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体智慧”在退股过程中到底能发挥多大作用?

未央网 作者: Ryan Weeks 译者: Array

股权众筹最终实现成功退股到底意味着什么,或者说到底有什么价值?今天,我们就以德国柏林的Companisto平台为例进行一下分析。Companisto是德国股权众筹领域的一个领先平台。除了Companisto,全世界没有哪个众筹平台拥有两次成功退股的案例

从2012年6月到2012年9月,446位投资者向Companisto平台募资运动投资了10万欧元。募捐者是谁?都是Companisto平台自己的投资人。约两年后的2014年11月,这些投资者突然面对增加一倍的投资价值的选择。一家名为Lake of Constance Ventures GmbH的机构,提出以20万欧元购买所有Companisto平台投资者手中的股份。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如果75%的投资者对于销售投了赞成票,这一报价就算通过了。

在这样一个非常渴望投资回报的产业,对于大部分刚起步的股权众筹投资来说,即便是小额回报也并不十分常见。所以你可能觉得Companisto的投资者会抓住这个机会退出股份。不过事实并非如此。那些参与了投票(73.18%)的投资者中,有68.11%拒绝了这一报价,还是选择继续持有Companisto的股份。

但是,这并不是Companisto实现股权众筹退股的唯一一次机会。混合茶生产商“5杯和一些糖”在2013年6月,通过Companisto向742位私人投资者众筹了30万欧元。不到2年,该公司选择在去年3月对这742位投资者的股权进行赎回,具体价格为43.6万欧元。这个价格相当于45%的投资回报。不过还是按照规定来,也就是说只有这742投资者种至少有75%的人赞成接受,这次的股权回购才能生效。93.79%的投资者使用了他们的投票权,而这些投票者中的98.41%选择了以45%的投资回报离开。

两个股权退出案例都预示了这个行业未来的巨大前景。

这些Companisto案例研究有可能成为衡量所谓“群体智慧”的试金石。我认为未来的股权回购应该不只是单纯设计股权众筹中的股份。

就拿最近E-汽车俱乐部销售(E-Car Club)为例。 E-汽车俱乐部通过Crowdcube平台,在2013年从63投资者中筹集了10万英镑。该业务目前已经被Europcar收购,具体金额不详。E-Car Club也成为了Crowdcube的第一个退股案例。但是对于决定Europcar公司的收购要约是否会被接受这一问题上,Crowdcube的投资者有多少发言权呢?

E-Car Club在Crowdcube 上的原有的平均投资规模是1500英镑 。那些投资了1.5万英镑或更多的股东得到的A股,而那些投资少的绝大多数股东得到的是B股。在公司收购进程中,Europcar将有更可能买下了现有的E-Car Club管理团队手中的股份,或许一些外部投资者和Crowdcube的投资者也参与了收购进程。在谈判过程中,这些B股股东的声音将很可能被忽略。

但是在这两个由Companisto平台保护的潜在退股案例中,该平台的投资者对于是否退出他们的投资(或卖出他们的股份)有完全的把控力。我们将密切关注Companisto和5 CUPS,因为他们将为我们证明(或否认)“群体智慧”的力量做出最好的例证。

股权众筹最终实现成功退股到底意味着什么,或者说到底有什么价值?今天,我们就以德国柏林的Companisto平台为例进行一下分析。Companisto是德国股权众筹领域的一个领先平台。除了Companisto,全世界没有哪个众筹平台拥有两次成功退股的案例

从2012年6月到2012年9月,446位投资者向Companisto平台募资运动投资了10万欧元。募捐者是谁?都是Companisto平台自己的投资人。约两年后的2014年11月,这些投资者突然面对增加一倍的投资价值的选择。一家名为Lake of Constance Ventures GmbH的机构,提出以20万欧元购买所有Companisto平台投资者手中的股份。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如果75%的投资者对于销售投了赞成票,这一报价就算通过了。

在这样一个非常渴望投资回报的产业,对于大部分刚起步的股权众筹投资来说,即便是小额回报也并不十分常见。所以你可能觉得Companisto的投资者会抓住这个机会退出股份。不过事实并非如此。那些参与了投票(73.18%)的投资者中,有68.11%拒绝了这一报价,还是选择继续持有Companisto的股份。

但是,这并不是Companisto实现股权众筹退股的唯一一次机会。混合茶生产商“5杯和一些糖”在2013年6月,通过Companisto向742位私人投资者众筹了30万欧元。不到2年,该公司选择在去年3月对这742位投资者的股权进行赎回,具体价格为43.6万欧元。这个价格相当于45%的投资回报。不过还是按照规定来,也就是说只有这742投资者种至少有75%的人赞成接受,这次的股权回购才能生效。93.79%的投资者使用了他们的投票权,而这些投票者中的98.41%选择了以45%的投资回报离开。

两个股权退出案例都预示了这个行业未来的巨大前景。

这些Companisto案例研究有可能成为衡量所谓“群体智慧”的试金石。我认为未来的股权回购应该不只是单纯设计股权众筹中的股份。

就拿最近E-汽车俱乐部销售(E-Car Club)为例。 E-汽车俱乐部通过Crowdcube平台,在2013年从63投资者中筹集了10万英镑。该业务目前已经被Europcar收购,具体金额不详。E-Car Club也成为了Crowdcube的第一个退股案例。但是对于决定Europcar公司的收购要约是否会被接受这一问题上,Crowdcube的投资者有多少发言权呢?

E-Car Club在Crowdcube 上的原有的平均投资规模是1500英镑 。那些投资了1.5万英镑或更多的股东得到的A股,而那些投资少的绝大多数股东得到的是B股。在公司收购进程中,Europcar将有更可能买下了现有的E-Car Club管理团队手中的股份,或许一些外部投资者和Crowdcube的投资者也参与了收购进程。在谈判过程中,这些B股股东的声音将很可能被忽略。

但是在这两个由Companisto平台保护的潜在退股案例中,该平台的投资者对于是否退出他们的投资(或卖出他们的股份)有完全的把控力。我们将密切关注Companisto和5 CUPS,因为他们将为我们证明(或否认)“群体智慧”的力量做出最好的例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