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金融数据库”能破解P2P自融、跑路难题?

未央网 作者: 张新福

为防范P2P平台“自融”和“跑路”,笔者建议应由央行主导,建设中国统一的“超级金融数据库”,整合现有的互联网金融行业数据、央行征信数据和反洗钱数据,甚至蚂蚁金服的“老赖”互联网惩戒数据等。

P2P自融跑路央行超级金融数据库

年关将近,互联网金融监管框架渐次清晰。2015年12月底,央行出台了银行账户管理、第三方支付新规,银监会就P2P网贷监管办法征求意见。近日,由央行主导的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已获批筹建,并将于春节后挂牌。

该协会是国家一级协会,央行副行长李东荣有望担任负责人。据坊间报道,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工作组正在组织开发互联网金融服务平台。目前,该平台已进入系统测试阶段,正在做行业统计和信息共享等业务测试。

值得注意的是,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近日也表示,央行作为互联网金融监管的牵头部门,将强化互联网金融行业监测统计,现已设计了一整套互联网金融的统计框架和统计方法,并“将与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共同推动和开展这项工作”。

以P2P网贷为例,统计监测指标很多:“不仅统计资金出借方情况,还统计资金借款方情况;不仅监测交易总量,还监测交易明细,同时还监测平台公司的信息披露情况。重点统计内容是平台借贷的利率情况、期限情况、逾期和违约情况、贷款集中度情况、客户资金第三方存管情况等与风险关联度较高的指标。”

整合金融信息 建设“超级金融数据库”

对快速发展的互联网金融而言,这当然是好事,但还远远不够。笔者建议,应由央行主导,建设中国统一的“超级金融数据库”,整合现有的互联网金融行业数据、央行征信数据和反洗钱数据,甚至蚂蚁金服的“老赖”互联网惩戒数据等。

笔者认为,建设统一的“超级金融数据库”,依现有的计算机数据处理能力、大数据处理能力和云计算能力,技术上完全没有问题。而这个超级数据库一旦建成,将大大提高互联网金融运行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互联网金融监管也将事半功倍。

从实施策略看,可分两个方面:一是整合互联网金融数据库:利用互联网信息处理的优势,把现有P2P网贷所有借款人数据、第三方支付所有支付信息、互联网众筹的所有筹资人数据,整合成“三合一”的互联网金融数据库;二是把央行征信数据库、反洗钱数据库与上述互联网金融数据库整合,甚至还可加上蚂蚁金融的互联网信用惩戒数据,建设统一的“超级金融数据库”。

互联网的优势就是信息沟通、信息整合和信息处理。笔者早年曾在央行直属机构工作多年,参与央行反洗钱数据库搭建和央行征信中心数据库建设,后在商业银行工作多年,相信通过这个金融数据和信息的有效整合和分析,有助于互联网金融活动有效、全面的监管,也将大大提高整个金融体系的安全性。

整合反洗钱数据 抑制“自融风险”

笔者认为,如果能把央行现有的反洗钱数据与互联网金融机构的数据整合,就能有效防范P2P网贷平台等机构的“自融”问题,并有效防控平台“跑路”风险。

根据中国现行《反洗钱法》和《金融机构大额交易和可疑交易报告管理办法》(下称“办法”),凡是单日累计现金交易20万元或1万美元、企业转账500万元或20万美元、涉及自然人转账50万元或10万美元、跨境1万美元以上交易,金融机构都要向央行反洗钱监测分析中心报送。

同时,对于未达到上述标准的可疑交易,金融机构也要向央行反洗钱中心报送。应该说,凡具有社会影响力和严重危害性的互联网金融资金流动都会在反洗钱数据库中查到。如能接通央行反洗钱数据,互联网金融活动的监管并非难事。

理想状态下,只要监管者要求与P2P网贷平台合作的第三方支付公司严格报送支付过程中的借款人、投资人信息,相关联银行账户信息及金融交易信息,通过与央行反洗钱数据整合,采用一些“自融交易画像”,对可疑资金实施3次以上深度挖掘、跟踪,就能查知互联网金融平台的“自融”行为。同时,有效利用反洗钱分析技术,还能防范互联网金融企业违背监管要求的资金划转和资金归集等。

毕竟,无论各类资金怎么划转,最终都要流入金融机构,才能实现财富占有和使用的目的。业内人士都清楚,互联网金融平台“跑路”,主要原因有二:要么是平台“自融”资金,解决关联企业资金问题,要么通过“自融”,用于平台自身的运营。这是互联网金融行业最主要的问题,通过接入反洗钱数据库,就能有效解决。

整合征信数据 阻断“老赖”网络融资

长期以来,“老赖”们为了借钱,可谓“机关算尽”,比如在同一金融机构内部,通过不同授信审批通道而搞授信试错;更不用说,在互联网发达的今天,利用互联网金融通道进行多企业授信试错。

如果能够把互联网金融数据与征信数据整合,一方面会增加央行征信中心数据量,另一方面可以建立大数据模型,及时、迅速地发现那些对信用等级不高人群或企业发放贷款较多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并要求其整改。

如果现有的互联网金融平台能接入央行征信中心,互联网金融平台的借款人信息也进入央行征信数据库,必将大幅降低互联网金融企业因风控能力不足而导致经营失败或倒闭的概率,有效防范互联网金融风险。

需要注意的是,按银监会“P2P网贷监管办法”征求意见稿,相关方面将建立网络借贷“中央数据库”。根据现有监管分工,证监会监管互联网众筹和互联网基金、保监会监管互联网保险、各地政府金融办具体监管各类互联网金融机构。

这些监管活动都需要收集和分析行业数据,都可能会建立行业数据库。为了提高金融数据的使用率、降低数据库建设成本,建议不要各自分别建立数据库,而是建立统一的、单一的金融数据库。这将也符合互联网技术的发展方向。

整合社会信用平台 实施网络信用惩戒

对“老赖”缺乏有效的惩戒,是中国信用环境差的重要原因。2015年,最高法院开始采用多种手段,惩戒“老赖”(即“失信被执行人”),包括限制购买机票、出国旅游,限制购买火车一等座和卧铺等;同时,蚂蚁金融获最高法院授权,利用互联网技术,惩戒“老赖”,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既然互联网信用惩戒已取得明显成效,那就不应该局限在蚂蚁金服一家公司,建议把这种失信惩戒范围逐渐扩大。同时,让所有的互联网金融企业乃至金融机构共享该惩戒机制,降低不良资产处置的社会成本,降低金融服务的社会成本。

为实现这个目标,建议由中国人民银行牵头,会同相关监管部门,建立全方位的“老赖”惩戒机制,避免现在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多头建设、人为分割”的被动局面,提高社会金融服务的效率、降低金融服务的成本。

相关阅读:

网贷之家专栏作者傅睿侃表示,P2P监管细则针对网贷中介机构的退出机制首次做了具体规定。以下四条构成了网贷中介机构的善后处理,也是为了减少过去几年因“跑路”而造成的恶劣社会影响。

1、经备案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拟终止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服务的,应当在终止业务前5个工作日内书面告知地方金融监管部门,并办理备案注销。

2、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承担客观、真实、全面、及时进行信息披露的责任,不承担借贷违约风险。

3、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因解散、被依法撤销或宣告破产而终止的,应当在解散、被撤销或破产前,妥善处理已撮合存续的借贷业务,清算事宜按照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办理。

4、破产隔离,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清算时,出借人与借款人的资金分别属于出借人与借款人,不列入清算财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