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资担保P2P再逾期 担保真有100%保障?

未央网 作者: 金里的鲸

5月12日,重庆平台易九金融遭数百名投资者围堵,据报道是因为易九金融合作的担保公司贵州省能源担保有限公司在其平台已融资成功的57期在保项目出现风险,涉及担保本金金额共计2.8384亿元。而易九金融官网显示目前,已有27期在保项目出现逾期,涉及金额1.296亿元。

早在去年年底,《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就明确提出,作为信息中介平台,P2P行业禁止“向出借人提供担保或者承诺保本保息”,“去担保化”这一要求被监管层正式提出。近期风险事件频发,“去担保化”再一次成为行业内的热点话题。

其实自去年河北融投陷入倒闭危机,行业内“去担保化”的呼声就曾一浪高过一浪。因其合作平台多达100多家,涉及金额多达数百亿,直到今天河北融投仍未全部兑付资金。

一直以来,对不少投资者来说,有担保公司参与的P2P项目,尤其是承诺“100%担保”的,默认其靠谱度更高:即使项目出现问题,也有担保公司这个“救生圈”出资偿付。

然而,据报道显示,与河北融投合作的是由河北省国资委组织的8家国企出资组建的河北省唯一一家AA+评级的资质担保机构,集团资产总额达96亿元、资本金规模86.3亿元,照说应该是实力杠杠的国资担保公司,不过这几起事件提醒投资者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上周出现逾期兑付的贵州能源担保公司也是一家大型的国有控股担保公司,注册资本3亿元,股东有贵州省煤炭经营服务指导服务中心、贵州省煤矿设计研究院、贵州盘江化工集团、贵州肥矿光大能源公司。

国资担保公司频频出事,尤其是担保公司拒绝代偿,由此可见,100%担保不过是投资者的一厢情愿。

无可否认,P2P在近几年内成交规模获得快速增长与这种P2N模式(将原来P2P模式中寻找借款人和担保公司这两项工作,交由一些专业小贷及担保公司来完成的新模式)有着极大的关系,这一担保本模式下的本息保障也吸引了众多投资者。

2007年,国内第一家P2P平台拍拍贷成立。业内有观点认为,在不承诺担保的情况下推出项目似乎并不能博取内地投资者信任,而担保公司的加入,使得P2P这一非标产品加上互联网属性,既满足了P2P资产端的业务来源,也满足了投资者保本保息的心理预期。在缺乏监管、信息不够透明的情况下,以“红岭创投”开创的担保模式,在中国P2P的发展中也确实起到了一定分散风险的功能。例如,在出现逾期后,担保公司进行先行偿付,然后对抵押物进行拍卖债权回购。

在业内,通过引入第三方担保来分散风险的现象非常普遍。行业内各种抵押借款,也都会有相应的资管、小贷公司、担保公司承担连带责任。目前,担保公司有融资性担保公司和非融资性担保公司两类,也分一般担保和连带责任担保,融资性担保公司比一般担保公司要高一级,一情况下,不论投资者还是平台都会更青睐有政府背景或资力雄厚的公司,当然也要看担保公司运营是否规范,因为随着规模的扩大,风险也会增大。规模大是一方面,运营能力也是一方面。另外也要看后面抵押物是否充足和是否容易变现,不然在维权时投资会显得很被动。

随着经济下行,担保公司出现风险的情况也愈渐增多,从最近几家担保公司开始出现拒绝代偿例子来看,拿2%-4%的担保费,却需要代偿100%的资金,担保行业也被称为是赚着卖白菜的钱操着卖白粉的心。担保公司的流动性风险、市场风险、操作风险、合规风险、代偿风险也开始显现,目前国内融资性担保公司也存在良莠不齐的情况,投资者更不应迷信于担保公司。

作为平台方,核心竞争力是识别、评估、控制担保项目的风险,进而确保借款项目优质。在合作机构审查上,不应将风控全依赖于担保公司。企业在选择担保公司和授信过程中需要甄别其资质以及项目优劣,而现实恰恰相反,很多投资者只是冲着是否能提供担保这一点进行投资。这也是在“去担保”呼声出现后,引起了众多投资者的广泛讨论的原因。

基于目前情况来看,完全“去担保化”需要一个过渡。担保确实正处于监管未完善的阶段,马上去除存在困难。但投资者和平台的也需引起重视,担保只是分散风险的其中一项措施,而不是唯一标准,还是结合平台各方面的综合实力进行选择。

由于目前《意见稿》处于征求意见阶段,除“平台不能进行自我担保”外,第三方担保也成为众多P2P平台在目前国内征信体系不完善的情况下分散风险的另一种方式。

而在此次事件中,曾身陷囹圄的平台积木盒子就是P2P行业担保合作的典型代表。

有人认为“第三方担保也难以使投资者风险意识提高,同时平台也容易被其捆绑,一旦担保公司出现问题,必然会对平台自身造成冲击。

除去资质外,重复担保、超额担保也是担保行业乱象。长远来看,平台的核心竞争力仍然是风控,这始终是平台绕不开也必须面对的一道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