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金融科技企业盯上了中国市场

未央网 作者: Beverley Head 译者: Array

矿山和农场已经过时了,金融技术才是澳大利亚未来所在,因此澳洲政府计划向本国金融科技行业进行注资,加速澳大利亚公司在亚洲的发展。

澳大利亚财务部长Scott Morrison认为金融科技是推动澳大利亚经济方面生产力的最佳机会之一,它可以在很多领域释放活力。

金融服务已经是澳大利亚最大的经济部门,政府希望确保金融科技支撑未来发展,规避国际干扰。

同时,政府计划把澳大利亚建设成区域性金融科技中心。其实,澳大利亚政府二十年前就可以开始了这项规划。

在最近的一次访问上海参加G20财长会议时,Morrison宣布,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将为悉尼金融科技中心Stone&Chalk的“亚洲行动计划”提供15万美元的支持,以期吸引更多对澳投资。

澳大利亚大部分的金融科技创新都集中在悉尼。比如,Stone&Chalk目前共计就有56个创业企业。此外,Tyro金融科技中心也位于这个城市。

众筹平台VentureCrowd与P2P平台Society One也都来自悉尼,而位列澳洲政府金融科技咨询小组的CommonWealth和Westpac两大银行同样是从这里起家的。

澳洲政府于去年12月启动了一项总价值高达11亿美元的创新和科学议程,而今年2月又举行了第一次内阁级委员会会议。尤其值得关注的是,这是总理MalcolmTurnbull主动倡导的。

议事日程包括讨论税收优惠以鼓励天使投资者支持创新创业企业,改变企业家阶层的签证计划。

新金融科技专家咨询小组由Stone&Chalk的主席和Westpac银行的董事CraigDunn主导,旨在为政府部门负责人了解周围新兴金融服务(包括众筹、p2p借贷、移动支付、电子货币和人工智能)提供建设性意见。

此外澳洲政府还宣布,上海将会是澳大利亚首选的合作目的地——澳大利亚企业家可以获得关于当地市场的建议、建立与其他公司和潜在合作伙伴的关系网络、在国际市场获得立足之地的物理位置。此外,特拉维夫和旧金山也同样入选了合作目的地列表。

澳大利亚政府表示,中国是一个有6.18亿互联网用户和3亿网上购物者的巨大市场。不过,Digital Jungle首席执行官Matthew McDougall也警告说,这不是一个同质市场,例如上海市场和北京市场的营销方式就有所区别,相关企业必须对此进行深入了解。(Digital Jungle与热衷于销售给中国市场或中国侨民的组织打交道。)

McDougall表示,大多数西方企业认为中国是一刀切,但其实中国有56个不同省份,而且西方常用的营销渠道,如Facebook,Twitter和YouTube在中国都无法正常使用。同时,企业需要有”移动先行”的发展策略,因为86%的互联网在中国起源于在移动设备上,而且不一定和广泛应用在西方的一样。此外,澳大利亚金融科技企业还要做好准备和传统技术进行市场争夺,因为目前有6亿中国社交网络微信的用户中已经有91%的人将自己的账户绑定了信用卡。

矿山和农场已经过时了,金融技术才是澳大利亚未来所在,因此澳洲政府计划向本国金融科技行业进行注资,加速澳大利亚公司在亚洲的发展。

澳大利亚财务部长Scott Morrison认为金融科技是推动澳大利亚经济方面生产力的最佳机会之一,它可以在很多领域释放活力。

金融服务已经是澳大利亚最大的经济部门,政府希望确保金融科技支撑未来发展,规避国际干扰。

同时,政府计划把澳大利亚建设成区域性金融科技中心。其实,澳大利亚政府二十年前就可以开始了这项规划。

在最近的一次访问上海参加G20财长会议时,Morrison宣布,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将为悉尼金融科技中心Stone&Chalk的“亚洲行动计划”提供15万美元的支持,以期吸引更多对澳投资。

澳大利亚大部分的金融科技创新都集中在悉尼。比如,Stone&Chalk目前共计就有56个创业企业。此外,Tyro金融科技中心也位于这个城市。

众筹平台VentureCrowd与P2P平台Society One也都来自悉尼,而位列澳洲政府金融科技咨询小组的CommonWealth和Westpac两大银行同样是从这里起家的。

澳洲政府于去年12月启动了一项总价值高达11亿美元的创新和科学议程,而今年2月又举行了第一次内阁级委员会会议。尤其值得关注的是,这是总理MalcolmTurnbull主动倡导的。

议事日程包括讨论税收优惠以鼓励天使投资者支持创新创业企业,改变企业家阶层的签证计划。

新金融科技专家咨询小组由Stone&Chalk的主席和Westpac银行的董事CraigDunn主导,旨在为政府部门负责人了解周围新兴金融服务(包括众筹、p2p借贷、移动支付、电子货币和人工智能)提供建设性意见。

此外澳洲政府还宣布,上海将会是澳大利亚首选的合作目的地——澳大利亚企业家可以获得关于当地市场的建议、建立与其他公司和潜在合作伙伴的关系网络、在国际市场获得立足之地的物理位置。此外,特拉维夫和旧金山也同样入选了合作目的地列表。

澳大利亚政府表示,中国是一个有6.18亿互联网用户和3亿网上购物者的巨大市场。不过,Digital Jungle首席执行官Matthew McDougall也警告说,这不是一个同质市场,例如上海市场和北京市场的营销方式就有所区别,相关企业必须对此进行深入了解。(Digital Jungle与热衷于销售给中国市场或中国侨民的组织打交道。)

McDougall表示,大多数西方企业认为中国是一刀切,但其实中国有56个不同省份,而且西方常用的营销渠道,如Facebook,Twitter和YouTube在中国都无法正常使用。同时,企业需要有”移动先行”的发展策略,因为86%的互联网在中国起源于在移动设备上,而且不一定和广泛应用在西方的一样。此外,澳大利亚金融科技企业还要做好准备和传统技术进行市场争夺,因为目前有6亿中国社交网络微信的用户中已经有91%的人将自己的账户绑定了信用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