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naud Laplanche畅谈Lending Club上市这一年

未央网 作者: Maria Aapan 译者: Array

在硅谷,金融初创公司可能比其他任何领域都要热门。但是在公开市场,投资者对待这个领域却一直是小心翼翼。

在这一点上,Lending Club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Renaud Laplanche应该是最有发言权的了。2014年12月,Laplanche带着他的公司重磅上市,Lending Club市值一路跃升至80亿美元。

不过从去年起,Lending Club股价开始逐渐下滑,目前公司市值已经缩减到了30亿美元,当然这与2016年初股票市场总体表现糟糕也有关系。上周四,Lending Club以每股8.02美元收盘,相较首次公开发行价格15美元,下跌了47%。

然而在同一时期,公司的基础成长却没有得到体现:第三季度的收入实现了104%的环比增长,季度利润达到100万美元。(第四季度业绩将在2月发布)

在上周的一个采访中,Laplanche表示对于这次IPO没有任何后悔。尽管有越来越多的批评指向他,他还是为正在蓬勃发展的P2P借贷领域进行了积极辩护,包括对Lending Club最大的竞争对手Prosper表示支持。

“在第一年股价表现的并不好,但是我们公开募股的期限也不是一年,” Laplanche告诉我,“我们上市是为了建立一个品牌,显示透明度,以及申明Landing Club的立场。”

路透提供的数据显示,Lending Club的收入增长也让它成为了美国互联网基础的上市公司中成长最快的一家。

Laplanche说:“我对那些投资者很失望。但是如果他们是长期投资者,有耐心,那我敢肯定,长期的公司业绩与股票价值将会趋于一致。”

公开市场是反复无常的,在公司从私有向上市过渡的过程中,公司编年史记录了很多抛给企业家的难题。然而,更令Lending Club和其竞争对手不安的可能是政府对于他们越来越多的审查。

Lending Club是市场借贷领域规模最大最有代表性的企业,而这个领域目前正在面临多个政府机构的关注,其中就包括美国财政部和消费金融保护局。然而从12月开始,因为被牵涉进圣贝纳依诺的枪击案中,整个行业开始面临着听证会的指控。

在造成14人死亡的枪击案的数周前,枪击案的一个枪手Syed Rizwan Farook通过Prosper拿到了 2.85万美元的贷款。联邦官员表示Prosper的贷款有可能是用于支付弹药的。国家和联邦管院都迅速的关注了这个案件。

“只要看看我们都知道些什么,这个贷款的类型是任何银行都会发放的,” Laplanche上周告诉我,“我不知道Prosper或者网络银行或者是其他任何银行在这件事上还能怎么做。”

Laplanche的观点呼应了上周Prosper的创始人Chris Larsen的说法。Chris Larsen在数年前已经离开了公司,现在正在运营一家数字支付的创业公司Ripple。

“这些公司都有很好的合规组织,” Laplanche在另一个采访中说道,“他们已经采取了非常严格的监管模式,我并没有从中看到什么鲁莽的行为。”

在硅谷,金融初创公司可能比其他任何领域都要热门。但是在公开市场,投资者对待这个领域却一直是小心翼翼。

在这一点上,Lending Club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Renaud Laplanche应该是最有发言权的了。2014年12月,Laplanche带着他的公司重磅上市,Lending Club市值一路跃升至80亿美元。

不过从去年起,Lending Club股价开始逐渐下滑,目前公司市值已经缩减到了30亿美元,当然这与2016年初股票市场总体表现糟糕也有关系。上周四,Lending Club以每股8.02美元收盘,相较首次公开发行价格15美元,下跌了47%。

然而在同一时期,公司的基础成长却没有得到体现:第三季度的收入实现了104%的环比增长,季度利润达到100万美元。(第四季度业绩将在2月发布)

在上周的一个采访中,Laplanche表示对于这次IPO没有任何后悔。尽管有越来越多的批评指向他,他还是为正在蓬勃发展的P2P借贷领域进行了积极辩护,包括对Lending Club最大的竞争对手Prosper表示支持。

“在第一年股价表现的并不好,但是我们公开募股的期限也不是一年,” Laplanche告诉我,“我们上市是为了建立一个品牌,显示透明度,以及申明Landing Club的立场。”

路透提供的数据显示,Lending Club的收入增长也让它成为了美国互联网基础的上市公司中成长最快的一家。

Laplanche说:“我对那些投资者很失望。但是如果他们是长期投资者,有耐心,那我敢肯定,长期的公司业绩与股票价值将会趋于一致。”

公开市场是反复无常的,在公司从私有向上市过渡的过程中,公司编年史记录了很多抛给企业家的难题。然而,更令Lending Club和其竞争对手不安的可能是政府对于他们越来越多的审查。

Lending Club是市场借贷领域规模最大最有代表性的企业,而这个领域目前正在面临多个政府机构的关注,其中就包括美国财政部和消费金融保护局。然而从12月开始,因为被牵涉进圣贝纳依诺的枪击案中,整个行业开始面临着听证会的指控。

在造成14人死亡的枪击案的数周前,枪击案的一个枪手Syed Rizwan Farook通过Prosper拿到了 2.85万美元的贷款。联邦官员表示Prosper的贷款有可能是用于支付弹药的。国家和联邦管院都迅速的关注了这个案件。

“只要看看我们都知道些什么,这个贷款的类型是任何银行都会发放的,” Laplanche上周告诉我,“我不知道Prosper或者网络银行或者是其他任何银行在这件事上还能怎么做。”

Laplanche的观点呼应了上周Prosper的创始人Chris Larsen的说法。Chris Larsen在数年前已经离开了公司,现在正在运营一家数字支付的创业公司Ripple。

“这些公司都有很好的合规组织,” Laplanche在另一个采访中说道,“他们已经采取了非常严格的监管模式,我并没有从中看到什么鲁莽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