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资金存管定调 将引发P2P平台大清洗?

未央网 作者: 周假

P2P网贷细则意见稿出台后,网贷资金存管所涉及各方利益正在成为一大疑点。

于2015年底出台的P2P细则意见稿中,有两大条款涉及P2P资金存管,监管层要求在客户资金保护上,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应当实行自身资金与出借人和借款人资金的隔离管理,选择符合条件的银行业金融机构作为出借人与借款人的资金存管机构。

在此之前,业内投资者被形形色色的资金托管模式所蛊惑,最大的疑惑即资金托管与资金存管的区别,直到互联网金融指导意见出台后,这种争论在业内卷土重来。

P2P意见稿定调资金存管形式

在P2P细则意见稿出台后,上述疑惑已无争论的必要。《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第三十六条“客户资金存管”要求,借款人、出借人、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资金存管机构、担保人等应当签订资金存管协议,明确各自权利义务和违约责任。资金存管机构对出借人与借款人开立和使用资金账户进行管理和监督,并根据合同约定,依照出借人与借款人向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发出的指令,对出借人与借款人的资金进行存管、划付、核算和监督。

一位行业人士曾表示,尽管P2P意见稿存在诸多值得商榷之处,但资金存管一条,恐怕业内没人提出质疑。“这意味着每个出借人和借款人都有自己的账户,而不是说弄一个资金的大池子,存管在银行就可以了。”零壹研究院院长李耀东说。

不过在此条款中,也明确显示,资金存管机构承担实名开户和履行合同约定及借贷交易指令表面一致性的形式审核责任,这意味着银行只做存管,只管钱,不承担融资项目及借贷交易信息真实性的实质审核责任。

在意见稿第二十八条“客户资金保护”条款中,银监会确立网贷信息中介机构须选择符合条件的银行业金融机构作为出借人与借款人的资金存管机构。

银行已无可置疑的走入P2P网贷资金存管的世界。

谁来存管,怎么存管?

尽管细则已大致明确资金存管模式,但执行细则,还面临着诸多不确定性。

一位互金平台高管向笔者透露,他们曾在去年与超过十家银行洽谈过资金存管业务,大多数银行会有一些硬性标准,比方实缴注册资本在5000万以上,有国有背景或上市公司股东,或者在最近一年内接受过知名风投投资。此外,对平台业务量、风控水平和高管背景也均有较高要求。假如个别条款不能满足的,可以一事一议,但整体保持很谨慎的态度。包括一些之前已经接过民营P2P机构的银行,在e租宝事情发生之后已经停止与P2P的存管谈判。部分银行则在等待更明确的政策指向,表示某个时间节点之后可以重启谈判。

在网贷细则意见稿中,资金存管方被表述为“选择符合条件的银行业金融机构”,目前《商业银行客户资金托管业务指引》第三条规定了商业银行的客户资金托管业务。但鉴于与P2P进行资金存管的开发、对接、维护,以及业务竞争成本,还有担心受被存管网贷平台的拖累,可能是银行对P2P机构设定门槛的原因。

针对上述情况,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肖飒则在此前表示,由于银行存管P2P资金的具体规范性文件尚未落地。根据经验,其趋势可能是平台透过第三方支付平台与银行合作,平台通过与第三方支付合作的形式间接接受银行的资金存管。“当然,也不排除银行直接存管平台资金的情形。”她说。肖飒建议,在该种情形下,“建议规范性文件强制规定银行有义务对平台资金进行存管,从而杜绝银行拒绝存管的可能性。”

银行资金存管尚需磨合

P2P资金银行存管的要求,一旦在P2P监管细则正式出台后成为硬性要求,有可能在其后18个月内,掀起中小平台的腥风血雨。

从行业公开资料看来,目前对接银行资金存管的平台包括积木盒子、宜人贷、拍拍贷等少数平台。积木盒子自2015年初起,应监管形势与北京市网贷行业协会要求,开始与民生银行对接资金托管系统,在此期间,积木盒子曾组建20-30人的技术团队,经过约6个月,才于2015年7月初实现资金存管系统的切换。

此外,有一些平台已经与银行签订存管协议,例如向上金服、搜易贷,这些平台则需要在整改期内尽快技术落地,实现系统对接。

“首先银行对被存管P2P的选择已经成为第一道门槛,即使细则正式下发,对存管平台要求没有现在这么严苛,但仍然足以让一半以上的平台出局,”向上金服CEO袁成龙表示。

另外,存管要求意味着巨大的成本开支,例如为满足银行门槛进行的自我升级成本、系统对接成本、对接后的资金存管费率等等,尤其是在P2P网贷行业获客成本高企,难以盈利的背景下,这一合规要求可能使更多中小平台面临出局的命运。

“现在各家银行对资金存管具体费率还没有特别明晰的标准,暂时不好说对企业利润究竟会有多大影响,但对于那些只有资金端,没有资产端的平台来说,对利润侵蚀会更明显些,”袁成龙说。“此外,除了存管费用这种显性成本外,存管对资金使用效率和周转速度等方面的影响也是一种隐性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