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口贷CEO罗川:执着于信披穿透力的创业“老兵”

道口贷

互联网金融.jpg

上世纪初期,自西直门火车站(今北京北站)由南向北修建了一条铁路(今京包铁路),于是就出现了一些与铁路交叉的道口。五道口因为是自南向北的第五个道口而得名。

    如今北京五道口已经成为一个蜚声中外的地标,周围坐落着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等十几所高校,清华科技园更是聚集了一大批如搜狐、Google、网易等耳熟能详的企业,而更多的创新企业选择在这里扎根、生长、壮大。

    国内首家高校系互联网金融平台道口贷就是其中的一员。该平台由清华控股旗下的公司发起,专注于校友圈的供应链金融业务,于2014年12月份正式上线,截至目前,累计成交额18亿元,至今无一笔坏账。近日,带着好奇与疑问,《证券日报》记者走进清华科技大厦,采访了道口贷创始人兼CEO罗川。

■本报记者 于德良

 走出微软的创业“老兵”

在互联网金融圈,创业者多是80后、90后的年轻人,而罗川创建道口贷时已经45岁了。

“对创业者而言,年龄不是障碍,特别是从事的是金融行业,更需要有从业经验的积累,有对金融风险的深刻认知,年龄大反而成了优势。柳传志、任正非创业的时候都是从40岁才起步的。实际上,我从2006年离开微软开始,一直处在创业的状态,走在创业的路上。”罗川说道。

翻开罗川的简单履历,他的成长就是一个学霸、工科男、创业者的代表。1994年,他毕业于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获抗震与防护工程专业硕士学位;毕业后加盟微软中国,12年间从业务代表升至公司副总经理;2007年离开微软,参与创建MySpace中国公司,担任CEO;此后,参与创建中国移动旗下139移动互联公司,担任首席运营官;2011年,应邀加盟创新工场。

罗川在微软工作了12年,他说自2002年起,在担任MSN大中华区总裁以及微软中国区在线业务部总经理时,就是在内部创业,“离开微软,进入互联网领域则是在不断地创业,直到时机成熟,创办了道口贷。”在这个人生阶段的创业,财务回报已经不是最大的追求了,“如果把赚钱作为创业的动力,结果往往可能会令你失望。我更大的愿望还是想做点自己想做的事。”从曾经的跨国公司高管,到一位普通的创业者,在罗川身上并没有看出太大落差。

“我们这一代,对金融危机有着深刻的了解。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破灭,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看到身边的人从巨富沦落为赤贫,从家境殷实到一无所有,让我对金融怀着敬畏之心。”正是基于这样的信念,道口贷执着于两个原则,一是不急于发展规模,而是要求风控能力优先匹配资产规模;二是平台坚持信息披露公开透明,真正做到每一笔投资均可追溯。罗川说:“正是靠着两条‘军规’,道口贷至今无逾期无坏账。”

互联网金融圈里的“小字辈儿”

道口贷于2014年12月19日上线,截至目前,成交额为18亿元。在3000多家网贷平台中,不时传来有平台破几十亿元、百亿元的消息,单从成交额看,道口贷确实称得上“小字辈儿”。

但对于资产规模,或许是“学院派创业老兵”天然对金融风险有更多敬畏的缘故,罗川显现的更多是保守和审慎,而清华系“行胜于言”的传统风格,也在这家公司身上体现无余。

“我们从事的互联网金融是经营风险的事业,在这个行业里安全性很高、规模很大、流动性很好是个悖论。”罗川多次强调,作为金融行业的从业者,用“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来形容并不为过。相比于规模,罗川在意更多的,还是“让自身的风险控制能力,超前匹配于掌握资产的规模”。

罗川常给员工讲述希腊神话里的一个故事。太阳神的儿子觉得他爹驾着太阳车在天上飘过,很拉风,也要试试,大家都拦不住。可是拉太阳车的马感觉这个拉缰绳的手劲不行啊,马就撩开蹄子跑,太阳神的儿子驾驭不了,车毁人亡。

道口贷以“校友网络+供应链金融”为特色,专注于为国内顶尖高校校友企业提供供应链金融服务。目前,主要提供应收账款融资和订单融资,为核心企业上游供应商应收账款债权转让、为核心企业上游供应商已签署订单进行融资。

罗川打开电脑,向记者展示了服务的核心企业鑫联环保的案例。鑫联环保在新三板挂牌,其合作伙伴个旧市顺和工贸有限公司、泸西县鑫钰煤业有限公司、红河州银利汽车运输有限公司注册资本分别为200万元、30万元、50万元,这类企业在银行融资几乎不可能,而上述企业在道口贷累计融资3286万元,融资成本10.5%。道口贷就是为了普惠这些中小企业获得低融资成本的资金,以提高整体融资效率,迄今为止,已为500多家中小企业提供了融资服务。

“你把我们搞成透明人了”

去年12月28日,《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办法(征求意见稿)》对信息披露进行了较为详细的规定,特别是关于网贷机构的相关义务,包括向出借人披露借款人基本信息、融资项目基本信息以及风险评估和可能产生的风险结果等。

一直在创业企业和金融行业摸爬滚打的罗川,对互联网金融有着更加深刻的认知。他说:“互联网金融的本质是金融,金融风险来自于交易信息不对称。因此,详尽的信息披露是管控金融风险的一个逻辑。早在道口贷上线时,我们就对融资企业及融资信息进行充分披露,可以说,穿透到融资项目的各个方面。”

本报记者登录道口贷网站,点开正在融资项目发现,披露内容包括,核心企业:实际控制人以及其毕业的院系,核心企业的介绍,历史交易数据;供应商:供应商企业介绍;交易信息:框架协议,采购合同,入库单(仓单,或订单);增信信息:该笔应收账款所对应的合同、发票,以及核心企业对与该笔账款的确认和承付承诺,真正做到每一笔投资均可追溯。这样的方式将企业的融资过程置于社会网络的监督体系之下,极大地提高了客户的违约成本和造假成本。

有个校友对罗川开玩笑说:“你把我们搞成透明人了。”

罗川反思说,“开始我觉得信息披露只是更方便投资人甄别风险,但是,互联网时代的信息披露却有很大不同,其传播力对信息放大就是个大杠杆,会像原子弹一样引发链式反应,一旦出现负面信息,影响是难以预估的。”

道口贷上线不久,一位同事对罗川说,人家都收20%多的服务费,我们才收2%,太窄了吧?

罗川则逆向看这个问题。高融资成本也一定会对应着比较高的违约率。大部分平台仍然沿袭了小额担保公司担保或质押的模式,一旦出现问题,担保机构、抵押品等也兜不住风险。因此,道口贷始终坚持去中介去担保,除了利用多种专业风控模式外,以校友网络为基础的道德约束,以及对融资企业信息的充分披露。

罗川说,道口贷2%的服务费比起20%实在太窄了,企业在道口贷的融资总成本为8.5%至13%。在借贷行业中,以规模化方法找到靠谱的借款人是真真正正的核心竞争力。“我们要努力进窄门,将来有许多人想要进来,却是不能的。”

道口贷在社交金融方面的创新也是如此,进窄门,走长路。正如罗川给全体员工的一封邮件所说:“我们做到10亿元如此,以后做到100亿元、1000亿元也是这样,走的稳,也容易睡得着觉。”

(证券日报 于德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