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叫停P2P资金端线下业务之我见

未央网 作者: 海鸥

在《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监管细则”)下达后不到三个月,“国字号”的“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又在上海正式挂牌成立。由此人们对今后互联网金融的健康、规范发展充满信心,无疑它们是为互金行业注入了新的正能量,有力提振了行业信心,是行业去芜存菁的里程碑式大事件。

在一片盈耳的赞誉声中也不乏叹息之声,他们就是那些不熟悉网络的老年投资群体。因为在“监管细则”里明确规定今后P2P平台“以互联网为主要渠道”,除部分必要经营环节外,“不得在互联网、固定电话、移动电话及其他电子渠道以外的物理场所开展业务。”话说白了就是不允许设线下门店销售产品。这一规定就限制了P2P平台的物理网点,对不熟悉网络的老年人,无疑是堵死了他们通过P2P平台的理财渠道。

据调查数据反映,55岁以上的老年投资群体人数在线上占6%,线下占14%,虽然在586万的投资者中,老年群体只占总体人数的20%,但他们的人均投资额在5.2万元,这要比年轻人的平均2万元高出2倍多。据756金融网的统计数据显示,年龄越大,投资的额度也相对越高,其中很多老年人的单笔投资往往超过十几万元、上百万元。这是因为老年人的生活压力小,手头积蓄又比年轻人多的缘故。老年人作为资金实力更强的投资人,已经成为P2P平台资金来源的重要渠道,所以八成的P2P平台都渠道下沉,开设了线下业务。这个团队一般是以3:2的店面配比进行工作(资产端:资金端),使出资人的款项及时匹配到借款人项目中。

特别在今后更成熟P2P平台上理财,是老人们在负利率时代生活质量的一种保障手段,是一种有效的养老储备工具,同时也使自己有了精神寄托,体现自身的夕阳价值。特别是它10%以上的年化收益,已经成为越来越多老人追捧的理由。选择一个安全的P2P平台进行投资理财是无可厚非的,只是相关部门如何开辟更多适应老年人需求的理财产品,以避免他们把自己的棺材本钱搭进去,才是更重要的话题。

人们都清楚,叫停P2P平台资金端线下业务是有道理的,因为线上比线下信息更透明,更便于管理和监督,又能大大降低P2P平台的运营成本,提高运转效率。更主要是规避了P2P平台资金池的建立。当下多数线下平台在接受投资人的款项时,都是通过pos机将投资人银行卡上的钱刷入平台的公司账户,然后靠自律再将款项再转入第三方支付账户,这里的靠“自律”就存在着不可测的风险,反之在线上操作充值,投资者就可一目了然。叫停线下业务,禁止P2P线下收单,更是对不熟悉网络,风险辨识能力相对较差的老年人利益,起到一定保护作用。

但是有道理不代表合理,合理一定是代表有道理。

1、建立一个P2P平台的资金端线下店面,平均需投资100万元左右,加之它多年积累的客户源,是任何P2P平台不愿意轻易放弃的。为了规避与“监管细则”逆行,很多平台开始搞雨露均沾的“体验店”战术,将店面变为线下招,线上走的桥梁。即在店面里仍保留过去的营销宣传方式,让老年人在其中浏览选择,然后再由业务人员帮他们在电脑上完成一系列操作程序。从法律层面讲这样作它符合“监管细则”中规定的“以互联网为主要渠道”的经营模式,但它却不符合“监管细则”中第16条规定的“不得在互联网、固定电话、移动电话及其他电子渠道以外的物理场所开展业务。”这条规定也在传达这样的一种警示:你通过线下的“物理场所”进行投资交易,是违法的,是不能寻求法律保护的,这合理吗?

2、在“办法”第十四条关于投资人条件的规定“参与网络借贷的出借人,应当拥有非保本类金融产品投资的经历并熟悉互联网”,有过非保本类金融产品投资经历并不难,但不熟悉互联网的恐怕只有那些年纪较大的老年投资人了。不熟悉使用手机APP或者电脑,不等于也不能通过他人帮助进入互联网,这言语之间显然是在说不希望老年人的参与。

看看如今的股市上,皓首银发的老人少吗?据统计他们占到5000万股民的10%,当初他们也看不懂什么K线图、均线图、更不懂什么量和MACD技术指标,但在十几年的实践学习中,不是也练就了“高位不抢,低位不退”的行家里手吗?同样对刚兴起才几年的P2P平台网络,老人们也需要一个过程和时间。监管机构应该给予理解和宽容,而不是限制和阻拦。

​3、从目前我国的现状看,完全的线上交易对于风控以及互联网的专业技术要求很高,而现阶段该行业中的人才尚不充裕,目前聘一位专业人才的月薪动辄十几万是司空见惯的。自2014年下半年以来,P2P平台开启了全国铺门店潮流。公开报道显示,目前P2P线上获得一名注册用户的成本普遍超过100元,而大部分线上平台注册用户到投资用户的转化率在 10%-20%之间,按照这一转化率计算,获得一个投资用户的成本约500-1000元,其成本高昂是不争的事实。相比之下,线下门店获客从效果上算总账更加精准、简约合算,甚至可防“羊毛党”的光顾。至于线下开店成本问题,都在线上线下的利差中抵消了。若线上线下结合的模式并存,则可弥补上述的不足。

根据国家统计局北京调查总队最新开展的“互联网+生活服务”应用情况调查显示,在所有互联网服务中,互联网金融对民众日常生活的影响排名第二,仅次于网上购物。今后这个被规范了理财渠道,必将成为大众的主流理财方式,真正展示出它的普惠金融光彩。作为这个专业理财领域的弱势群体的老人们,急需金融业定制出更安全、灵活、可操作的老年服务金融产品,他们的参与是情理中的事,更是他们的权利,对他们权力的干预,应上升到人权高度来认识的。何况眼下为老人专属开发的金融产品目前基本是空白,线下的上门服务、到社区服务尤显可贵。至于担心线下门店建立“资金池”问题,其实这是一种杞人忧天的过虑,因在今天的信息时代,解决这一问题是不难的。再则任何监管法规的颁布,不能只为了自己监管的方便,而忽视了当事人的权益,在监督中除了“堵”还要的“疏”。这就是监管机构应考虑的——谨慎的务实要比简单的禁止更体现人性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