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科技助力英国企业开发海外市场

未央网 作者: Matthew Chapman 译者: Array

曾经,金融业的繁文缛节阻碍了互联网沟通世界的脚步,如今这种趋势正在逐渐转变。

快速发展的金融技术(Fintech)正在分解监管和官僚壁垒,为英国企业开放了利润丰厚的国外市场。

比如有一家叫作Always Riding的自行车服装零售商 ,尽管它只有5名员工,但就是这样一个公司,却用14种货币和5种语言销售其产品。

Always Riding在英国以外最大的市场是日本。目前,它一半的销售额来自国外市场。

“公平地说,没有国际业务,我们可能不会存在,” Always Riding联合创始人Peter Harrington说,”这其实已经不再是国际销售,只是普通的交易,因为现在是去国界化。”

Harrington认为这种无国界的世界是通过像Stripe那样有助于中小企业避开复杂的银行系统的软件构建的。

技术配件零售商iQualTech的创始人Zamir Cajee是通过亚马逊的平台和PayPal的支付服务访问外国市场的。

“银行相对官方,而且通过它和外国机构打交道方面更加复杂,”Cajee说,”然而,有许多最近出现的供应商提供了银行系统的服务。”

这使得iQualTech处理国外支付时相对轻松,并有助于降低汇率风险。

Harrington说,Always Riding是2008年他在德比郡他父母的车库中创立的。在Always Riding创立早期,他经常会收到客户愤怒的电子邮件抱怨要支付了巨大的外汇费用。

这个问题出现是因为Always Riding以前不能让客户用自己国家的货币来支付产品。

银行把任何交易都当做是一个货币划拨过程,而客户最终将承受交易费用。

“现在,我们来承担交易的成本(通过Stripe),客户不必担心或者受惊,” Harrington说。

个性化儿童读物公司Lost My Name是另一个借助金融科技实现迅速成长的英国跨国企业。该公司近90%的图书销售到英国以外的地区,在两年内,它已把100万本书卖给160个国家的消费者。

Lost My Name的创始人Asi Sharabi表示,公司从”第一天甚至在我们不知道这能否成功”时就决定在全球范围内销售其产品。

Lost My Name的产品本质意味着它可以在遍布世界各地的印刷房里生产,因此使在全球范围内销售其产品的决定更容易做出。然而,该公司的野心也使它免于发现市场中最好的支付服务提供商。

Lost My Name在大部分以英语为母语的国家使用Stripe和PayPal来支付,它还分别在荷兰、瑞典、德国和意大利使用iDEAL,Klarna,Sofort Banko-contact。

“这并不简单,但一旦你做两三个或四个支付提供商的联合,你会进入状态并找到节奏,” Sharabi说。

然而,Fintech公司正竞相创建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解决方案。

“没有一个通用的平台,允许任何人,任何地方把商品卖给任何人任何地方,但这正是我们在建设的,” Stripe UK的财务主管 James Allgrove说。

目前,公司可能需要依靠覆盖全球的提供者,但是回报将远远大于付出,因为国际消费者强烈要求购买英国零售商销售的商品。

PayPal研究发现,英国是世界上第三大最受在线购物者欢迎的国家,因为今年11月有超过8600万海外购物者从英国购买商品。

尤其是新兴市场,包括尼日利亚和印度,去年分别有580万和490万的在线购物者从英国购买商品。

尽管基于大量海外客户群,许多小型英国企业不利用国际电子商务提供的服务。

“没有许多小型零售商觉得应该使用电子商务的形式,”Harrington说。

他认为,这不仅仅是fintech的国际影响力在加大,翻译服务的发展和物流系统的改进等因素也在发挥作用。

Always Riding用众包翻译创业公司的gengo.com,将它的网站翻译为四个其他语言,自从它开始交易,航运产品到国外更方便了。

“2008年我们手动写地址,” Harrington说,”但现在物理运输物品与连接系统就像一个梦,你用很少的手工工作就能够做很多事情。”

Cajee说,iQualTech国际影响力的扩大使得它通过扩大个别产品的销量来实现更大的规模经济。

“这降低了生产成本,使我们能够用更低的价格卖给客户,”Cajee说。”我们现在更有竞争力,这是使得在国内和国际上的销售得到进一步增加。”

