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金融注册为何收紧

未央网 作者: 袁诚

这次“暂停注册”,意在减缓互联网金融行业野蛮生长的速度。在地方政府监管思路并未明晰的情况下,稳住增量,先把存量企业管理好,也可减少今后的监管难度与监管成本。

日前,深圳、北京、上海等地纷纷暂停相关互联网金融类、投资类公司登记注册,引市场哗然。

注册暂停

“今年1月11日便接到文件通知,全市范围内暂停投资类企业及个体户的核准注册,只要名称、经营范围含有投资经营类字眼的都停止登记。”北京工商局注册处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具体停止多长时间目前并未确定。

据悉,北京工商部门叫停的登记注册主体颇为广泛,比如名称中含有投资、资产、资本、控股、基金、财富管理、融资租赁、非融资性担保等字样的企业和个体户,以及项目投资、股权投资、投资管理、投资咨询、投资顾问、资本管理、资产管理、融资租赁、非融资性担保等投资类经营项目。

由于互联网金融平台的名称或经营范围普遍含有投资、资产等字样,因而也无法顺利注册。

“上海已下发内部文件,不让互联网金融公司注册,但部分区域还没有落实该政策,抢注热潮已经开始。”上海一家注册代理企业负责人说,今年1月13日,该公司还为一家互联网金融服务企业进行工商核名,预计三五天能出核名结果。由于大家都担心上海接下来会暂停互联网金融公司注册,这几天前来咨询或抢注互联网金融公司的很多。

该负责人表示,最近一段时间互联网金融公司被查的、跑路的很多,监管部门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暂停注册或是行业整顿的前奏。

不只是北京、上海,深圳方面也发布公告,明确自2016年1月1日起,暂停深圳市新增互联网金融企业名称及经营范围的商事登记注册。其中,名称行业用语为“互联网金融服务”的、经营范围为“依托互联网等技术手段,提供金融中介服务”的不再核准。即便是已在网上申请,但尚未核准的,均不再办理登记。

深圳金融办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暂停”是为了放缓深圳互联网金融行业过于迅猛的发展节奏,与全国监管行动形成统一;同时也是政府“从严清理环境”的表现。

“互联网金融注册暂停与前段时间e租宝、大大宝等互联网金融平台接连出事有关,尤其是e租宝事件涉及人员较广,在全国影响很大,各监管部门都在积极调整监管思路。”深圳金海贷董事长张博宇向表示,互联网金融行业发展太快了,国家政策收紧,并对整个行业进行梳理监管。

业务调整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互联网金融行业步入“多事之秋”:一方面P2P平台岁末年初行情较淡,收益普遍下滑,加之P2P实名制、银行存管等监管压力步步逼近,P2P企业奋力求生;另一方面,支付机构因挪用客户备付金等问题频遭“摘牌”,比如1月初央行注销了上海畅购企业服务有限公司的《支付业务许可证》,终止其开展互联网支付以及预付卡发行与受理业务的资质,责令其退出支付服务市场;还有中汇电子支付有限公司亦被央行注销了互联网支付许可,涉及12个省(区、市)的银行卡收单业务也被叫停。

“未来口子会收得越来越紧,行业将步入一段规范整顿期。”受访人士称,互联网金融监管日趋严格,短期内会对行业造成冲击,但长远来看不失为一件好事,能摒除行业乱象,引导行业健康发展。

一直以来,互联网金融监管并未跟上行业发展速度,风险问题不断。而今,监管层再也坐不住了,既然互联网金融《指导意见》及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的《管理办法》已经出炉,各地监管机构要做的便是按照规定落实各项监管举措。

业界分析,这次“暂停注册”,意在减缓互联网金融行业的野蛮生长。在地方政府监管思路并未明晰的情况下,稳住增量,先把存量企业管理好,也可减少今后的监管难度与监管成本。

深圳方面则透露,深圳金融办等有关部门正在研究制定新的管理办法,重新明确登记及后续备案程序。待相关文件明确后,将重新开放登记事项。

好在,互联网金融政策给出了一定缓冲期,业界不得不努力调整自身业务模式,使之契合行业规定,变得更加规范、透明。

在准入门槛方面,除了由工商、电信部门负责互联网金融业务的核准登记外,各地金融办等金融监管部门也开始参与风险把关。据悉,以前注册一家网络借贷平台,只要到当地工商局登记注册,然后到电信部门备案即可,而今还需到金融办等金融监管机构备案,通过各类风险评估后才能获得经营许可,审核程序比以往更加严格。

在资金托管方面,越来越多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寻求银行托管合作。比如江苏推出P2P资金集中托管模式,引入十余家合作银行,消除平台违规动用资金的可能性;与此同时,更多的平台则因成本问题仍在商谈之中。

“最核心的是成本太高,比第三方支付资金托管费用高出许多。”深圳一家P2P企业负责人表示,通常第三方支付合作成本为托管资金总额的千分之一至千分之三,但银行资金托管成本一般在千分之五左右,业务调整尚需时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