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筹炒股:又一块风险高地

未央网 作者: 苏舒

当P2P成为红海之后,互联网金融行业的狩猎者又开始将目光转向股市,搭建起了众筹炒股平台。这类平台只做“居间人”,由入驻平台的操盘人发起众筹项目,与跟投的投资者“合伙”,共同出资购买股票。如今,上述众筹炒股的模式正在资本市场悄然兴起,从平台成立时间来看,大多数诞生于2014年底和2015年。

从目前市场上众筹炒股的模式来看,第三方平台作用是搭桥,征集操盘人入驻,并由操盘手发起众筹项目,再吸引投资人跟投或以合买的方式注资。第三方平台对操盘人的保证金、产品预警线和平仓线进行限制,并完全公开或半公开操盘人的账户,保证投资者能实时查询账户情况。

然而,那些众筹炒股平台上宣传的“操盘牛人”,以及声称为投资者做监督人的第三方平台,是否真的值得用真金白银去信赖呢?在多名业内人士看来,第三方平台打造的操盘牛人可能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神”,且平台的风控体系并不完善,信息不够公开透明,资金监管也不明确,平台存在“跑路”的风险。

与P2P行业一样,摆在众筹炒股面前的还有至关重要的监管问题。虽然目前该模式处于监管的真空地带,但“不合规”、“违法”、“涉嫌非法集资”等表述已经成为不少业内人士对其的评语。

众筹炒股躺着赚钱暗藏风险监管真空

众筹炒股平台悄然兴起

只要有利润诱惑,资本就会变着花样、使尽手段“破门而入”。继场外配资被叫停、P2P平台监管趋严后,一种通过众筹来“代客炒股”的新型平台业务正悄然兴起。甚至有些众筹炒股平台就是P2P平台的延伸,打着“类私募”的旗号却绕过了私募的各种规定,美其名曰“金融创新”。

2015年7月,名为“人人操盘”的社交投资理财平台上线,背后操刀者则是人人贷前首席运营官顾崇伦带领的团队,试图以互联网思维打造“类私募基金”产品。

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人人操盘隶属的崇致网络科技(北京)有限公司股东名单中,除顾崇伦等人人贷前管理人员外,人人贷商务顾问(北京)有限公司也位列其中。

人人操盘的官网信息显示,其众筹炒股产品为“跟投乐”,主要分进取型和无忧型。前者为操盘人和跟投人共同承担风险,后者则为操盘人优先承担风险。跟投门槛为1000元。截至《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发稿前,跟投乐累计操盘金额达4073万元,累计跟投人数为3422人。

“投资前,操盘人会拿出一定的保证金,目前保证金比例为1:1~1:4之间,比如产品是40万规模,操盘人出10万,这样就是1:4。”《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从人人操盘客服人员处得知,投资者如果选择进取型产品,本金可能会有损失,止损比例为25%;收益在10%以上时,操盘者和跟投人进行分成,跟投人能获得80%的收益。无忧型产品则由操盘人的保证金兜底,一旦亏完则平台会进行强制平仓,本金仍归还投资者;若有收益则是操盘人与跟投人六四分成或五五分成。

作为第三方平台,人人操盘起到的只是撮合作用。上述客服人员表示,目前平台在现有产品的投资端和操盘端都会收取万分之零点五的管理费,以及5万元及以下2元、5万元以上5元的提现手续费。后期随着产品的增加可能还会收取其他费用。

“操盘牛人代炒股”是目前众筹炒股平台的营销点。“我们筛选操盘牛人有一套严格的逻辑,还要经过电话面试等多方综合情况来筛选,目前通过率很低,仅为10%。”上述人人操盘的客服人员对本报记者表示。

与人人操盘类似,“操盘达人”网站则直接以此命名,并在其官网挂出“跟达人稳健坐享高收益”的广告语。两者的业务模式依葫芦画瓢,跟投变成合买计划,产品分为保本型和进取型。不过门槛更低,500元起投。

“保本型资金规模在10万~50万元,操盘人的保证金为产品资金规模的20%,亏损由操盘人来承担,但操盘人的保证金亏损10%时会预警,亏损15%时则强制平仓,有收益则是操盘人和投资人六四分成;进取型的资金规模则是在50万元以上,操盘人的保证金为产品资金规模的10%,操盘人和投资人共同承担风险,亏损15%时预警,亏损20%时会要求平仓,若有获益则是二八分成。”操盘达人客服人员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

另据本报记者了解到,上述两家平台操盘人的股票账户由众筹平台开设,并对账户情况进行监督。

如今,上述众筹炒股的模式正在资本市场悄然兴起,从平台成立时间来看,大多数诞生于2014年底和2015年,类似的平台还有淘股神、陨石地带等。

“躺着赚钱”背后暗藏风险

“几百元就能享受类似私募的待遇,让牛人帮你炒股,有种躺着赚钱的感觉。”一位新股民对于众筹炒股颇有兴趣,“有具体的止损比例和预警线、平仓线,进取型应该也不会亏很多,保守的可以选取保本型的。”

