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经济:从“我”到“我们”

未央网 作者: 陈斌

共享是一种全新的思维模式。我们曾经强调对事物的拥有和控制,现在以互联网发展为契机,思维改变为“我们”共同使用,整个社会资源得到了更好的利用。这还仅仅是个开始,未来随着大数据的发展,随着信息越来越灵活便利地生产、传输和处理,共享经济会更加深入渗透到各个角落,继而带来企业组织形式、社区居民关系等深刻的变化。

共享经济是闲散资产、碎片时间和互联网技术聚合下结出的美丽果实。正是互联网的飞速发展,极大提高了信息的流通效率、改变了供给方与需求方之间的信息不对称现象,使得个体对于个体的资源提供成为可能。因此,共享经济是互联网时代的直接产物,也是互联网所代表的开放、连接、共享精神的完美体现。

我有一个苹果,我给了你,我就没有苹果了。但我有一个好的想法或者有价值的信息,我给了你,我仍然还有这个想法,还有这条信息。

当文明进步翻篇到信息时代,比特世界兴起。互联网诞生于1969年,如今快要半个世纪过去了,全球已经有一半人口浩浩荡荡迁徙进比特世界,这也给我们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今天,对我们而言,越来越有价值的不是嘴里啃的面包、身上裹着的衣服,而是信息。信息的一大特性是:不会因为分享而减少,却可能因为分享而增多。

比特世界的这种气质,又返回来悄然改变原子世界。

共享经济:互联网下的美丽果实

2009年,优步在美国成立,之后滴滴快的等打车软件在中国火热起来,共享经济悄然在中国兴起,时至今日已经蔚为大观,连前些时候的IT领袖峰会都以“共享经济”为主题了。从“滴滴”到“在行”,从“途家”到“回家吃饭”,中国确实赶上了移动互联网的风口,实现了共享经济的大跃进式发展。

人手一部手机,就意味着人手一个服务终端,每个人都可以通过移动平台发布需求,也同时提供产品或服务。可以说,共享经济在原有的产业之外,创造出全新的细分市场,也挖掘出大量就业机会。在这样一个经济转型的阵痛期,共享经济成为一个抢尽风头的亮点。

现在有种说法,把新经济叫做“从原子到比特”,传统的物质生产已经逐渐让位于信息的生产,产能过剩的“原子”被“比特”带来的共享经济所利用。信息的可复制性和开放性让分享的边界无限开放,共享经济把“原子”的价值通过“比特”放大了,让它被更多人所分享。

共享经济是闲散资产、碎片时间和互联网技术聚合下结出的美丽果实。个人的私家车每年的利用价值也许只有其价格所值的三分之二,在个人拥有零散时间的前提下,通过做专车司机就可以把另外三分之一的价值变现。同样的,个人闲置的房间、工作时间甚至金钱,都可以通过让渡或分享使用权而获得更充分的价值实现。当然,保证这些闲置资源对接上正好需要这些资源的人群的,是如今已经无孔不入的互联网技术,尤其是飞速渗透我们生活的移动互联网技术。

正是互联网的飞速发展,极大提高了信息的流通效率、改变了供给方与需求方之间的信息不对称现象,使得个体对于个体的资源提供成为可能。试想如果专车司机无法通过手机APP实时获知周围的用车需求,他相对于满街转悠的出租车师傅有何优势?如果背包客无法通过网络查看各种食宿提供者的个人信息和房间情况,他势必还是选择更有品质保证的酒店住宿。因此,共享经济是互联网时代的直接产物,也是互联网所代表的开放、连接、共享精神的完美体现。

正是互联网让每个人成为一个信息节点,以极大的透明度和传输效率将节点连接起来,才让每个人得以成为一个独立经济单位。这在互联网之前的社会是无法想象的,因为个人之间的信息传输被时空阻隔,没人知道自己的商品和服务何时被需要,个人间的直接交易成本极高,于是便有了企业化交易方式的诞生。当个人间的供需信息实时联通,个人间的直接交易成本极大降低,个体作为经济单位便成为可能。

出租车可能在路上游荡而空车耗油,而专车司机却在有需求的情况下才上路接客;酒店可能在旅游淡季产生大量空置而维护费用不减,而个人房间却可以让空置时的维护成本被额外收入的租金覆盖。显然,共享经济的一大优势在于成本。供应者不需要维持企业形态所需的人力成本及运营成本,而消费者也同样降低了享受产品和服务的苛刻要求,于是一种低成本和分散式的市场经济成为可能。

