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该为众筹和P2P的“机构化”担忧吗?

未央网 作者: Marc Shoffman 译者: Array

众筹和P2P正在逐渐成为每个人日常金融生活的一部分。个人和小企业都蜂拥向大众,以期获得项目和投资。

但是,大公司、风投基金和养老基金也正试图让这个部门“机构化”,难道这个领域也要进入“大公司时代”了吗?

剑桥大学替代金融研究中心和创新慈善机构Nesta的一份报告显示,英国在线替代金融部门2015年增长了84%,投资、贷款和众筹捐赠总额高达32亿英镑。不过相比于2014年161%的增长幅度,增速明显放缓。

随着众筹和P2P产业的日益成熟,更多主流金融投资者将参与其中。剑桥中心用“机构化”来形容这一领域。

P2P投资信托已经开始出现,银行和养老基金也成为平台的主要投资人。最近在伦敦举办的金融创新会议上,大多数金融科技公司都将目光瞄准银行,而不是消费者。不过随着该部门越来越主流,它的吸引力恐会下降。

这如同父母加入了Facebook。当你的妈妈开始赞你发的状态或者分享你小时候的照片时,这个社交网站似乎就不那么受年轻人喜爱了。Facebook上16至24岁的用户群正不断流失,最近的年度报道指出,Facebook最大的风险就是失去对年轻人群的吸引力。

相似的事情似乎也在众筹和P2P部门上演。

这不是说老年人不收欢迎,事实上,众筹的魅力就是各个年龄段的不同人群均可参与其中。但是一旦大型机构参与,它将失去耀眼的“另类”标签,而这正是众筹得以长期受欢迎的关键。

金融科技会议往往是电脑天才将他们的绝妙APP和软件推销给消费者的时机。但是现在,他们直接推销给银行。

P2P部门已经出台了一系列针对贷款人和借款人的更严格监管条例,这当然是好事。但是,现在越来越多私募基金式的众筹的门槛不断提高,针对的往往是投资额较大的高净值人群,而拒绝小投资者的加入。这个故事似乎并不陌生。

如果产业朝着私募方向发展,像easyProperty、JustPark 和BrewDog等针对小投资人的成功公司是否还会存在?

众筹之所以出现,不正是银行对小投资者关上了大门吗?但是现在,许多众筹平台也对他们关上了大门。

前金融服务管理局主席Lord Adair Tuner最近加入了关于众筹行业未来前景的辩论,并解释了为什么“老一套”应该远离这个部门。

他对BBC记者表示:“5到10年后,P2P行业带来的损失会让银行家看起来像是借款天才。”

公平的说,P2P和众筹最近也有许多失败案例。索赔管理公司Rebus去年在众筹平台Crowdcube众筹81.6万英镑后,本月宣布倒闭。不过和银行的紧急救助金相比,这点金额显得微不足道。

P2P金融协会相关人士表示,他的观点需要证据、监管和针对公司的尽职调查的支持。

在缺乏金融服务补偿计划的保护之下,确实存在着额外的风险。但是总体来说坏账率并不高。作为投资者,你承担的风险越高,回报也就越多。

随着银行的进入,股权众筹的成本将不断提高,回报众筹和捐赠众筹将与其分道扬镳。

捐赠众筹是一种没有回报的众筹,但事实上它却是2015年替代金融领域增长最快的。虽然只有1200万英镑占比,但是增长率达到507%。

回报众筹的回报形式不一定是金钱,这种类型众筹去年的年增长率为62%,总额高达4200万英镑。回报平台现在大受欢迎。例如,四月新成立一个叫做Gifted Deposit的平台,它首次允许用户免费帮助他人偿还抵押贷款,且这个帮助是没有任何资金回报的。

另一个平台Crowdfunder则看好回报众筹和捐赠众筹的快速增长。该平台20%的项目都是由社会组织发起且没有经济回报的。但是其每年为英国的公益组织募集100万英镑。最近,我在Crowdfunder发起了自己的回报众筹项目——为我的爸爸募集资金开设语言治疗课程。他患有帕金森多年,我们希望用公益宣传片记录他的进步,让他战胜自己的语言障碍从而在8月份我姐姐的婚礼上讲话。

我一直借助于朋友、家庭和社会媒体的帮助,现在,我们距离我们的目标只有一半距离了。

我不需要大银行、投资经理和任何商务人士的帮助。帮助我的人没有想过金钱回报,他们只是想帮忙。

 

众筹和P2P正在逐渐成为每个人日常金融生活的一部分。个人和小企业都蜂拥向大众,以期获得项目和投资。

但是,大公司、风投基金和养老基金也正试图让这个部门“机构化”,难道这个领域也要进入“大公司时代”了吗?