显然,“躺着赚钱”的惊喜背后必定也暗藏惊吓。作为众筹炒股的操盘人,以及声称为投资者谋福利的“中间人”是否真的值得用真金白银去信赖?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调查发现,众筹炒股平台上的操盘牛人基本都类似于“蒙面人”,网站展示的操盘人信息多为操盘业绩、投资方法、从业经历、学历背景等,而有些操盘人的后两项情况甚至是空白的。

上述人人操盘的客服人员表示,平台掌握了操盘人的详细信息,但会根据操盘人意愿进行完全公开或半公开的展示。“我们平台会努力保证操盘人业绩的真实性,但是这个人靠不靠谱就不能保证了,这个连我们自己也不太好选择。”上述操盘达人客服人员直言。

查询人人操盘跟投乐产品历次项目的数据可以发现,已经完成的7个无忧型项目中,只有1个项目为盈利状态,亏损最大的一个项目亏损幅度为30.30%。目前处于运行状态的21个项目中,也有9个项目处于亏损状态,其中2个为进取型项目,这意味着投资者要承担一定的风险。

“因为有些操盘达人是在公募、私募等机构上班,考虑到保护操盘人隐私的问题,信息不会完全公开,除非是操盘人愿意出名。”上述操盘达人的客服人员表示。

但一位上海的私募高管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一般在正规机构的投顾做得好的,不会干兼职,“投顾一般都有股权、期权、超额盈利分成,收益丰厚,且非常受到机构重视。”在他看来,在外兼职的机构操盘手的本职业绩可能都不太好。

“如果是草根操盘人,风险会更大,因为(这类操盘人)并没有太多的风险控制。”上述私募高管表示,交易是核心,风险控制是基础,公募和私募机构都做得不是太好,何况是第三方平台自揽的民间投资人。

据本报记者了解,目前平台方面给投资者的“定心丸”多在于严格执行预警和平仓线,以及完全透明或半透明的股票账户信息。一些平台还拥有账户的最高控制权,以防操盘人脱离控制。

在上述私募高管看来,预警线和平仓线只是风控中的一种数据表现形式,真正的风控是需要一套系统的程序,比如私募进行风控有交易系统风控、风控部门与交易部门隔离、托管券商或银行等多重把关。

一位了解众筹炒股的互联网金融行业人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直言,目前众筹炒股与P2P类似,存在平台跑路的风险,虽然有合同,但也只是形式,“毕竟这一块还是没有什么根本性的保障。”

处于监管真空地带

操盘人是谁由平台说了算,账户也是平台开设的,就连监督也平台自己的“分内事”……在多方业内人士看来,处于监管真空地带的众筹炒股模式,甚至存在违规、涉嫌非法集资等风险。而这一模式的实质却是,高举“类私募基金”的旗帜,以金融创新为由,绕过严厉的私募管理规范。

据人人操盘方面的人士透露,目前该公司方面注册了一个私募公司,已登记备案且审批通过,意在走阳光私募的形式。但目前该平台的操作规范并未按照私募的监管办法。

上述人士回应称,“主要是形式创新,还没有具体的法规规定怎么做,正如P2P出来的时候,也没有一个法律法规来说怎么做,目前主要是尽量往合规方面靠。”

上海华荣律师事务所律师许峰表示,私募备案后不能再进行众筹炒股,需要按照私募的相关规定进行操作。申银万国证券研究所首席分析师桂浩明也表示,众筹炒股的操作方式类似于私募基金的组织形式,却没有纳入相应监管之下,有很多不规范的地方。

根据2014年7月11日证监会公布的《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合格投资者投资于单只私募基金的金额不能低于100万元;个人的金融资产不能低于300万元,个人的最近三年平均年收入不能低于50万元。这样的约束在基金业协会4月15日正式发布的《私募投资基金募集行为管理办法》中也有明确规定。

而操盘达人方面的人士则声称,目前的操作模式是依据《民法通则》关于合伙人的规定发起的,符合《合同法》及最高院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

“合伙首先要合法,符合特殊法。”在许峰看来,目前的众筹炒股首先不符合《证券法》,所以也不适用于《民法通则》。

上述操盘达人方面的人士也承认,目前《证券法》对众筹炒股没有相关的规定,处于监管真空地带,“法律方面没有明确的规定,目前公司主要是道德上希望把这个事情做好。”

“国家目前也没有特别的规定,但是名义上还是不允许的。”上述金融行业人士表示。另有律师界人士表示,虽然目前我国尚无专门针对众筹的相关法律规定,但众筹在实践中是受到法律限制的,一旦越过法律红线,涉及“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募集资金”,很容易被认定为“非法集资”。

“这种众筹的方式进入到证券市场,就得按照证券市场规矩来,目前这种是违规的。”在上述私募高管看来,众筹炒股平台首先需要具备相关的金融资质,其次需要具备一套监管体系,否则少了监管环节,存在很多风险隐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