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ano的失败是经验是教训,绝不是众筹滑铁卢

未央网 作者: Barry James 译者: Array

最新一期Juniper的报告表示,Zano无人机的失败,标志着从Kickstarter回报式众筹到股权(或混合式)的转折。然而考虑到监管成本和其他问题,这种预测还是太不成熟了。尽管Zano无人机失败了,但回报式众筹的规模却有增无减。

哪怕创新和创业存在高不确定性和高风险,股票市场依然每况愈下。为什么没人对此表示关注,更别说媒体了。但是对于众筹,人们以及媒体却持完成不同的态度。一旦有项目失败他们就抓着不放,好像众筹行业要完蛋了一样。然而当众筹依然不断地发展的时候,他们就只会露出惊讶的表情。

创新就意味着不确定和高风险,创业也一样。众筹融资的表现已经可以算作是一个奇迹了—一项对Kickstarter的研究表明其项目产品成功率高达91%。这已经是很好的业绩了。人们想要无风险的完美存在无异于白日做梦。

Kickstarter雇佣了调查记者Mike Harris来调查Zano失败背后的原因。今天Mike发布了其调查报告。他记录了Zano从开始到失败的全过程。Zano曾经获得了近12000位投资人的支持,融得230万英镑,而最后的结果却是几乎没有人拿到他们的Zano无人机。Zano团队不断地尝试却不断地失败,最终也没能成功完成项目。

他认为“所有的众筹平台都需要重新考虑如何对待涉及复杂硬件的项目,或者是过度融资的项目。他希望众筹平台可以引入导师制度,导师可为像Zano这种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没法按计划走下去的项目提供建议。同时,他还希望Kickstarter可以更加明确地告知投资人他们所承担的风险,并且承担起在项目融资前便对其进行筛选的责任。

对,也不对。

Mike的一些建议会增加前期成本和市场摩擦,从而打破现有的模式。这些建议听起来是不错,但是,就拿导师制度来说,作为众筹平台要如何选择,审查,并最终将导师分配给不同的项目呢?这些建议的可行性并不强。

更严格的监管也并非完全不可行,但监管难度之高已可预见。更严格的监管也意味着费用和摩擦的增加。

但这并不意味着众筹项目没有学习和改进的空间。Zano通过预售产品筹集了数额巨大的资本,远远超出了其原始目标。这也成为其成功路上的阻碍。

要想限制融资金额,项目的不确定性以及项目失败造成的损失,有很多不同的方法可行。例如:

众筹平台对于像Uber一样的成功项目设置融资上限。比如,当其融资额度达到其初始目标的20倍时就关闭项目,以避免对项目团队产生不必要的压力。(当然众筹平台很可能不愿意这么做,因为这样会减少其主要项目的收益。)

大的成功的项目不仅给众筹平台带来收益,同时也能为为他们创造辉煌的历史。这时平台就应该承担起监督或者风险评估的责任,如果项目团队确实希望继续融资,那平台至少应该确保团队是理智的。
当然也可以有其他方法。众筹企业家们非常善于适应环境做出改变,对此我毫不怀疑。相信Kickstarter也能迅速适应。

我们寻求风险和失败的损失最小化固然是正确的选择,但也无需太过谨慎。众筹已经向世人证明了其可行性和成功,尤其是在支持创业者和创新行为上。

Mike在其报告中建议说“如果我们想要在银行和风投之外有其他的资本来源支持高风险的科技创业企业,那我们就需要接受Zano、Pebbles和Oculus Rifts的失败。”

至少有一件事是确定的:创新永远意味着不确定和高风险。不要忘了:尽管Zano的支持者们没能拿到他们的无人机,但众筹本身确实在分散风险方面行之有效。众筹将风险分散给了愿意用其可支配收入为项目做出一点贡献,并愿意承担风险的人。

我们应当不断地学习,不断地进步。但也不能因此畏首畏尾,丢掉宏图大志。

最新一期Juniper的报告表示,Zano无人机的失败,标志着从Kickstarter回报式众筹到股权(或混合式)的转折。然而考虑到监管成本和其他问题,这种预测还是太不成熟了。尽管Zano无人机失败了,但回报式众筹的规模却有增无减。

哪怕创新和创业存在高不确定性和高风险,股票市场依然每况愈下。为什么没人对此表示关注,更别说媒体了。但是对于众筹,人们以及媒体却持完成不同的态度。一旦有项目失败他们就抓着不放,好像众筹行业要完蛋了一样。然而当众筹依然不断地发展的时候,他们就只会露出惊讶的表情。

创新就意味着不确定和高风险,创业也一样。众筹融资的表现已经可以算作是一个奇迹了—一项对Kickstarter的研究表明其项目产品成功率高达91%。这已经是很好的业绩了。人们想要无风险的完美存在无异于白日做梦。

Kickstarter雇佣了调查记者Mike Harris来调查Zano失败背后的原因。今天Mike发布了其调查报告。他记录了Zano从开始到失败的全过程。Zano曾经获得了近12000位投资人的支持,融得230万英镑,而最后的结果却是几乎没有人拿到他们的Zano无人机。Zano团队不断地尝试却不断地失败,最终也没能成功完成项目。

他认为“所有的众筹平台都需要重新考虑如何对待涉及复杂硬件的项目,或者是过度融资的项目。他希望众筹平台可以引入导师制度,导师可为像Zano这种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没法按计划走下去的项目提供建议。同时,他还希望Kickstarter可以更加明确地告知投资人他们所承担的风险,并且承担起在项目融资前便对其进行筛选的责任。

对,也不对。

Mike的一些建议会增加前期成本和市场摩擦,从而打破现有的模式。这些建议听起来是不错,但是,就拿导师制度来说,作为众筹平台要如何选择,审查,并最终将导师分配给不同的项目呢?这些建议的可行性并不强。

更严格的监管也并非完全不可行,但监管难度之高已可预见。更严格的监管也意味着费用和摩擦的增加。

但这并不意味着众筹项目没有学习和改进的空间。Zano通过预售产品筹集了数额巨大的资本,远远超出了其原始目标。这也成为其成功路上的阻碍。

要想限制融资金额,项目的不确定性以及项目失败造成的损失,有很多不同的方法可行。例如:

众筹平台对于像Uber一样的成功项目设置融资上限。比如,当其融资额度达到其初始目标的20倍时就关闭项目,以避免对项目团队产生不必要的压力。(当然众筹平台很可能不愿意这么做,因为这样会减少其主要项目的收益。)

大的成功的项目不仅给众筹平台带来收益,同时也能为为他们创造辉煌的历史。这时平台就应该承担起监督或者风险评估的责任,如果项目团队确实希望继续融资,那平台至少应该确保团队是理智的。
当然也可以有其他方法。众筹企业家们非常善于适应环境做出改变,对此我毫不怀疑。相信Kickstarter也能迅速适应。

我们寻求风险和失败的损失最小化固然是正确的选择,但也无需太过谨慎。众筹已经向世人证明了其可行性和成功,尤其是在支持创业者和创新行为上。

Mike在其报告中建议说“如果我们想要在银行和风投之外有其他的资本来源支持高风险的科技创业企业,那我们就需要接受Zano、Pebbles和Oculus Rifts的失败。”

至少有一件事是确定的:创新永远意味着不确定和高风险。不要忘了:尽管Zano的支持者们没能拿到他们的无人机,但众筹本身确实在分散风险方面行之有效。众筹将风险分散给了愿意用其可支配收入为项目做出一点贡献,并愿意承担风险的人。

我们应当不断地学习,不断地进步。但也不能因此畏首畏尾,丢掉宏图大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