动性。在为我自己的公司做探索时,我一次又一次地听说创业公司因为比特币在最贫穷的国家中缺乏流动性而创业失败。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最成功的创业公司要么是把通话时长发到国外,要么是发放可以远程存钱的借记卡。

这些都是在缺乏适当的基础设施或无法使用加密电子货币的国家中转移钱款、立即帮助别人的替代形式。我们需要花很长时间才能让真正的穷人了解比特币,即便如此,我们也根本不需要讨论它。相反,它应该是银行服务普及性手中最锋利的那把剑,金融技术业应该努力确保现在制定的政策能帮助每一个人,而不只是富人。

理论上,比特币的基础设施是优秀、安全而强大的。在实践中,它没什么价值,但这种状况不会持续很久。今年,比特币成为法定货币将成为现实,成百上千人正在为此努力,但关注没有银行账户的人不会令大银行感兴趣。这些大银行已经非常成功地忽略了世界上的这一部分人群。我预测在明年,这一领域中将有很多令人兴奋的改变出现,但让比特币发挥其真正的实力还需要一些时间。等到比特币发挥其真正的实力时,我们看到的将是一台可以在力量和影响范围上与互联网相匹敌的变革的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