剑桥大学替代金融研究中心和创新慈善机构Nesta的一份报告显示,英国在线替代金融部门2015年增长了84%,投资、贷款和众筹捐赠总额高达32亿英镑。不过相比于2014年161%的增长幅度,增速明显放缓。

随着众筹和P2P产业的日益成熟,更多主流金融投资者将参与其中。剑桥中心用“机构化”来形容这一领域。

P2P投资信托已经开始出现,银行和养老基金也成为平台的主要投资人。最近在伦敦举办的金融创新会议上,大多数金融科技公司都将目光瞄准银行,而不是消费者。不过随着该部门越来越主流,它的吸引力恐会下降。

这如同父母加入了Facebook。当你的妈妈开始赞你发的状态或者分享你小时候的照片时,这个社交网站似乎就不那么受年轻人喜爱了。Facebook上16至24岁的用户群正不断流失,最近的年度报道指出,Facebook最大的风险就是失去对年轻人群的吸引力。

相似的事情似乎也在众筹和P2P部门上演。

这不是说老年人不收欢迎,事实上,众筹的魅力就是各个年龄段的不同人群均可参与其中。但是一旦大型机构参与,它将失去耀眼的“另类”标签,而这正是众筹得以长期受欢迎的关键。

金融科技会议往往是电脑天才将他们的绝妙APP和软件推销给消费者的时机。但是现在,他们直接推销给银行。

P2P部门已经出台了一系列针对贷款人和借款人的更严格监管条例,这当然是好事。但是,现在越来越多私募基金式的众筹的门槛不断提高,针对的往往是投资额较大的高净值人群,而拒绝小投资者的加入。这个故事似乎并不陌生。

如果产业朝着私募方向发展,像easyProperty、JustPark 和BrewDog等针对小投资人的成功公司是否还会存在?

众筹之所以出现,不正是银行对小投资者关上了大门吗?但是现在,许多众筹平台也对他们关上了大门。

前金融服务管理局主席Lord Adair Tuner最近加入了关于众筹行业未来前景的辩论,并解释了为什么“老一套”应该远离这个部门。

他对BBC记者表示:“5到10年后,P2P行业带来的损失会让银行家看起来像是借款天才。”

公平的说,P2P和众筹最近也有许多失败案例。索赔管理公司Rebus去年在众筹平台Crowdcube众筹81.6万英镑后,本月宣布倒闭。不过和银行的紧急救助金相比,这点金额显得微不足道。

P2P金融协会相关人士表示,他的观点需要证据、监管和针对公司的尽职调查的支持。

在缺乏金融服务补偿计划的保护之下,确实存在着额外的风险。但是总体来说坏账率并不高。作为投资者,你承担的风险越高,回报也就越多。

随着银行的进入,股权众筹的成本将不断提高,回报众筹和捐赠众筹将与其分道扬镳。

捐赠众筹是一种没有回报的众筹,但事实上它却是2015年替代金融领域增长最快的。虽然只有1200万英镑占比,但是增长率达到507%。

回报众筹的回报形式不一定是金钱,这种类型众筹去年的年增长率为62%,总额高达4200万英镑。回报平台现在大受欢迎。例如,四月新成立一个叫做Gifted Deposit的平台,它首次允许用户免费帮助他人偿还抵押贷款,且这个帮助是没有任何资金回报的。

另一个平台Crowdfunder则看好回报众筹和捐赠众筹的快速增长。该平台20%的项目都是由社会组织发起且没有经济回报的。但是其每年为英国的公益组织募集100万英镑。最近,我在Crowdfunder发起了自己的回报众筹项目——为我的爸爸募集资金开设语言治疗课程。他患有帕金森多年,我们希望用公益宣传片记录他的进步,让他战胜自己的语言障碍从而在8月份我姐姐的婚礼上讲话。

我一直借助于朋友、家庭和社会媒体的帮助,现在,我们距离我们的目标只有一半距离了。

我不需要大银行、投资经理和任何商务人士的帮助。帮助我的人没有想过金钱回报,他们只是想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