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战、分化和覆灭,FinTech独角兽将如何崛起?

未央网 作者: 薛洪言

供给侧改革是未来一段时间宏观经济运行的一条主线,各行各业宏观层面的机遇和挑战均蕴藏其中,互联网金融尤其如此。

在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薛洪言(洪言微语)看来,现行的金融体系将在新的经济形势下面临挑战、出现分化甚至不排除局部的覆灭,相生相杀过程中,新的FinTech独角兽将在两个领域孕育而生

传统金融机构遇到的挑战

供给侧改革五大任务“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对金融业也提出新的要求,既要主动配合,更要适应挑战。

“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侧重于存量资产的调整,主基调是“压缩”。传导到金融机构中,意味着存量金融资产的压降,或以不良资产的形式直接粗暴地形成损失,或以还后不续借的形式表现为信贷需求不足,这是金融业尤其是银行业产生“不良攀升、增速下滑”现象的根本性原因。

面对存量资产压降带来的挑战,金融机构的应对之策是在宏观经济新模式、新业态上做文章。但问题在于,宏观经济的新动力还难以挑大梁,喂不饱巨无霸的传统金融机构。洪言微语注意到,银行业转型的花样很多,如消费金融、资管业务、债券投资等等,然并卵,拦不住增速下滑的趋势。

周期交替带来金融体系分化

经济周期性波动是客观规律,作为亲周期的行业,一般而言金融机构对经济低迷带来的一系列问题不会过度忧虑,经济总有重回繁荣的一天。这里多说一句,宏观经济的L型走势,更多是从GDP增速的角度,对L型走势的认可不意味着繁荣不会再来。增速与繁荣是两码事,除新兴经济体外,发达经济体的繁荣期增速普遍在5%以下。即使中国GDP增速未来长期保持在6.5%左右,经济内在的衰退和繁荣依旧会自然交替。

问题在于,此次的经济周期变化有一点不同。经济周期是由支柱行业的更替推动的,过去三十年,中国的支柱产业经历了从纺织轻工业、到钢铁煤炭、到房地产和基建的转移。产业的交替并未给金融机构带来大的挑战,因为这些产业都是重资产行业,与金融机构重抵质押担保的授信模式一脉相承,无论是纺织还是钢铁,其融资模式没有变。不过这一次,潜在的支柱行业将从互联网等轻资产行业中产生,它们适应了互联网、适应了股权融资、适应了大数据信用融资,唯独不太适应抵质押担保的传统融资模式。

面对新行业金融服务需求形式的变化,不可避免地,此次经济周期性调整会带来金融机构的大分化,既是传统金融体系内部各机构之间的分化,更多的将是互联网金融与传统金融的分化。

这一次,互联网金融和传统金融站在同一起跑线上

传统金融机构早已看到这一点,一直在谋求转型,而非大家认为的机制僵化、坐以待毙。不过,终究是力有不逮。

一方面,究竟哪些行业会成为支柱产业,没人说得清,也无人看得准。未来是什么,凯文凯利先生在苏宁·钟山“创业创想预言聆听会”上提到四个关键词——共享、互动、流动和知化。这四个词是对未来经济特征的描绘,但无人说得清对应的具体是哪个行业,也许,5年后的支柱产业,现在还没问世。

另一方面,大企业和小企业的界限正逐步消失,把赌注押在大家伙身上不再奏效。新经济中,大企业可能突然倒塌,由于轻资产倒闭后一毛不值。马云曾在一次演讲中提到“我如履薄冰,每一天就像过一年一样难过,每一年过十五年这样的压力”,此为大企业的真实写照。跨界竞争的背景下,企业永远不知道要命的敌人来自哪一方。问题来了,连企业自己都看不清自身的前景,金融机构又如何能提前布局、稳操胜券。

不知道未来支柱产业是什么,也不知道它们需要什么样的金融服务,需要什么形式的金融服务。这一次,互联网金融终于和传统金融机构站在同一起跑线上。

互联网金融如何把握发展机遇

面对未知的新经济新需求,创新求变是金融机构唯一应对之策。金融业的一切创新,都围绕着满足客户理财、融资和支付三大基本需求展开,支付领域的创新模式相对比较清晰,NFC、扫码付两大模式基本确立,行业门槛已然很高。相较之下,理财和融资两大需求仍有很大的改进空间。

理财顾问服务将迎来蓝海。从银行业收入结构看,理财顾问收入占比不断提升,貌似占领了先机。但说句不客气的话,过去基于刚性兑付环境中的理财顾问,更多地是在高返佣的前提下为客户推荐相对高收益的产品。很多所谓的理财顾问经理,缺乏基础的金融知识的背景下,培训一个月(甚至更短)就敢上岗,和销售一般产品并无区别。随着刚性兑付的打破,理财产品的推荐有极大可能给客户带来损失,越来越是一个专业活,传统的理财经理主导的理财顾问模式难以为继。

对于高净值客户,自然有高端专业人士提供1对1优质服务,这个没有问题。而大众的理财需求,才是各方的角力点。洪言微语认为,突破口就在于智能投顾。

智能投顾的运转逻辑,是通过量化投资模型,结合客户的投资目标、收入和纳税情况,为客户打造专业、理性的投资组合,将人为不确定因素降至最低。它的诞生,受益于机构投资模式的创新,以及互联网技术的发展。

基于互联网的智能投顾业务,核心诉求是专业化的人才。只要人才够专业、够顶尖,不必多,几个人即可,通过定制化的模型把高净值客户专属的组合投资模式带入寻常百姓家。对互联网金融企业而言,这种依赖少数人力资本的业务,无疑是个蓝海。这个领域,考验的是对顶尖人才的吸引力,传统金融机构,并不占据更大的优势,甚至稍有劣势。

投贷联动业务的新机遇。理财的另一端就是资产,资产端的核心竞争力就是满足客户融资需求的能力。新经济的融资需求必然是股债结合,在合理控制杠杆率的同时,适当让渡股权满足高速发展、激烈竞争所需的资金和其他资源支持。

股债结合的融资方式,对金融机构无疑是个挑战。新经济需要钱,更需要赢得市场竞争的综合资源支持。在流动性整体宽松的当下,尤其随着股权众筹的出现,人人都是天使投资人,真正有潜力的企业不怕融不到钱,倒是融资机构需要担心企业愿意不愿意用你的钱,未来,融资机构求着企业用自己的钱有望成为一种常态。

相对而言,传统金融机构只是有钱而已,在客户基础、市场营销、业务模式优化和发展策略等方面缺乏经验,在客户争夺过程中不占优势。反倒是新经济自身孕育出的金融机构更有资源为新经济体提供一揽子服务,在客户争夺过程中占据优势。

盘点世界上FinTech领域的独角兽,多集中于智能投顾和在线借贷领域,在洪言微语看来,这还只是金融科技逆袭的初级阶段。未来,一定会在一揽子综合服务领域出现新的独角兽,而且独角兽将有极大的概率出现在新经济系金融机构中,这些机构,既懂金融,又懂新经济,前景不可限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