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ferWise创始人现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

未央网 作者: Jill Treanor 译者: Array

Taavet Hinrikus从来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人。他曾经开创了首个网络电话服务商Skype,并就此引领通讯方式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现在,作为在线转账服务TransferWise的一员,Hinrikus又想要改变人们在全球范围内转账汇款的方式。

这周他将带着他的使命前往达沃斯,在这个瑞士滑雪胜地,商业领袖、政客和社会名流齐聚一堂,共同探讨全球热点话题。Hinrikus是新达沃斯人的典型代表:对“第四次工业革命”了如指掌。而新科技以及机器人的影响也将成为此次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年会的主题。

曾经只是在达沃斯滑雪的Hinrikus,此次手持世界经济论坛的热门门票。他表示,像他一样的数字革命者正尽其所能“利用科技改变世界,利用科技创造更好的服务,利用科技创造更好的世界。世界需要变革,变革就在我们身边。就像车辆取代了马匹,微机打败了大型主机。”

互联网的出现加速了变革的数量和进程。2003年在爱沙尼亚创建的Skype彻底改变了曾经需要接线员才能完成的电话通讯行业。同时深受数字变革影响的行业还有音乐行业和交通业。注册Spotify,人们就能随心所欲听音乐,不需要再跑去HMV去买一张塑料碟片。而Uber和Hailo也对传统交通业产生巨大冲击。

数字变革的下一个目标就是金融业。P2P借贷挑战了银行传统商业模式,而金融科技企业正在通过建立手机银行来削弱传统银行的核心经常账户市场。Hinrikus认为传统金融业不再处于不可动摇的地位。

“现在已经不是用金碧辉煌的大楼就可以骗取消费者信任的时代了,”他说。金融危机使人们彻底认识到所谓银行不过是在创造利益,满足贪婪的银行家的需求。

英国政府试图将伦敦打造成世界金融创新中心。此举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吸引海外投资人,同时也是为了给由四大银行主导的市场引入竞争。

即使有三分之二的员工都在爱沙尼亚,Hinrikus还是把伦敦选作最佳经营地。“在伦敦,不管是去新加坡还是去旧金山都只需要12小时。在伦敦,金融和科技完美碰撞。纽约是金融中心但科技并不发达,旧金山则恰好相反。”

他认为自从1991年苏联解体之后,爱沙尼亚逐渐培养了一种自力更生的精神。“在爱沙尼亚,没有人不会修自己的汽车引擎,”他说。

TransferWise成立于2011年。在一年前由硅谷风投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支持完成的融资中,该公司获得了高达10亿美元的估值。Marc Andreessen负责开发网页浏览器。Richard Branson爵士和美国花旗银行前首席执行官Vikram Pandit也是该公司背后的大佬级人物。作为一个科技创业公司却坐拥10亿美元的估值,一枝独秀的TransferWise也引来一些争议。

公司的简式财务报表显示,2014财年损失达1400万英镑。

公司官网讲述了Hinrikus和Kristo Käärmann创建公司的过程:“Taavet住在伦敦,在爱沙尼亚为Skype工作,而工资却是以欧元支付的。Kristo住在伦敦,但是却要在爱沙尼亚用欧元还房贷。于是他们就设计了一个简单的方案。每个月他们都根据路透社提供的市场中间价选择一个合适的汇率。Kristo将英镑存入Taavet的英国账户中,而Taavet则为好友的欧元账户充值。两个人的货币需求都得到了满足,同时避免了银行的隐性收费。”

TransferWise为来自世界各地用户寻找匹配的人员从而完成货币转移。Hinrikus声称他们拥有450个支付通道。其中最常见的就是由英国向西班牙、德国和印度的货币流出。受到金融服务监管局的监管,公司必须服从“了解客户”的原则,从而防止洗钱行为的产生。像索马里这样的被排除在汇款系统之外的国家,成为TransferWise要攻克的难关。

Taavet Hinrikus从来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人。他曾经开创了首个网络电话服务商Skype,并就此引领通讯方式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现在,作为在线转账服务TransferWise的一员,Hinrikus又想要改变人们在全球范围内转账汇款的方式。

这周他将带着他的使命前往达沃斯,在这个瑞士滑雪胜地,商业领袖、政客和社会名流齐聚一堂,共同探讨全球热点话题。Hinrikus是新达沃斯人的典型代表:对“第四次工业革命”了如指掌。而新科技以及机器人的影响也将成为此次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年会的主题。

曾经只是在达沃斯滑雪的Hinrikus,此次手持世界经济论坛的热门门票。他表示,像他一样的数字革命者正尽其所能“利用科技改变世界,利用科技创造更好的服务,利用科技创造更好的世界。世界需要变革,变革就在我们身边。就像车辆取代了马匹,微机打败了大型主机。”

互联网的出现加速了变革的数量和进程。2003年在爱沙尼亚创建的Skype彻底改变了曾经需要接线员才能完成的电话通讯行业。同时深受数字变革影响的行业还有音乐行业和交通业。注册Spotify,人们就能随心所欲听音乐,不需要再跑去HMV去买一张塑料碟片。而Uber和Hailo也对传统交通业产生巨大冲击。

数字变革的下一个目标就是金融业。P2P借贷挑战了银行传统商业模式,而金融科技企业正在通过建立手机银行来削弱传统银行的核心经常账户市场。Hinrikus认为传统金融业不再处于不可动摇的地位。

“现在已经不是用金碧辉煌的大楼就可以骗取消费者信任的时代了,”他说。金融危机使人们彻底认识到所谓银行不过是在创造利益,满足贪婪的银行家的需求。

英国政府试图将伦敦打造成世界金融创新中心。此举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吸引海外投资人,同时也是为了给由四大银行主导的市场引入竞争。

即使有三分之二的员工都在爱沙尼亚,Hinrikus还是把伦敦选作最佳经营地。“在伦敦,不管是去新加坡还是去旧金山都只需要12小时。在伦敦,金融和科技完美碰撞。纽约是金融中心但科技并不发达,旧金山则恰好相反。”

他认为自从1991年苏联解体之后,爱沙尼亚逐渐培养了一种自力更生的精神。“在爱沙尼亚,没有人不会修自己的汽车引擎,”他说。

TransferWise成立于2011年。在一年前由硅谷风投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支持完成的融资中,该公司获得了高达10亿美元的估值。Marc Andreessen负责开发网页浏览器。Richard Branson爵士和美国花旗银行前首席执行官Vikram Pandit也是该公司背后的大佬级人物。作为一个科技创业公司却坐拥10亿美元的估值,一枝独秀的TransferWise也引来一些争议。

公司的简式财务报表显示,2014财年损失达1400万英镑。

公司官网讲述了Hinrikus和Kristo Käärmann创建公司的过程:“Taavet住在伦敦,在爱沙尼亚为Skype工作,而工资却是以欧元支付的。Kristo住在伦敦,但是却要在爱沙尼亚用欧元还房贷。于是他们就设计了一个简单的方案。每个月他们都根据路透社提供的市场中间价选择一个合适的汇率。Kristo将英镑存入Taavet的英国账户中,而Taavet则为好友的欧元账户充值。两个人的货币需求都得到了满足,同时避免了银行的隐性收费。”

TransferWise为来自世界各地用户寻找匹配的人员从而完成货币转移。Hinrikus声称他们拥有450个支付通道。其中最常见的就是由英国向西班牙、德国和印度的货币流出。受到金融服务监管局的监管,公司必须服从“了解客户”的原则,从而防止洗钱行为的产生。像索马里这样的被排除在汇款系统之外的国家,成为TransferWise要攻克的难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