中小企业不再需要担心做不到海外扩张,因为曾经只有大型企业承受范围下的必要的工具,现在他们也拥有。

曾经,金融业的繁文缛节阻碍了互联网沟通世界的脚步,如今这种趋势正在逐渐转变。

快速发展的金融技术(Fintech)正在分解监管和官僚壁垒,为英国企业开放了利润丰厚的国外市场。

比如有一家叫作Always Riding的自行车服装零售商 ,尽管它只有5名员工,但就是这样一个公司,却用14种货币和5种语言销售其产品。

Always Riding在英国以外最大的市场是日本。目前,它一半的销售额来自国外市场。

“公平地说,没有国际业务,我们可能不会存在,” Always Riding联合创始人Peter Harrington说,”这其实已经不再是国际销售,只是普通的交易,因为现在是去国界化。”

Harrington认为这种无国界的世界是通过像Stripe那样有助于中小企业避开复杂的银行系统的软件构建的。

技术配件零售商iQualTech的创始人Zamir Cajee是通过亚马逊的平台和PayPal的支付服务访问外国市场的。

“银行相对官方,而且通过它和外国机构打交道方面更加复杂,”Cajee说,”然而,有许多最近出现的供应商提供了银行系统的服务。”

这使得iQualTech处理国外支付时相对轻松,并有助于降低汇率风险。

Harrington说,Always Riding是2008年他在德比郡他父母的车库中创立的。在Always Riding创立早期,他经常会收到客户愤怒的电子邮件抱怨要支付了巨大的外汇费用。

这个问题出现是因为Always Riding以前不能让客户用自己国家的货币来支付产品。

银行把任何交易都当做是一个货币划拨过程,而客户最终将承受交易费用。

“现在,我们来承担交易的成本(通过Stripe),客户不必担心或者受惊,” Harrington说。

个性化儿童读物公司Lost My Name是另一个借助金融科技实现迅速成长的英国跨国企业。该公司近90%的图书销售到英国以外的地区,在两年内,它已把100万本书卖给160个国家的消费者。

Lost My Name的创始人Asi Sharabi表示,公司从”第一天甚至在我们不知道这能否成功”时就决定在全球范围内销售其产品。

Lost My Name的产品本质意味着它可以在遍布世界各地的印刷房里生产,因此使在全球范围内销售其产品的决定更容易做出。然而,该公司的野心也使它免于发现市场中最好的支付服务提供商。

Lost My Name在大部分以英语为母语的国家使用Stripe和PayPal来支付,它还分别在荷兰、瑞典、德国和意大利使用iDEAL,Klarna,Sofort Banko-contact。

“这并不简单,但一旦你做两三个或四个支付提供商的联合,你会进入状态并找到节奏,” Sharabi说。

然而,Fintech公司正竞相创建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解决方案。

“没有一个通用的平台,允许任何人,任何地方把商品卖给任何人任何地方,但这正是我们在建设的,” Stripe UK的财务主管 James Allgrove说。

目前,公司可能需要依靠覆盖全球的提供者,但是回报将远远大于付出,因为国际消费者强烈要求购买英国零售商销售的商品。

PayPal研究发现,英国是世界上第三大最受在线购物者欢迎的国家,因为今年11月有超过8600万海外购物者从英国购买商品。

尤其是新兴市场,包括尼日利亚和印度,去年分别有580万和490万的在线购物者从英国购买商品。

尽管基于大量海外客户群,许多小型英国企业不利用国际电子商务提供的服务。

“没有许多小型零售商觉得应该使用电子商务的形式,”Harrington说。

他认为,这不仅仅是fintech的国际影响力在加大,翻译服务的发展和物流系统的改进等因素也在发挥作用。

Always Riding用众包翻译创业公司的gengo.com,将它的网站翻译为四个其他语言,自从它开始交易,航运产品到国外更方便了。

“2008年我们手动写地址,” Harrington说,”但现在物理运输物品与连接系统就像一个梦,你用很少的手工工作就能够做很多事情。”

Cajee说,iQualTech国际影响力的扩大使得它通过扩大个别产品的销量来实现更大的规模经济。

“这降低了生产成本,使我们能够用更低的价格卖给客户,”Cajee说。”我们现在更有竞争力,这是使得在国内和国际上的销售得到进一步增加。”

中小企业不再需要担心做不到海外扩张,因为曾经只有大型企业承受范围下的必要的工具,现在他们也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