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欧金融科技爆发的秘密

未央网 作者: Eeva Haaramo 译者: Array

伦敦已经成为欧洲金融科技不争的中心,但北欧国家们却仍然在“伺机”挑战这个第一的位置。

2014年,北欧国家成为了金融科技投资主要阵地,获得投资总额仅次于英国的6.23亿和爱尔兰的3.45亿美元。

“所有的北欧国家都在高水平数字化中,”哥本哈根金融科技创新研究主任Anette Brol?说,“这里有良好的数字基础设施和公私部门之间的合作,意味着这是一块发展金融科技的沃土。”

北欧地区网站显示:2015年,金融科技初创企业在北欧地区比其他任何垂直领域企业吸引的资本都多,将企业服务软件(SaaS)和赌博为代表的传统优势企业甩在身后。瑞典首都斯德尔摩更是遥遥领先。

在北欧金融科技过去两年的51笔投资中,有32个发生在瑞典,有9个发生在芬兰,而丹麦有5个,挪威有4个。

斯德哥尔摩还有两个地区内最突出的金融科技初创公司:Klarna和iZettle。

Klarna的目标是通过电子支付服务简化交易,让购买只使用电子邮件地址就可以完成。iZettle科技将移动设备变成支付终端,方便中小企业甚至摊贩接受信用卡付款。这两家分别融资2.44亿美元和2.91亿美元。

合作的艺术

然而在北欧地区,不仅仅只有年轻的创新公司驱动科技金融发展,这里的人口素质也普遍较高,对于新技术始终保持开放的态度。

北欧国家在数字银行和电子支付的方面接受程度很高,引领着全球无现金化社会的潮流进程。

这样的成绩还要归功于北欧的地区的银行。正是他们主动打破传统,带领金融服务业快速向前发展。

斯德哥尔摩经济学院战略与竞争力研究中心罗宾泰格兰教授说表示:“利用自动化来节省人力开支,这一点在北欧银行业中已经得到了广泛认可。IT和互联网初创企业也比其他很多国家开始的更早一些。这里的线上银行和互联网银行已经运行了20多年了,竞争实力不容小视。”

现在这些企业面临着快速变化的市场,以客户为中心的数字化竞争者动摇了传统商业模式。虽然有的公司还没有适应这个节奏,但是还是有另外一切企业开始打开大门迎接变化,并且创立了自己的创新加速器和项目。

专注金融科技风险投资的NFT Ventures首席执行官Johan Lundberg表示:“银行需要改变。他们将会采用新型服务,因为他们没有时间和精力来自己开发所有东西。银行不能在400或者500个产品上都领先,他们需要从其他人那儿购买和外包系统。”

此外,现在银行在金融产业内已经进入了地区性长期合作传统。

最近的一个成功案例就是移动支付系统Swish,它是由六大银行合作在2012年推出的。已经有370万个(近40%)个瑞典人使用这个app在进行移动转账和支付。

在丹麦,Danske银行有一个类似的服务MobilePay。目前丹麦全国560万居民当中,就有290万人的使用这个产品。据悉,该服务已经于最近推广到了挪威和芬兰。

高风险业务

尽管北欧在数字化方面有优势,并不是所有初创公司都适合进入这个金融科技市场。北部的国家获得风险资本的途径仍然有限,成长型公司没有足够的人才,最值得注意的是监管挑战。

北欧的金融服务不仅是高度监管的,而且大多是从传统商业模式角度进行管理的。新服务很难在现有的监管框架里找到一个适合他们的位置。监管机构也正在逐步适应金融科技的机会,就比如大数据、区块链技术和数字货币。

Lundberg表示,新进入者金融科技不是在抵触规定,但是需要更大的灵活性来推动创新。

“我相信我们江湖有相同的基础制度,但是那同样需要不同的类别,” Lundberg说,“一个初创公司不可能和跨国银行Nordea采用同样个的监督体系,那样没有任何意义。这样监管运行的方式是让公司停止提升在市场的竞争力。”

因为监管的变化需要一定时间,初创公司正在寻找方法来在周边运作。丹麦移动银行开发者Lunar Way 采用了一种与当地公司合作的伙伴关系模型,从而适应北欧各个国家不同的规定,就比如哥本哈根合作银行。

就像英国数字化竞争银行Atom一样,Lunar Way只通过移动app向银行提供服务。但是无论Atom在哪有它自己的银行牌照,Lunar Way都可以利用合作伙伴的银行牌照和他们的核心基础设施。

“我们正在试图吸引年轻的用户,比如那些18到25岁的孩子们,” Lunar Way创始人Ken Villum Klause说,“现在的银行和这个群体失去了联系,这是我们可以通过新产品和新技术带来的,而合作伙伴银行业提供偿付能力和信用信息。”

并行系统

Lundberg认识到Lunar Way面临的问题。“如果政府和不同企业没有认识到监管的问题,而开始利用这个地区的潜能使其成为下一代科技金融服务有力的供应者,这将是一个非常悲伤地故事。我们在非常有力的位置上。”

但是无论北欧的规则变化与否,Teigland表示传统银行还将和金融科技服务一起并行发展。

“这里有两种系统。你有一个银行建立的系统,每当有人去世时你将损失一个用户。你也有通过如何看待金钱和技术抓住千禧一代的初创公司们。”

