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mer Luckey畅谈Oculus Rift项目的Kickstarter集资经历

未央网 译者: Array

本月早些时候,Oculus创始人Palmer Luckey在一次采访中畅谈了他在Kickstarter上的众筹经历和职业决策。

此次访问中,Luckey谈到他的职业选择从来不是由薪资水平决定的:

“所有人都会说,这听起来有些冠冕堂皇,但我的职业规划真的与金钱无关。我学习科技新闻不是为了钱,在虚拟现实(VR)领域发展事业也不是为了钱。当我还在学习科技新闻时,我有了创办Oculus的想法,认为自己就是要离开学校,小休一下。这在当时看似一条很冒险的路,感觉就像‘我的科技新闻学位是拿不到了。我真地要为了这奇怪的VR放弃科技新闻事业吗?’听起来十分有趣,所以我决定要做这件事。”

Luckey同时就Oculus在Kickstarter的众筹项目进行了深入的解释:

“相比发货,推出预定是比较简单的。但是这给我的可不是‘如是重负’的感觉。在现实生活中,接受预定就意味着你对客户做出了实际的、有效的承诺:何时出货?货量为多少?这时候你就不能在何时做与何时出货之间犹疑不决了。所以在Kickstarter平台集资成功于我而言绝对不是如释重负。”

Luckey还就这项工程受到的批评谈了谈感想:

“人们对于我们传播价格信息的方式保有正当的评判权利,但是围绕着产品成本进行价格评判就不那么正当了。当然,人们对此有担忧是合乎情理的。当他们说‘这不会成为主流’时,我可以说,对于非游戏玩家而言,包括电脑在内的所有成本仍然会到1400至1500美元,所以我们把耳机成本从599降至499美元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影响。但是一天下来,许多人已经有了可兼容的图形卡,于他们而言,耳机的花费就是唯一的成本。所以站在他们的角度来看,我可以理解他们想表达的含义。”

他还说道:

“我们正在努力向高端靠近,尽可能把产品做到最好!我们同时也在致力于Gear VR的研发,这款价值99美元的产品可为数以千万计持有三星手机的用户使用。事实上,这些都是我和Oculus同事们的决定,因为我们认为长远来看,这就是最好的决定。我们并没有放弃游戏领域,没有拒绝高端,也没有杜绝低端。因为当每个人的所想所求不一样时,要满足所有群体的需求就实在是很困难了。”

本月早些时候,Oculus创始人Palmer Luckey在一次采访中畅谈了他在Kickstarter上的众筹经历和职业决策。

此次访问中,Luckey谈到他的职业选择从来不是由薪资水平决定的:

“所有人都会说,这听起来有些冠冕堂皇,但我的职业规划真的与金钱无关。我学习科技新闻不是为了钱,在虚拟现实(VR)领域发展事业也不是为了钱。当我还在学习科技新闻时,我有了创办Oculus的想法,认为自己就是要离开学校,小休一下。这在当时看似一条很冒险的路,感觉就像‘我的科技新闻学位是拿不到了。我真地要为了这奇怪的VR放弃科技新闻事业吗?’听起来十分有趣,所以我决定要做这件事。”

Luckey同时就Oculus在Kickstarter的众筹项目进行了深入的解释:

“相比发货,推出预定是比较简单的。但是这给我的可不是‘如是重负’的感觉。在现实生活中,接受预定就意味着你对客户做出了实际的、有效的承诺:何时出货?货量为多少?这时候你就不能在何时做与何时出货之间犹疑不决了。所以在Kickstarter平台集资成功于我而言绝对不是如释重负。”

Luckey还就这项工程受到的批评谈了谈感想:

“人们对于我们传播价格信息的方式保有正当的评判权利,但是围绕着产品成本进行价格评判就不那么正当了。当然,人们对此有担忧是合乎情理的。当他们说‘这不会成为主流’时,我可以说,对于非游戏玩家而言,包括电脑在内的所有成本仍然会到1400至1500美元,所以我们把耳机成本从599降至499美元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影响。但是一天下来,许多人已经有了可兼容的图形卡,于他们而言,耳机的花费就是唯一的成本。所以站在他们的角度来看,我可以理解他们想表达的含义。”

他还说道:

“我们正在努力向高端靠近,尽可能把产品做到最好!我们同时也在致力于Gear VR的研发,这款价值99美元的产品可为数以千万计持有三星手机的用户使用。事实上,这些都是我和Oculus同事们的决定,因为我们认为长远来看,这就是最好的决定。我们并没有放弃游戏领域,没有拒绝高端,也没有杜绝低端。因为当每个人的所想所求不一样时,要满足所有群体的需求就实在是很困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