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接招!​互联网金融整治时间表出炉

未央网 作者: 闫瑾 岳品瑜 刘双霞

继e租宝和大大集团之后,快鹿系、中晋系、易乾财富以及望洲财富等多家互联网金融公司相继被曝出兑付危机、自融嫌疑、卷款跑路风波,有互金行业内人士无奈表示,现在是每天一家大公司出事。随之而来的,便是国务院组织14部委展开的整肃风暴,而各地金融办及地方监管部门也加紧行动起来,停止工商注册、全面进行检查、整顿互金广告、建立“一户一档”、划定红线、政府不兜底。“一刀切”监管方式能否有效遏制乱象?这些政策能否真的肃清互联网金融行业乱象?

​整治时间表出炉

e租宝、大大集团风险事件的爆发,令整个互金行业罩上了一片阴云。本以为几个月后将恢复如初,但是鑫琦资产、快鹿系、中晋系再到近期的易乾财富、融宜宝,一些大型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开始暴露出极大的风险,不少平台的交易规模都已经在百亿级别,除了兑付危机外,更多的平台则是陷入自融、非法集资的嫌疑。

不过,出现问题的不少平台并不是P2P网贷,更多的则是带有线上业务的线下理财公司。网贷之家相关分析师直言,不少P2P网贷平台无故躺枪,由于无法承受投资人避险情绪高涨时对资金进行抽离,让原本经营已经较为困难的小平台面临更加艰巨的外部环境。

所以,全国范围内有关互联网金融领域的专项整治一触即发。据了解,有背景的权威人士介绍,这场专项整治行动是针对互联网金融在迅速发展过程中的各种乱象,经过广泛征集意见,酝酿近一年之久,在2015年9月前后形成了方案初稿,原计划今年春节前后发布,后因计划调整至今。

随后,在刚刚过去的一周,互联网金融广告全面进入整治阶段,带有“金融”字样企业注册被“一刀切”,地方行业协会、金融办开始通过暂停违规业务、平台产品备案的方法逐渐整顿市场。值得一提的是,有消息称,地方整治部署会议也在不断进行,明确规定,将P2P分为合规类、整改类和取缔类,并进行分类处置。

另有相关知情人士透露,由央行牵头成立的专项整治领导小组已经制定时间表,分为三个阶段,由现在起到7月地方政府制定域内清理整顿方案,并开始清查;从8月到11月底,实施清理整顿,同时工作小组和各地区组织自查;今年12月底至明年3月进行验收,完成总体报告并形成互联网金融监管长效机制。

此外,开鑫贷总经理周治翰指出,从去年监管指导意见出台到现在,很多平台都在各方面逐步改进。细则迟迟没有落地,说明监管层针对行业新出现的情况正在进行斟酌,很有可能细则要比预想更严格。

平台加速淘汰

随着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方案落地,不少分析人士认为,有近八成平台可能面临淘汰,市场也担心监管层对P2P进行“一刀切”。

网贷之家首席分析师马骏直言,目前的监管确实有点“一刀切”,是否有效还得等后续情况,但最怕用力过猛,或者各地监管和执法机构水平不一,导致地域性监管差异,引起地域性风险。马骏表示,监管层推出的互联网金融行业广告整治举措,对于平台来讲,品牌、流量、客户都会受打击,今年想获取新客户的难度和成本都会很高。

众多小平台被淘汰也成为了事实,令人深思的是,这些小平台又将以何种方式退出才能给投资者造成的影响更小?据了解,有一些平台则选择转让平台自动退出这个市场。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在全国各地工商局开始对注册金融类公司按下暂停键后,全国开始掀起了转让互联网金融股权、相关牌照以及卖执照热。“近期带”金融”两个字的营业执照已经卖到了50万元一个,而实际注册一个执照的工本费才不过1000元。” 和信贷COO周歆明说道。而各类转让互联网金融平台股权、卖相关牌照的广告此起彼伏。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律师肖飒表示,各个单位应当依照自己的经营情况选择继续经营或者退出,因为监管落地后,经营成本肯定会大幅增长,红利期过去,依法退出未免不是好的选择。周歆明表示,小平台出现兑付危机最好的方式是清盘,不跑路,如果资金方面有窟窿,可以和投资人谈判,平台折价赎回债权再清盘。马骏表示,监管确实会加速平台淘汰,对于退出方式,能转让也好,不过最好是清盘,不让投资人受损失。网贷315首席信息官李子川直言,监管会加速违规平台的跑路,监管力度越大,不良平台生存空间越小,发展成本越高,投机欺诈操作曝光会加速,一些平台选择转让的方式或许难以挽救自身的命运,最佳的方式或许是借壳后业务转型,理财端逐渐向机构靠拢。

监管重拳效应几何

自今年以来,北京、上海、深圳等地开展一系列摸底排查,一大批线下理财公司风险暴露。而上周监管层采取了密集的监管举措。但是也有人认为目前的监管会把“孩子和洗澡水一块儿倒掉”。而这些监管举措能否真正起到整治行业的效果?是否存在“一刀切”的倾向?

在李子川看来,监管举措不是突然来袭,而是姗姗来迟。P2P网贷平台总量达到2600多家,鱼龙混杂良莠不齐,服务供给超过了市场正常机制需求的界限,几年发展后,当平台比拼的不是同业间的服务能力,而是面向用户的包装效果,也就走入了一条发展的歧路。

“目前,仅是”暂停注册”,所以说”一刀切”是不准确的。目前的监管逻辑在于,清理现行市场中的不规范公司。我们认为,暂停注册政策在监管中起到防止死灰复燃与限制违法公司注册的作用,在非法集资严峻的当下是有合理性的。”肖飒表示。

李子川也认为,监管停止一切类金融企业注册的做法是暂时的,不会一直停止。他认为该举措在预防特殊行业风险引发系统性问题方面是必要的,资金端跟资产端割裂,存量不能有序竞争,用户权益便难以保证,这时新进只会增大问题的影响面。

李子川分析道,监管举措在逐步落地,或由政府部门主导或由公信力协会主导,对于平台的一些运营方式实行禁止不是目的,更多应是引导,让平台审计披露常态化,增加公众监督的力度。2016年作为互联网金融监管之年,已经迎来监管的最强阶段。在监管重压之下,许多P2P公司开始谋求转型、主动清退或者控制规模。

马骏建议监管层要谨慎出手,不要“大跃进”,先做好研究,从最严重的方面规范起,比如线下理财。他指出,平台今年要审慎发展,不打广告练内功,今年是合规年,不是扩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