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监管意见征集已满月 三大问题待解

未央网 作者: 佚名

27日,《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已满一个月,这期间引起社会普遍关注。业内人士提出,网贷平台监管“红线”等内容需要更明晰,并建议完善退出机制。

不得混业经营 已存在的怎么办

随着多项监管政策陆续出台,野蛮生长的互联网金融行业正迎来全面监管时代,尤其是2015年年底网贷平台监管细则征求意见,让不少P2P企业看到了网贷行业健康发展的前景。

“如果P2P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信息中介,而是信用中介,问题会越来越大,逐渐演变成不受监管的银行。”中央财经大学教授郭华告诉记者,为加强监管,银监会将原先的4条“红线”增设至12条,但监管细则中的一些条款有模糊地带,需要明确。

人人贷董事长杨一夫表示:“目前监管细则仍有不明确之处,比如提出不得混业经营,但到底是什么样的形式、结构算混业没有明确;又比如提出不能发售银行理财、券商资管、基金、保险或信托产品,但并未明确如何解决已存在的此类问题。”

目前,不少网贷平台都有代销类业务,扩大经营业务范围。相关人士透露,监管部门已经注意到一些P2P公司正向综合理财平台转型,或将对网贷平台代销金融产品进行梳理,要求其获得相应的代销牌照,逐渐规范此类平台健康发展。

资金必须存管 但银行还没有明确标准

征求意见稿提出,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应当实行自身资金与出借人和借款人资金的隔离管理,选择符合条件的银行业金融机构作为资金存管机构。北京市网贷协会秘书长郭大刚表示:“网贷平台不能碰出借人和借款人的钱,一旦形成资金池,就会有卷款跑路的风险,而银行存管能够起到有效的隔离作用。”

但目前,银行对于P2P企业的资金存管业务进展缓慢。尽管目前中信银行、民生银行、浦发银行等十余家银行都在积极探索P2P资金存管业务,但真正开展存管业务的并不多。网信理财董事长李焕香介绍,目前银行对于P2P存管业务依旧没有明确标准,有的银行门槛制定相对较高。

专家认为,尽管银行为出借人开立账户会提升成本,但网贷平台能为银行带来更多客户和动辄十几亿元的沉淀资金,这对银行来说是不小的诱惑。随着网贷行业走上健康发展之路,会有越来越多的银行推进存管业务。

不能让P2P平台“一跑了之”

征求意见期间,不少专家和业内人士提出,应进一步完善网贷平台的退出机制。“网络借贷涉众性很强,不少出借人不具有专业技能,抗风险能力较低,一旦发生风险不妥善处理,容易转换为社会问题。”郭大刚说。

专家表示,一个平台可能有众多项目、跨多个地区、涉及成千上万投资人,一旦问题平台破产,如何保护广大投资人的利益、投资人如何追索,都是需要进一步明确的问题。

杨一夫建议,比如可让问题平台停止新业务,允许团队维持低成本运营,逐步收回债权,将出借人损失降低到最小。“网络借贷行业应该有一个合理的退出机制,不要给P2P企业只有卷款跑路一个选择。”

银行理财产品

年报出炉

去年平均收益率下跌近0.9个百分点

2015年银行理财产品“年报”出炉,相关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银行理财产品发行量仅较2014年微增0.8%,而平均预期收益率呈下跌趋势,年初到年尾,下跌近0.9个百分点。市场人士认为,2016年银行理财收益会进一步下行,其中人民币理财产品的平均预期收益率或重回“3时代”。

从发行量上看,据银率网数据库统计,2015年,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的理财产品发行数量急剧萎缩,而以农商行和城商行为代表的区域性商业银行的理财产品发行数量继续增长。分析认为,银行理财因缺少资产项目而压缩发行数量和规模,2015年银行理财产品的发行量已大概率见顶。

从收益上看,2015年人民币非结构性理财产品平均预期收益率为4.88%,平均投资期限为124天。跌幅较2014年更大,尤其是2015年6月份至年底,下跌超0.7个百分点,12月份止跌企稳,主要与年末因素有关,但难以持续。

不过综合来看,虽然2015年的收益水平持续下行,但平均预期收益率对比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的下降幅度,总体表现依然较好。分析认为,2016年理财产品收益下行趋势不变,平均收益或重回3时代。

“对于2016年来说,投资者首先要提高风险防范意识,主动降低收益预期。”银率网分析师闫自杰指出,产品选择上可重点关注股份制银行和大型城商行的非结构性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