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请早死早超生?

未央网 作者: 冷建飞

银行业正处在风口浪尖上,一方面近期公布的各上市银行的利润普遍严重下滑,让人们重新审视银行的贡献,另一方面债转股的推出,加重了市场对银行的鄙视,债转股让银行喘了口气,但没有改变银行大面积坏帐的事实,也是对“优胜劣汰”的又一次否定,是一次新的死缓续命。人们不禁想问,银行还是市场的主体吗?也许在这个神奇的国度,真的存在“免死金牌”这种玩意,但今日的免死,能保证未来的长生不老吗?面对互联网金融等新兴势力的挑战,金融市场化的力量已无法阻挡,缓慢臃肿的银行大佬,请早死早超生吧!

银行业的下滑是大势所趋

全球货币从短缺到过剩到严重过剩的时代已经来临,货币市场也一样要接受价格规律的指导,当货币的供求关系发生改变时,银行业的地位也必然改变。银行业发展最快的时代与经济生产工业化时代密不可分的,规模的扩张最迫切需要投入的资源是资金,但信息化时代与未来的新科技时代,最稀缺的资源是人才,是人才的创造力,此时银行业的谈判力急剧下降,利润指标也必将持续下降,新科技时代的创新风险更大,需要能与创新主体一起抗击风险的长期非固定收益资金,任何固定收益的约束都将给创新加上枷锁,不利于创新的反复试错,银行业固定收益的业务模式已经不适合新科技时代的需求。

国有银行的喜与悲

国有银行最大的资产是背后的国有信用,人们不必担心国有银行的倒闭,只要国家还存在,政府必然会想尽办法保护国有银行的货币控制权,国有银行正是政府在货币江湖的终极打手,他们榨取的正是市场上大大小小企业的利润,在企业充足且发展迅速的市场中,国有银行过着滋润的生活。随着企业普通效益的下滑,甚至大量中小企业被淘汰出市场,国有银行业的好日子不在,曾经的国企大户融资手段丰富,资本市场广阔的资金来源提升了与银行谈判的底气,有规模没利润成为双方合作的常态,昔日听话的民企小弟,要么已成参天大树,要么举步维艰,放眼望去,国有银行的菜越来越少,而且越来越难吃。

新型银行的崛起

更轻更小更专的新型银行正在崛起,银行是个服务行业,最大的成本是风险补偿成本和人工成本,运用最新科技减少人才成本正在不断衍化,早期阶段的ATM机成为银行网点的必备,最新的手机银行可以直接取代ATM机,并直接取代银行网点,银行业可以业务规模很大,但员工人数不必最大,宇宙行的人数优势必然成为巨大的压力包,更轻更小的银行在利润创造方面更具优势。降低风险补偿成本的办法是深入行业,成为专业化的银行,啃透行业,筛选优质企业,与企业共创价值,共享收益,这种投资型银行可以为客户提供综合金融服务,而不局限于传统的债权,可以更好地帮助企业实现长期发展。

银行的重生之路

银行业必须改变传统思维,更直面市场,以帮助客户的成长为己任,打破传统的业务束缚,尤其是要打破“牌照”思维,革除中心化层级化的毛病。银行业还必须跨界学习,尤其是向科技界学习,互联网金融正在以一种新势力的形象挑战传统金融行业,充分运用科技改造传统银行业已经成为不可逆转的趋势,随之最重要的转变是银行业的思维方式和组织文化,金融业的“高大上”形象必须更接地气,未来银行业更大的革命正在进行中,以区块链为代表的新技术正在重塑金融业,去中心化和去信任的智能科技将彻底改变金融的业务行为,银行业是随着经济发展的需要逐步建立起来的行业,也将随着生产力与科技的发展逐渐消散,溶于其他行业,或与其他行业合并生成新的行业形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