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当明星当明星投资人 电影或成大众投资理财新工具?

未央网 作者: 袁婷

互联网时代从来不缺少新宠儿,Papi酱、罗辑思维、陈安妮背后是动辄千万级的投资,不得不承认,文化市场正引导着新一轮的资本狂欢。

以文化金融领域的投资重头——电影为例,2015年中国电影总票房已跃升至440.69亿。在每年接近100亿增长额的刺激下,导演们一改过去拿着剧本四处筹资的局面,如今,是资本主动寻找电影投资机会。

除了传统投资机构,众多互联网巨头也陆续抢滩登陆文化金融市场,主导了一系列当红影视剧、游戏的改编和上映。相较于状况频出的P2P市场,电影投资市场似乎有些低调。直到《叶问3》曝出票房造假风波,众人才发现,原来互联网金融+影视的融资模式早已不是新闻。

互联网金融+影视新模式能否建立电影投资新格局?

传统的电影投资方式下,融资难、变现慢的问题仍在阻碍电影市场的进一步发展。一方面,银行贷款、个人投资、版权转让对中小成本的制作方来说门槛过高,另一方面,大制作的电影在多方分成的情况下,一旦票房达不到预期,便有收不回成本的风险。

实际上互联网金融+电影的投资模式早已不新鲜,《黄金时代》、《狼图腾》、《小时代》等一系列电影的背后都能看到互联网巨头的影子。与传统融资方式不同的是,互联网资本往往加入基金、众筹的形式。如获得5亿融资的《美人鱼》,由和和(上海)影业有限公司发行基金,其他两家投资公司以认购基金的方式完成注资,三家共承担了高达十几亿的投资保底。而这家和和影业的背景就是私募基金和信托公司。

互如果说和和影业成立的电影基金还停留在面对投资机构的层次的话,以BAT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显然走的更远。

阿里在此前退出的娱乐投资产品中,打出100块投资大电影的概念,强调普通人也可以投资电影和明星,成为真正的明星投资人。也许很多人对所谓的“明星投资人”的说法心存怀疑,认为这只不过是一场营销骗局。虽然阿里规定的每人千元以下的投资限额确实让整个产品看起来噱头大于实际意义,但在笔者看来,这依然代表如今电影投融资的新方向。

首先,互联网平台面向用户的特性,可以有效拉近投资者与投资项目的距离,让项目—投资平台—用户间形成良好的互动。

其次,互联网金融参与电影投资的本质是将电影证券化,无论是成立电影基金,将基金认购像普通人开放,还是抵押融资的玩法(即将一部电影的版权通过某交易平台公开挂牌做抵押融资,投资人获得固定分红以及升值收益,最终由发行方或制作方再以高于抵押的价格将版权回购)。相比于非专业投资人和投资机构不能参与的传统方式,互联网无疑降低了电影的投资门槛。从这个角度讲,新型的融资方式让原本只存在于上层的投资模式下放到普通市场,以未来发展潜力无穷的互联网金融来说,这种有机整合用户和项目的生态投资链或将成为全民参与的公众理财工具。

噱头还是实际?明星投资人真的好当吗?

在平民投资大电影的苗头初现之际,诸多隐患也接踵而至。如 同扎堆出现的P2P平台一样,将电影证券化的互联网金融平台也会越来越多。除了平台同质化严重、运营思路单一外,金融平台项目风控的缺失也是一大弊病。以前文提到的《叶问3》为例,在《叶问3》的募资中,出现了基金、众筹 、P2P网贷等多种融资方式。随即,《叶问3》被曝出票房造假,人们惊讶的发现,电影背后的上海快鹿集团正是集电影发行方、基金发行者及各类募资公司于一体。当电影票房成为金融产品,一手操纵整个环节的快鹿集团无疑踩踏了底线。电影证券化的想法并没有错,却因为票房造假而满盘皆输,这背后折射的是针对相关金融平台监管和风控的缺失。

那么,大众投资人还能放心加入到电影投资的狂欢吗?

随着市场和规定的逐步完善,互联网金融市场的规则也在一步步建立。对于从事电影证券化的平台来说,有无合法资质是一大区别。以内蒙古文化产权交易所成立的数字产权交易平台来说,如果该类电影融资机构都能和具有合法资质的融资平台一样,通过权威的评估体系,对电影所蕴含的价值进行评估,对交易过程的风险进行监控,然后再发行产品,势必会促进电影证券化的良性发展。

对于大众投资人来说,电影证券化也不失为一种接近电影、明星和大制作的绝好机会。文化本身具有丰富内涵和无限的发展潜力,对文化产业的投资者来说,增加大众参与感是提升项目吸引力的有力方式。有了参与感,投资者除了初期的投资行为本身外,还会自发宣传和关注电影的制作过程。

电影要真正成为大众投资理财工具,还需要从根本着手——改变“票房至上论”,建立电影生态产业链。在领先中国电影多年的美国,票房并不是唯一的收益,而我们要想达到这种程度,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也许在未来,电影会和游戏、直播、周边、主题公园等形成一个良性发展的生态链,笔者正期许这一天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