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金界玩起撕名牌 傍上“金融科技”自创“智能金融”为哪般?

未央网 作者: 君至

“撕名牌”是《奔跑吧兄弟》的压轴表演,现在可谓家喻户晓。看明星之间拼个你死我活,为了活到最后,赢得胜利,也赢得观众们的欢乐笑声。近日,Lending Club教父级人物出走,加上Google对网贷广告釜底抽薪的大戏,全球网贷业可谓萧风瑟瑟。这时,国内在互联网金融界悄然玩起了“撕名牌”,不同的是,自己撕下旧的换上新的。

其实,这里撕的“名牌”不是别的,是各公司对自身的定位标签。在e租宝事件之前,P2P一度是互联网金融最时髦的标签,随后接二连三发生的大大集团、快鹿系、中晋系暴雷,不仅致使“P2P”,甚至“互联网金融”都溅到了血,蒙上了灰。

“很多根本不是P2P的公司也以这个名义来浑水摸鱼,带坏了行业风气,我们现在都不敢说自己是P2P公司了。”拍拍贷总裁胡宏辉曾无奈表示。事实上,拍拍贷是国内坚持原始P2P模式最纯正的平台,如今深受行业负面舆情的拖累。

相比拍拍贷的吐槽,已经有平台在做切割,撕下了P2P的标签,喊起了新的口号。5月10日,京东金融CEO陈生强在康奈尔大学的演讲中重申了“金融科技”的定位,标榜美国市场通用的“Fintech”概念,接轨国际。

在此之前的2016年博鳌亚洲论坛上,积木盒子、有利网更是提出了“智能金融”概念,随后有媒体以“角力智能金融”为题举办行业论坛,引发热议。

说道这里,恐怕读者也不禁要问,不管是互联网金融,还是金融科技,亦或者智能金融,这些令人眼花缭乱的标签之间到底有何区别?

笔者援引百度的介绍,互联网金融(ITFIN)是指传统金融机构与互联网企业利用互联网技术和信息通信技术实现资金融通、支付、投资和信息中介服务的新型金融业务模式。

这一表述可从3月份成立的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会员组成得到印证,400多家会员中,多为银行、证券、基金、保险、信托等传统金融机构,也包括其他互联网金融从业机构,典型的有蚂蚁金服、陆金所、拍拍贷等各业态的代表。

不过,在中国以外互联网金融的概念并不通用,美国与之相近的概念是Fintech(金融科技)。金融科技主要指互联网公司或者高科技公司利用云计算、大数据、移动互联等新兴技术开展的低门槛金融服务。数据技术是金融科技的灵魂,是有关深度数据挖掘的科学。代表性企业包括Lending Club、Oscar、Robinhood等。

单从字面就可看出,两者之间不同之处更多。除了相同的互联网公司的参与,中国市场多是为金融公司更偏重金融服务,美国市场多科技公司,偏重金融技术。实际上,这与中美之间金融土壤密切相关。

国内互联网金融发展得如火如荼,究其机理,主要原因是金融抑制带来的普惠金融供给不足,致使互联网金融公司在包容监管的环境下进行了大规模的监管套利。各大公司利用互联网技术优势,做传统银行无暇顾及的市场,或者提供比传统金融机构更优质的金融服务,从现有金融市场中分一杯羹。

以曾风靡一时的余额宝为例,7日年化化收益率一度冲高至7%以上,唤醒了普罗大众的理财意识,如今回落到了2.4%。余额宝本质为银行同业拆借的货币基金,银行存款受到利率管制,余额宝没有受到利率管制,从某种意义上讲,确实存在监管套利的问题,反映我国对利率管制的影响。

相反在欧美金融发达的市场,银行所提供的金融产品和服务易得且丰富,没有太多的套利空间。因为美国靠一系列有效、严密,呈矩阵式的监管条例,来规制金融科技公司不能无序竞争和侵害消费者权益。比如,这次Lending Club CEO事件,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已经介入。这就决定金融科技更多通过技术创新改进金融服务。

以美国的上市公司Square为例,为商户提供基于云端的SAAS、POS支付的服务系统,进一步提供销售数据分析服务,从而降低支付业务的成本,提高效率,支撑连锁店快速扩大客户量。

那么,中国有没有真正符合美国Fintech理念的公司呢?

事实上,有的。去年牵起了股市配资大风浪的HOMS系统其归属公司恒生电子,就曾连续7年入围Fintech 100榜单。可惜的是,由于国内资本市场缺乏完善的制度规范,起到副作用。另外,拍拍贷研发的大数据模型风控系统“魔镜”,能为游离于央行征信体系之外的借款人评估信用等级,进行风险定价提供借贷服务,是大数据系统产品。

设想一下,十年过后,互联网金融这个概念可能已经不再了。因为就像电的普及一样,终有一天互联网会成为所有行业的基础设施,今天所处的互联网金融时代,只是金融发展的一个阶段。到那时掌握核心技术的金融科技公司,作为金融生态链的一环,仍会占有一席之地。

回过头来,希望当下因为全球行业陷入低谷而急于改口的公司,真正沉下心来,将业务规范、创新、转型落到实处,而不止停留于撇清关系,换马甲,喊口号。否则所有的标签都有被滥用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