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助力农村普惠支付发展

未央网 作者: 王硕

近期,随着Apple Pay,Sumsung Pay等相继入华、华为Pay正式亮相,使得移动支付成为各方瞩目的焦点。当城市的白领在麦当劳刷着iphone体验便捷时,“互联网+”也悄然改善我国广大农村地区薄弱的支付体系,助力普惠金融生根发芽。

一、我国农村基础支付的现状和短板

农业是中华民族发展的根本,农村更是国家稳定与发展的根基。近年来,在政策引导和市场驱动下,我国农村金融体系不断完善。据统计,从2009年10月到2014年底,全国金融机构空白乡镇从2945个减少到1570个;通过设立标准化网点、开展简易便民定时定点服务、布设自助服务终端等多方式,“村村通”基础金融服务已覆盖了全国68万行政村中的52万个。

但必须看到,中国幅员辽阔,受经济发展水平、自然地理条件等因素影响,农村金融供给很不均衡,特别是广大中西部落后地区仍有近16万个金融空白的村,小额缴费、转账支付、现金存取现等基础型金融需求难以得到满足。之所以传统线下金融服务模式推进步履艰难,核心症结在于收益难以覆盖交易成本。而顺应新时期农村信息化发展变化,利用互联网技术克服金融服务的物理空间障碍和成本束缚,开展移动普惠支付服务,具有良好的发展前景和市场潜力。

二、“互联网+”正在重塑我国农村生产生活新格局

随着我国农村网络基础设施逐渐完善、智能终端的日益普及以及涉农企业和新农民“触网”群体的扩大,带动我国三农领域信息化建设、网络意识和应用水平不断提升,为探索移动普惠支付奠定了扎实的客户基础和必要的基础条件。

(一)农民“互联网+”应用能力日益提升。新时期农民文化知识水平不断提升,农村网民数量急剧扩大,截至2015年12月,我国农村网民规模已达1.95 亿,较 2014年底增加1694万人,增幅为9.5%。在生产上,开始利用互联网获取市场或生产服务信息。目前,全国共有涉农信息电商平台3000多家,涵盖农产品网上期货信息与交易、大宗商品电子交易、粮食网上交易、网上产销对接交易、农产品网络零售等五种模式,为农民生产和销售提供信息参考。同时,新农民也可通过远程视频、图片和在线交流平台,进行农业知识在线培训、病虫害远程技术支持咨询。在销售上,互联网渠道占比不断上升,电商作用日益凸显。淘宝、京东等电商平台已成为特色农产品的销售重要渠道,并涌现出沙集模式、遂昌模式等为代表的众多农村电子商务产业集群。截止2014年末,阿里零售平台农产品卖家达75万家,同比增长98%。在生活上,网购网聊已成为农民日常生活重要组成。新生代农民的生活方式与城市居民日趋一致,网上购物、微信交流、微博刷粉,网络意识和技能已深深植入农民之中。

(二)农村“互联网+”基础建设日趋完善。 “宽带下乡”、“三网融合”、“电子商务进万村”等工程进一步提速,促进我国农村网络基础设施建设快速发展。一方面,网络基础设施投入不断增大。截止2015年3月,我国行政村开通宽带比例已达93.5%。“宽带中国”战略提出,到2020年全国行政村通宽带比例要超过98%,农村家庭宽带普及率要达到50%以上,农村家庭宽带接入能力达到12Mbps。以上措施和规划,带动互联网在县域农村地区加速普及。另一方面,智能移动终端快速普及带动农民上网群体快速增加。目前,我国已实现2G信号的全国覆盖,3G信号也已覆盖全国98%的乡镇,而得益于无线网络的日益完善、智能终端价格的快速下降和农村消费水平的不断提升,智能手机等移动终端在农村地区的普及率不断提高,农民手机上网比例高达81.9%。

三、国内外互联网助力普惠支付的探索与实践

利用网络支付服务传统金融难以覆盖的长尾群体,探索普惠金融发展新模式,在非洲、亚洲等地区已有一些成功的案例,国内一些商业银行和互联网公司也开展了部分探索与实践。

从国际同业看,肯尼亚的M-Pesa模式和菲律宾的G-Cash较有代表性。其中,肯尼亚人口约4000万,但全国仅有约1000个银行物理网点,且集中在内罗毕等大城市,广大农村金融服务普及率很低。与此相对应,肯尼亚手机的普及率很高,居民手机普及率超过60%。2007年,肯尼亚Safaricom公司推出了手机银行系统M-Pesa,起初主要为满足农村地区贫困人口的小额汇款、支付、账户查询等基础支付需求,后来发展到可以通过手机完成取现、话费充值、付账、发工资和偿还贷款等业务。目前,其在肯尼亚地区的用户数已经达到1930万,当地超过51%的农民及低收入家庭使用M-Pesa,汇款业务已超过该国所有金融机构之和。

同样,与肯尼亚面临相同普惠支付难题的菲律宾,也推出G-Cash、SMART Money等移动支付产品。G-Cash是2004 年菲律宾移动运营商Globe Telecom推出的电子货币类移动支付产品,主要是为广大农村无银行账户的客户提供基础金融服务。用户在运营商代理点,通过手机短信即可完成注册,客户购买手机充值卡就相当于具备充值存款功能,并可实现存取款、转账汇款、支付、话费充值、发放工资、跨国汇款和偿还小额贷款等业务,菲律宾全国有超过6000家银行网点、超市等接纳该电子货币。从某种意义上讲, G-Cash实际上成为了某种形式的电子货币发行机构,其资金流通量已超过600亿比索(100菲律宾比索约合人民币13.9元),有超过120万农村活跃用户,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从国内来看,以农业银行、邮储银行等为代表的传统金融机构,以及阿里、京东等互联网电商巨头,也开始以移动金融为依托,改善农民支付环境。如农业银行借助转账电话在全国设立了65余万个“金穗惠农通”代理点,并在四川等地试点推出 “手机APP(应用软件)+移动支付盒子(支付机具)”的移动金融新模式,打造了升级版的村级社区银行,使农户足不出村即可享受到小额存取现、转账结算、代缴费等服务。邮储银行推出农村手机支付业务“汇易达”,借助手机贴膜技术实现手机支付、转账、水电费缴纳等基础服务。在互联网公司方面,阿里依托其电商平台的客户基础和场景优势,为支付宝打造了涵盖支付转账、投资理财、缴费、信用评估、社交等为一体的综合应用服务,农村支付宝活跃用户数已超过6000万,单笔支付交易成本已低至0.02元,远远低于传统线下渠道。

结语

展望未来,《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指出,要大力发展普惠金融。而三农领域“互联网+”的发展,将有利于降低中西部农村金融的交易成本,为开展普惠支付奠定广阔的发展空间。随着国家政策引导和涉农信息化建设资金投入不断加大, 互联网助力普惠支付大有可为。

作者系中国农业银行/清华大学博士后王硕,仅代表个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