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ding Club事件之思:信息中介模式无效?

未央网 作者: 孙爽

内控现重大缺陷

LendingClub(以下简称“LC”)事件不断发酵,其CEO辞职谜团日渐水落石出。令人迷惑的LC 5月9日发布的新闻稿中提到的“2230万美元不符合机构投资者的要求,但并非由于贷款本身或者价格上的原因”和看似不相关的“调查发现2230万美元贷款中有300万美元的申请日期被改动”有着密切关系,后者正是因为LC为满足上述机构投资者需求做出的“努力”。即在机构投资者认购的2230万美元贷款中有300万美元贷款的申请日期不符合其要求,LC为了售出此笔贷款,直接修改了这300万美元贷款的申请日期。

不必说LC新闻稿中提到的CEO将自身持有的基金推荐给公司风险管理会投资但并未向其披露自身投资情况,也不必说公司管理层接受了CEO的建议投资了该基金、而该基金的投资流向为网贷(包括LC自身拥有的贷款)是否牵扯法律问题,单是本文开头提到的事件就足以说明LC内控出现了重大缺陷。

或使用自有资金购买贷款

LC事件爆出后,投资人纷纷停止甚至放弃投资。为使LC继续运营下去,LC提出其接下来会采取多种手段来重建投资人信心、获取资金来源,包括采用股权或债权交易、替代性的费用安排等。LC提出其不排除利用股权结构设计等方式来让自己或第三方机构能在LC平台上购买贷款。作为信息中介,LC本不承担借款人的违约风险,而LC公布的其计划采取的补救措施显然将使其承担借款人的违约风险。如果LC自有资金紧张,则不得不缩减贷款量,而由于LC是靠收取服务费创收,服务费不变的情况下,其营收规模亦将缩减。

接下来探讨关于LC事件业内热论的几个问题。

LendingClub是不是信息中介?

有人提出LC并非信息中介,其给出的论据是个人投资人并非借款人、而是LC的债权人,当LC违约时,个人投资人要承受损失。笔者认为判断一个网贷平台是不是信息中介要看其盈利模式。笔者认为信息中介盈利模式的关键是其是靠撮合借贷双方收取的手续费盈利的,而信用中介是靠存贷利差盈利的,通俗来讲,信用中介是靠低买高卖盈利的。从这个角度来看,LC是信息中介。

信息中介模式是不是不行?

LC事件爆出后,很多业内人士表示恐慌:信息中介模式的鼻祖发生了这种恶性事件,是不是说明信息中介本身是行不通的?强有力的信用中介才能对投资者比较负责吧?笔者认为当前LC事件仍然只能说明其平台自身的内部控制失效,没能有效防止高管的道德风险行为,并不能直接由LC事件推演出信息中介模式的无效。至于对投资者负责,LC目前并没有透露其将如何对现有和潜在投资者负责,其利用自有资金购买贷款的计划更多地体现地是为自己的生存。

LC是不是在向信用中介模式转变?

有人提出LC计划使用资金资金购买贷款是不是说明其要向信用中介模式转变?笔者认为不是。除非以后LC都先使用自有资金直接买下贷款,并将贷款转让给投资人,靠低买高卖盈利。当前LC计划采用自有资金投资贷款的行为只是害怕投资人纷纷停止、甚至放弃在LC投资的危机时刻采用的续命方式。事实上,这不是LC第一次亲自出手、利用自有资金放贷。2008年3月,美国SEC认为LC发布的会员偿付支持票据(Member Payment Dependent Notes)为证券性质,提出其需要准备申请注册。2008年4月至2008年10月的注册“静默期”中,LC主动关闭了投资者部门业务,利用自有资金放贷,同时按照约定向已放贷的投资者偿还本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