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投行开业 助推世界经济发展与再平衡

未央网 作者: 莫开伟

经过两年多时间努力、有57个成员国参加、备受瞩目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简称“亚投行”),于1月16日上午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了开业仪式。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开业仪式并致辞,强调通过各成员国携手努力,亚投行一定能成为专业、高效、廉洁的21世纪新型多边开发银行,成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新平台,为促进亚洲和世界发展繁荣作出新贡献,为改善全球经济治理增添新力量。

应该说,亚投行顺利开业,是对世界政治经济生活产生重大影响的又一重大历史事件,它的开业不仅将改变世界金融历史格局,也将为全世界经济金融事业发展、尤其对改变亚洲国家经济落后面貌、缩小世界经济发展差距产生深远影响。

从一般层面理解,亚投行正式开业营运,且首批贷款有望在今年6月发放,对推动亚洲国家及世界其他国家经济发展将起到重要作用。众所周知,我国推行的“一带一路”经济战略,囊括了周边60多个国家和地区,这些国家地区有许多水电、交通等基础设施落后,甚至连生活照明用亮都没有解决,严重制约了经济社会发展。而据亚洲开发银行数据显示,亚洲各经济体基础设施如果要在2020年达到世界平均水平,至少需8万亿美元基建投资,每年需资金8000亿美元,单靠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等国际金融机构体系无法满足亚洲发展中国家庞大基建投资需求。而且,亚投行和“一带一路”是孪生兄弟,以基础设施建设为核心的“一带一路”没有亚投行推动无法实施;而在57个意向创始成员国中,亚洲国家为19个,占1/3,亚投行开业营运,等于为“一带一路”安装了一个金融“起搏器”,更会掀起沿线地区国家基建热潮、激发地区经济潜力,“众人拾柴火焰高”,对改变亚洲国家落后基础设施建设、推动亚洲经济复兴起到至关重要作用。

从更深层理解,亚投行开业营运将有利形成世界与亚洲之间经济、亚洲各国之间经贸文化、世界金融机构之间机制管理、发达与落后国家之间水平、各国政府与民资之间投资等五种互补优势,为区域及世界经济发展与再平衡起到“助推器”作用。

首先,有利推动世界经济与亚洲经济互补,揭开世界经济合作新篇章。亚投行参与国家不限于亚洲,还包括欧美一些经济发达国家,通过这个平台不仅能使亚洲国家分享经济发达国家经济发展成果,同时也使欧美经济发达国家获得巨大投资商机,充分分享亚洲国家改革开放发展成果,是一个双赢合作平台。尤其,经济发达国家通过金融合作,把现代企业先进经营理念、经济调控手段、金融运行模式等灌输到亚洲国家,使亚洲国家取长补智,实现经济金融深度融合,加快经济体制及各项社会制度改革步伐,为亚洲国家经济社会发展与进步提供可智借鉴富贵经验。更为可贵的是,促进亚洲各国经济觉醒,增强经济发展忧患意识和危机意识,从而揭开亚洲及世界经济发展新篇章。

其次,有利推动亚洲国家之间经贸文化互补,促进亚洲经济繁荣发展。“一带一路”重点区域都在亚洲,亚洲各国基础设施投入是亚投行经营重心。过去亚洲国家由于缺乏一个有效的经济合作平台,各自在发展中的联系也是分散式、脆弱式的,缺乏紧密感、依赖感、平等感和支持感,而亚投行成立并开业,在亚洲各国之间建立起了一条紧密的经济联结“纽带”,这条纽带可拓宽中国跟亚洲各国及亚洲各国之间投资渠道,增加公路、铁路或通信网络建设,各国能从中国充足资金和强大基础设施建设能力中获益;同时各国民众通过投资机会,加强联系和沟通,增进相互间感情和友谊,方便相互之间旅游、购物和做生意,促进沿线各国之间教育、旅游、学术、艺术等人文交流,并使之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以提高各国民众生活品质,最终推动沿线国家文化、制度进步、发展与繁荣,共同推动人类社会前进。

再次,有利推动世界级金融机构之间运行机制互补,实现金融业服务水平整体提升。目前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世界货币基金组织等跨国大型国际金融机构,为推动世界经济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但由于服务方向各有侧重,且缺乏深度合作与交流,服务功能上存在一定缺陷、服务范围受到较大制约;而亚投行设立开业并不排斥原有世界金融组织参与,也没有凌驾于原有国际金融组织之上意图,秉承开放、包容、创新、互利精神,为各国际金融组织之间合作架起了“桥梁”。其一,可实现资金互补。经济发达地区金融组织可将其富裕资金通过亚投行投放到亚洲经济欠发达国家,增加亚投行经营势力;同时也能为其他国际金融组织带来资金增值收益,增强世界金融组织整体实力,推动全球经济发展。其二,实现管理互补。亚投行作为新的多边开发机构,进入了现有的多边开发金融机构体系,可以借鉴现有多边金融机构经验和教训,成功构建可持续机构影响力,建成一个“精干、廉洁、绿色”多边银行。其三,实现风控管理互补。亚投行开业既面临发达经济体,也要与很多新兴经济体合作,在很多项目标准、程序、运行方式上坱通过磋商来不断完善。同时,对一些很不发达国家或一些风险比较高的国家,在识别和防范风险上,要向已运行成熟的国际金融组织学习。

第四,推动世界落后地区与发达地区互补,缩小世界经济发展差距。亚投行投资重点领域包括能源与电力、交通和电信、农村和农业基础设施、供水与污水处理、环境保护、城市发展以及物流等方面,这些投入都是经济落后国家不可缺少的。而且,作为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的重要股东国,中国也将一如既往地支持现有多边开发银行在促进全球减贫和发展事业方面作出积极贡献。由此,亚投行将直接、间接在治穷脱贫方面发挥作用:一方面,基础设施投放增加,可有效改变亚洲各国交通、物流运输等现状,为降低贸易成本及吸引外资创造了良好条件;另一方面,将极大地激发亚洲各国和广大发展中国家发展潜力,使亚洲国家尽快改变贫困面貌,缩水与经济发达国家经济发展差距。

最后,有利推动各国政府投资与民营投资互补,掀起各国投资热潮。亚洲经济落后国家,投资环境普遍不佳,亚投行开业之后,对这些国家基础设施投资将会大大改变投资环境,可设计和派生出盈利性项目和公共投资产品,既可诱发本国民间资本投资欲望,同时也可为吸引外资创造条件,使大量国外资本涌入这些国家进行投资。而且,基础设施巨大投资缺口,有利于推进融资渠道、融资方式、融资主体、融资机制改革与创新,构建多层次、多元化、多主体“一带一路”投融资体系。同时,更可通过融资平台采取金融创新的方式来带动民间资本投资增长,推动亚洲国家投资总规模扩张,更利加快亚洲国家经济发展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