Teigland说:“这无关技术或者有多么伟大的想法,其实就是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情。”

伦敦已经成为欧洲金融科技不争的中心,但北欧国家们却仍然在“伺机”挑战这个第一的位置。

2014年,北欧国家成为了金融科技投资主要阵地,获得投资总额仅次于英国的6.23亿和爱尔兰的3.45亿美元。

“所有的北欧国家都在高水平数字化中,”哥本哈根金融科技创新研究主任Anette Brol?说,“这里有良好的数字基础设施和公私部门之间的合作,意味着这是一块发展金融科技的沃土。”

北欧地区网站显示:2015年,金融科技初创企业在北欧地区比其他任何垂直领域企业吸引的资本都多,将企业服务软件(SaaS)和赌博为代表的传统优势企业甩在身后。瑞典首都斯德尔摩更是遥遥领先。

在北欧金融科技过去两年的51笔投资中,有32个发生在瑞典,有9个发生在芬兰,而丹麦有5个,挪威有4个。

斯德哥尔摩还有两个地区内最突出的金融科技初创公司:Klarna和iZettle。

Klarna的目标是通过电子支付服务简化交易,让购买只使用电子邮件地址就可以完成。iZettle科技将移动设备变成支付终端,方便中小企业甚至摊贩接受信用卡付款。这两家分别融资2.44亿美元和2.91亿美元。

合作的艺术

然而在北欧地区,不仅仅只有年轻的创新公司驱动科技金融发展,这里的人口素质也普遍较高,对于新技术始终保持开放的态度。

北欧国家在数字银行和电子支付的方面接受程度很高,引领着全球无现金化社会的潮流进程。

这样的成绩还要归功于北欧的地区的银行。正是他们主动打破传统,带领金融服务业快速向前发展。

斯德哥尔摩经济学院战略与竞争力研究中心罗宾泰格兰教授说表示:“利用自动化来节省人力开支,这一点在北欧银行业中已经得到了广泛认可。IT和互联网初创企业也比其他很多国家开始的更早一些。这里的线上银行和互联网银行已经运行了20多年了,竞争实力不容小视。”

现在这些企业面临着快速变化的市场,以客户为中心的数字化竞争者动摇了传统商业模式。虽然有的公司还没有适应这个节奏,但是还是有另外一切企业开始打开大门迎接变化,并且创立了自己的创新加速器和项目。

专注金融科技风险投资的NFT Ventures首席执行官Johan Lundberg表示:“银行需要改变。他们将会采用新型服务,因为他们没有时间和精力来自己开发所有东西。银行不能在400或者500个产品上都领先,他们需要从其他人那儿购买和外包系统。”

此外,现在银行在金融产业内已经进入了地区性长期合作传统。

最近的一个成功案例就是移动支付系统Swish,它是由六大银行合作在2012年推出的。已经有370万个(近40%)个瑞典人使用这个app在进行移动转账和支付。

在丹麦,Danske银行有一个类似的服务MobilePay。目前丹麦全国560万居民当中,就有290万人的使用这个产品。据悉,该服务已经于最近推广到了挪威和芬兰。

高风险业务

尽管北欧在数字化方面有优势,并不是所有初创公司都适合进入这个金融科技市场。北部的国家获得风险资本的途径仍然有限,成长型公司没有足够的人才,最值得注意的是监管挑战。

北欧的金融服务不仅是高度监管的,而且大多是从传统商业模式角度进行管理的。新服务很难在现有的监管框架里找到一个适合他们的位置。监管机构也正在逐步适应金融科技的机会,就比如大数据、区块链技术和数字货币。

Lundberg表示,新进入者金融科技不是在抵触规定,但是需要更大的灵活性来推动创新。

“我相信我们江湖有相同的基础制度,但是那同样需要不同的类别,” Lundberg说,“一个初创公司不可能和跨国银行Nordea采用同样个的监督体系,那样没有任何意义。这样监管运行的方式是让公司停止提升在市场的竞争力。”

因为监管的变化需要一定时间,初创公司正在寻找方法来在周边运作。丹麦移动银行开发者Lunar Way 采用了一种与当地公司合作的伙伴关系模型,从而适应北欧各个国家不同的规定,就比如哥本哈根合作银行。

就像英国数字化竞争银行Atom一样,Lunar Way只通过移动app向银行提供服务。但是无论Atom在哪有它自己的银行牌照,Lunar Way都可以利用合作伙伴的银行牌照和他们的核心基础设施。

“我们正在试图吸引年轻的用户,比如那些18到25岁的孩子们,” Lunar Way创始人Ken Villum Klause说,“现在的银行和这个群体失去了联系,这是我们可以通过新产品和新技术带来的,而合作伙伴银行业提供偿付能力和信用信息。”

并行系统

Lundberg认识到Lunar Way面临的问题。“如果政府和不同企业没有认识到监管的问题,而开始利用这个地区的潜能使其成为下一代科技金融服务有力的供应者,这将是一个非常悲伤地故事。我们在非常有力的位置上。”

但是无论北欧的规则变化与否,Teigland表示传统银行还将和金融科技服务一起并行发展。

“这里有两种系统。你有一个银行建立的系统,每当有人去世时你将损失一个用户。你也有通过如何看待金钱和技术抓住千禧一代的初创公司们。”

Teigland说:“这无关技术或者有多么伟大的想法,其实就是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