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科技投资创历史新高 但市场担忧依然存在

未央网 作者: Anna Irrera 译者: Array

金融科技领域的全球风险投资在2016年的前三个月创下历史新高, 不过市场对后续估值泡沫的担忧依旧存在。

Preqin提供的数据显示,2016年第一季度全球累计共有241笔投资,总额约为54.5亿美元,相比于2015年后三个月低迷的投资总量,大幅上扬了85%。而且本季度投资数字还创造记录,比2015年同期高出61%。

2015年第三和第四季度间,社会投资总数下滑了43%——风险投资家已经开始对不切实际的估值提出警告,并有意放缓投资进程。

Santander InnoVentures公司风险投资合伙人Pascal Bouvier表示:“对于中后期交易膨胀的估值泡沫的担忧仍然存在。而我认为对于早期交易也应该予以同样关注,因为从外围角度来看,目前的早期投资还是处于偏高或虚高状态。”

在中国多个大型投资轮的带动下,第一季度亚洲地区投资增长迅猛。这其中就包括陆金所获得的12亿美元和零售电商京东旗下子公司JD金融获得的10亿美元。

同样的火热场面也出现在了欧洲,本年度前三个月该地区共募集资金4.54亿美元,较去年同期上升了 50%。

然而投资额在美国继续下跌,美国的金融科技公司在第一季度募集资金12.7亿美元,同比下降22%,总部位于纽约的ROBO-advice初创企业3月23日宣布获得1亿美元投资,该公司的估值为7亿美元。据《华尔街日报》估计,该公司的股值时其营业收入的约80倍。

贝恩风险投资公司的董事总经理Matt Harris表示,如果将之前中国的这两笔大额交易排除在外,我们不难发现投资者目前还是普遍持谨慎态度。因为投资者注意到了公开市场的估值下降趋势,而企业家预期和投资者需求之间也已经出现了不匹配。此外他还指出,金融科技将继续成为创业企业未来几年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但投资者已经提前看到了这个新兴市场的平稳下行趋势。

投资者认为,欧洲具有较低的大额投资衰退的风险,因为很少有金融科技公司会在后期赢得数十亿美元的大额估值。

奥米迪亚网络顾问Matteo Rizzi表示:“下行趋势将不会在近期影响欧洲。经管收入指标并不大理想,但我认为近期我们应该会看到一些迎来十亿美元估值的公司。今年将是一个具有转折意义的年份。希望我们不会犯和美国一样的错误”。

而Index Ventures合伙人Jan Hammer指出,对于早期阶段的公司,投资情绪仍然乐观。他说:“我们主要集中在天使伦和A轮投资交易,在这些阶段有大量的资金和高质量金融科技公司。公开市场的变化并没有真正影响到早期阶段的公司,因为他们的目光着眼于未来五到七年,而不是想着下一季度。”

金融科技领域的全球风险投资在2016年的前三个月创下历史新高, 不过市场对后续估值泡沫的担忧依旧存在。

Preqin提供的数据显示,2016年第一季度全球累计共有241笔投资,总额约为54.5亿美元,相比于2015年后三个月低迷的投资总量,大幅上扬了85%。而且本季度投资数字还创造记录,比2015年同期高出61%。

2015年第三和第四季度间,社会投资总数下滑了43%——风险投资家已经开始对不切实际的估值提出警告,并有意放缓投资进程。

Santander InnoVentures公司风险投资合伙人Pascal Bouvier表示:“对于中后期交易膨胀的估值泡沫的担忧仍然存在。而我认为对于早期交易也应该予以同样关注,因为从外围角度来看,目前的早期投资还是处于偏高或虚高状态。”

在中国多个大型投资轮的带动下,第一季度亚洲地区投资增长迅猛。这其中就包括陆金所获得的12亿美元和零售电商京东旗下子公司JD金融获得的10亿美元。

同样的火热场面也出现在了欧洲,本年度前三个月该地区共募集资金4.54亿美元,较去年同期上升了 50%。

然而投资额在美国继续下跌,美国的金融科技公司在第一季度募集资金12.7亿美元,同比下降22%,总部位于纽约的ROBO-advice初创企业3月23日宣布获得1亿美元投资,该公司的估值为7亿美元。据《华尔街日报》估计,该公司的股值时其营业收入的约80倍。

贝恩风险投资公司的董事总经理Matt Harris表示,如果将之前中国的这两笔大额交易排除在外,我们不难发现投资者目前还是普遍持谨慎态度。因为投资者注意到了公开市场的估值下降趋势,而企业家预期和投资者需求之间也已经出现了不匹配。此外他还指出,金融科技将继续成为创业企业未来几年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但投资者已经提前看到了这个新兴市场的平稳下行趋势。

投资者认为,欧洲具有较低的大额投资衰退的风险,因为很少有金融科技公司会在后期赢得数十亿美元的大额估值。

奥米迪亚网络顾问Matteo Rizzi表示:“下行趋势将不会在近期影响欧洲。经管收入指标并不大理想,但我认为近期我们应该会看到一些迎来十亿美元估值的公司。今年将是一个具有转折意义的年份。希望我们不会犯和美国一样的错误”。

而Index Ventures合伙人Jan Hammer指出,对于早期阶段的公司,投资情绪仍然乐观。他说:“我们主要集中在天使伦和A轮投资交易,在这些阶段有大量的资金和高质量金融科技公司。公开市场的变化并没有真正影响到早期阶段的公司,因为他们的目光着眼于未来五到七年,而不是想着下一季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