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I前秘书长谈与中国保理之恋:P2P不是“我”最爱

未央网 作者: 娄书铭 陈雪琪

近日,中国服务贸易协会商业保理专业委员会第四次工作会议在北京落幕,本届峰会由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北京市商务委员会、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政府支持,由中国服务贸易协会商业保理专业委员会主办,主题是供给侧改革中的商业保理。

康斯坦笑说:我真的不爱P2P

在国际保理商联合会(FCI)前秘书长康斯坦看来,互联网金融更像是一种金融解决方案,通过众筹、P2P,从互联网金融得到融资。不管这个系统如何运行,都需要有理解它的人,当系统某个地方不对了,有人能判断,这是关键。

比如,康斯坦认为,阿里巴巴更多做的是对应付账款的金融支持,因此不算是真正的,或者纯保理,最多可称为反向保理。多数互联网公司也并不是真的想进入到金融领域,而只是想让主营业务更加方便,后来还是让给金融服务商去做。

所以,对康斯坦来说,P2P不是一个特别好的解决方案,这其中有太多不确定性和风险,而保理才是对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更好的选择。

康斯坦分辨:何为保理?

很多人在想保理到底是什么?等同于供应链金融吗?或者是说保理就是保证?反向保理?在康斯坦看来,整个供应链金融可以被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专门成立应付账款,指有一个大买家以自身信用为很多小供应商服务,这是反向保理,与保理概念不同。第二部分是处理应收账款,指一个供应商或者卖方要跟许多买方发生业务联系,这叫做保理,仅指处理应收账款的业务。第三部分是库存融资,专门为库存提供金融服务。

康斯坦静看FCI前世今生,细品中国缘

康斯坦说,FCI总部选择在荷兰阿姆斯特丹,因为它是欧洲的一个中心,地理上可以连接FCI和IFG。最初保理业务起源于美国,距今近100年。上世纪60年代,被一些保理公司带到欧洲。保理业务随后又被带到了澳洲和南非,由于语言相通,所以当地很快能够吸取相关的经验开展业务。

说起中国缘,康斯坦心里有个大问号。截至2014年,全球有超过2335家保理公司,但是中国保理公司数量并不清楚,到底是2500家正式注册总数?还是500家正式开展业务?还是50家特别活跃的数量?这个很难决定。相似情况也发生在巴西,在巴西可能有2千家以上的保理公司注册,但是考虑到实际运营业务,差不多也就只有35家。

2014-2015年期间,亚洲保理业务收缩近8%,美国收缩9%,而在欧洲一些经济相对较差的国家,比如希腊却有5%的增长。

康斯坦强调,在全球国际保理业务中,有一个非常显著的功臣是功不可没,那就是中国银行。上世纪90年代,FCI只有一个中国会员,就是中国银行,后得益于中国银行的大力推动,现在FCI共有28家来自中国的银行会员,并有15家商业保理公司加入了FCI。

不过,康斯坦也指出,2015年对于全球保理出口业务算好的一年,有10%增长,但对中国来讲却是困难的一年,下降了16%,一是可能受制于全球经济下行,二是银行监管部门建议银行放慢发展保理业务速度。

康斯坦谈未来,中外可相互借鉴展未来

康斯坦说,从全球来看,欧洲毫无疑问是一个比较成熟的市场,但这也意味着竞争者越来越多,从而带来了巨大压力,使得某些公司需要非常注重降低成本,以便获得更多利润。

目前,保理业务在欧洲运营非常分散,各地拥有不同分支机构,缺乏统一管理,而中国则同时有银行和商业保理公司进行保理业务,能够更加完美解决资金来源和其它相关问题,而有了银行股东的支持,商业保理公司便可以在定价、资金来源、策略等一系列方面进行统一决策和制定统一解决方案,这种方案在欧洲也能行得通,这一点欧洲要学习中国。

反过来说到竞争,现在市场上有越来越多的保理公司,你如何脱颖而出?这一点中国要找欧洲当师傅。一方面,尝试发展一种文化,这能够把自己从其他竞争者中区分出来。另一个是不要认为仅仅有好的想法、好的创意就可以很好地运营一家保理公司。可能保理公司需要把创意和值得令人信任的经验结合起来,注重积累长期的经验。

最后,康斯坦提醒,很多企业都没有意识到保理行业真正的风险在哪里。他认为,真正的风险不是在于买方或者是卖方破产,而是在于保理业务工作过程中的欺诈、造假,这才是最大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