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金鹿挤兑看现在P2P行业最大的风险

未央网 作者: 郝烨

原本受邀写一篇人工智能应用于P2P项目推荐的文章,但是觉得应该没啥人看,迟迟未能动笔,结果前几天官方出了7大典型非法集资后,金鹿财行又被挤兑了,心中若有所想,还是先完成这篇文章吧,人工智能以后再说了。

P2P在中国一直都发展的风生水起,原因有二,第一是中国的各大金融机构一直未能服务好小额理财人与借款人,而这一块又是刚需。第二是P2P入行的门槛极低,从原来模仿宜信开线下门店到后来的几千块钱买一套P2P线上系统都说明了这一点。几年前新闻上大家也能看到几个普通大学生一起开P2P平台,现在来看这简直就是儿戏,而在当年这是多么平常的事情。也正是因为极低的门槛让P2P行业鱼龙混杂,诈骗跑路事件层出不穷,但是随着P2P营销成本的升高、投资人对P2P产品的警觉、最新的银行存管方案出台后,新入P2P行业的平台已经明显减少,又有不少平台陆续退出,未来P2P平台数量肯定会回归到一个合理的水平。未来以诈骗为目的平台也会越来越少,甚至不会出现,姑且不说地方金融办的监管,单就P2P行业连续炸雷的大前提下,也没有什么欺诈的空间了,就好像一哥们家里已经连续被盗10次了,本身没什么油水,你非要再去人家里偷东西,估计那哥们八成跟家拿着刀等你呢,所以现在P2P已经不具备以欺诈为目的的发展空间了,那些没能力、没背景、没资金的新平台也会因为银行存管一条细则跟各位say goodbye。未来所有P2P平台都会在资产质量、风险管理、合规性上下大功夫,所以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现阶段P2P行业最大的风险不是P2P平台自身,而是舆论。

当不明真相的群众聚集在一起时,极容易形成从众心理,被个别人或未经证实的事件左右自己想法,最终整个群体惊恐万分,然后他们所投资的平台“自然而然的同时又不可避免的”发生了挤兑事件。我这么说应该拉了不少仇恨,但是没法,这确实是我心中所想的。舆论是现在P2P平台最大的风险点,我先不特指快鹿集团,而是大家如果宏观的去看这个倒闭、跑路、挤兑这些事件的时候,你会发现他们或多或少有一些联系,线下理财公司尤为明显,爆发挤兑事件时都有着较为明显地域性。给大家打个比方。黑面罗刹理财公司开展业务主要针对人群是跳广场舞的大妈们,经过不懈的努力,当地20%跳广场舞的大妈都营销成为其客户,但后来经营不善黑面罗刹理财公司跑路了。但没过多久经营稳健的白面书生理财公司就发生了挤兑。为什么会这样?因为白面书生理财公司客户定位也是广场舞大妈,它一直希望能够帮助这些不会挑选理财产品的大爷大妈们,让他们放心理财,所以他们定位人群也是广场舞大妈。可黑面罗刹理财公司倒闭后,张大妈、李大妈都投资受损了,好几天都没去跳广场舞,细问之下才知道投资的几十万全部打水漂,这时候其他大妈就坐不住了,心想我投资的白面书生理财公司不会也出问题了吧,听说前两天老张还跟他们业务员吵了一架呢,然后大妈们开始了激动人心的讨论会,此处省略一万字,其杀伤力可以理解为公司八卦乘以十。几天后,白面书生理财公司也因为挤兑倒闭了。

那么线上是不是就会好一些?我个人觉得正好相反,互联网更像是一个放大器,它会让好的更好坏的更坏,有时候信息传递的过于迅猛导致很多P2P平台都无法应对,说一个最简单的。当时e租宝出事的时候,我记得应该是12月9日腾讯新闻放的首页,当天所有P2P的活期产品应该都遇到异常提现的情况了。后来有同事问我e租宝后事会怎样,我说新闻都报道哄抢固定资产了,已经到了不得不死的地步,正所谓“众口铄金,积毁销骨”,这话一点也不假。现在回说快鹿,从最开始票房造假,然后被连续扒皮深挖,直到金鹿财行浮出水面后没几日就出现了挤兑风险,这不能是巧合吧?舆论所向,人心所向。这几日连续对金鹿的报道,再加上快鹿大裁员,我个人对快鹿的未来持极度悲观的态度,尤其是目前的挤兑力度相当的大。而在中国的历史上,即便是银行也发生过不少挤兑事件。1928年中日合办的中华汇业银行因提存困难,宣告停业1月,此事引得人心惶惶,谣言四起,最终引发了平津两地的华威、劝业、农工、垦业等多家银行发生挤兑潮。近几年虽然没有银行发生什么大规模挤兑事件,但是线下财富公司却接二连三的发生了挤兑事件,其中还有不少发生在我身边,其实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舆论。

所以在此我有三点建议,第一,建议经营健康的P2P平台一定要高度重视舆情,发现问题及时澄清清楚,不要欲盖弥彰,要不然会越陷越深。第二,建议各媒体本着实事求是、报道真相的原则进行报道,因为你们是能够左右民心左右舆论的最强大力量,不要为了点击量而杀死那些可能有点小问题的P2P平台。第三,建议投资人,对P2P有一个比较清晰的了解,不要人云亦云被诱导,遇到事情能有自己的见解。

本来下一篇文章应该继续写人工智能在P2P上的应用,想想算了,现在P2P炸雷已经到了不管规模大小的阶段,所以下一篇写如何挑选不会炸雷的P2P平台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