知识本身更可以成为分享的资源。各种职场达人的有偿咨询平台,实际上也是对接了职业人士的碎片时间和知识需求者的零碎疑问。简而言之,所有个人资产和专业能力都可以成为个人的生产资料,每个人的正职工作成了每日工作中的一种,你可以朝九晚五做一个会计,下班后做一名专车司机,回家后做一名职场生涯顾问。这也是对于个人的一种解放,个人不再被日复一日的工作捆绑,从而有可能摆脱大工业时代遗留的生产组织形式对于人的异化,使得经济更多成为“自由人”的自由联结。尤其对于个性张扬的90后、00后而言,共享经济更可能成为他们的主要生活方式。老一辈对于“稳定工作”的信仰,已经被共享经济所带来的“U盘化生存”所替代。传统的工作不再是社会人的必备品,而降为生活方式中的一种。在未来物质极大丰富的社会中,由于个人或多或少都拥有一定的有形和无形资产,他们可以通过共享经济维持收入,不再束缚于单一工作,拥有更多的自由时间,我们可以充满信心地预期一个文艺创作和科技创新大爆炸的未来。

共享经济极大促进网络信用体系发展

要更深入理解共享经济,我们需要把目光转向金融。

各种关于金融发展的深刻洞见和前沿思想在五道口金融学院交汇,从这里可以窥一斑而见全豹看到中国金融发展的各类热点。近年来,五道口金融学院的一大热门话题就是征信。

征信建设将有力推动人与人信任感的增强,而信任恰恰是共享经济的基石。试想,如果没有彼此的信任,我们可能与他人共享车、共享房吗?

这信任显然不是来自于人的善良,而是来自于社交网络和大数据的威力。通过社交网络,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更加密切,人的社会关系也完全展露在众人面前,违规的社会成本极大增加了;而大数据的应用更是大大改变了信用评估的方法,通过社交数据、交易数据等多种多样的数据源为个体提供了更高效、更准确的信用评分。共享经济的本质是闲散个人资产和服务的分享,对于个人信用评估有极大的需求,从而极大促进了网络信用体系的发展。

支撑共享经济发展的生力军是年轻而受过教育的一代人。他们生长于网络时代,易于接受新鲜事物,天性热爱自由,对于物质的欲望没有那么饥渴,心态开放,乐于连接,是参与共享经济的理想角色。同样的,共享经济也是直接诞生于这样一批有着个人资产(住房、汽车)又有零散时间的社群之中,他们不再为了生计而全天候扑在工作上,也没有对于财产的守财奴般的占有欲,能够接受所有权和使用权的分离。他们对于“轻资产”的生活更为热衷,对于社交与连接的兴趣比竞争和成功更大。我相信,从他们的生活方式中将诞生一种更为包容、更为豁达、更为人性的文化。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不仅对于共享经济的发展充满信心,而且还乐见其成。

共享经济是人类未来的生活方式

所谓经济,原意是经世济民、物质生产的学问,每一种经济形态都是人类社会的一种组织方式。滴滴、优步、空中食宿这样的公司,给我们展现的就是一种全新的社会组织方式:从消费品开始,把衣食住行的资源共享出去,比个人独占使用的模式创造更大的经济价值。相信在不远的未来,更多的产品和服务将进入共享经济的领域,届时人类的日常生活和生产将充满形形色色的共享资源。

当然,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我们不可忽视在共享经济大潮中对个人隐私和安全的保护,要警惕许多貌似打着共享精神的旗帜,实则鸡鸣狗盗的违法行为。

举个常见的例子,今天我们走到哪里都习惯用手机和其他移动设备上网,而不时你就会发现免费Wifi出现。看起来这些免费的Wifi很有共享精神,岂不知贸然接入以后,很可能你很多敏感的个人信息就会被盗走,继而带来财产和其他损失。

一种新模式的出现,并不会改变人性,比如共享打车也发生过强奸乘客等犯罪行为。在共享大潮涌起时,会有很多投机分子甚至是不怀好意的犯罪分子想要趁机捞上一把。我们对此要有清醒的认识,也更呼唤全方位的信用体系的建设,让搭便车的违法犯罪行为无处可藏、甚至无从下手。

共享是一种全新的思维模式。曾经我们强调对事物的拥有和控制,一辆车、一间房,即使是闲置的,也以“我”占有这辆车、这间房而满足,但就总体来看,这是一种社会资源的浪费。现在以互联网发展为契机,思维改变为“我们”共同使用这辆车、这间房,整个社会资源得到了更好的利用。应该说,这还仅仅是个开始,未来随着大数据的发展,随着信息越来越灵活便利地生产、传输和处理,共享经济会更加深入渗透到各个角落,继而带来企业组织形式、社区居民关系等等深刻的变化。

一个伟大的时代,刚刚拉开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