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对比之我见:敢问未来互金路在何方?

未央网 作者: 李静妮

在经历了三年的疯狂追捧之后,2016年互联网金融从业者和投资者们正在回归理性,生存、退出还是创新求变,互联网金融企业站在了十字路口,对于互联网金融热潮退后路在何方?以下通过中美互金发展现状对比,希望对中国的互金发展有所启示。

美国Fintech不同模式比较

从主营模式上看,美国Fintech模式主要有两类,第一类是撮合匹配不担风险的商业模式,以Lending Club和Prosper两大巨头为代表,从理论上讲可以做得很大,而且没有资本金的限制。个人消费信贷业务为主的Lending Club和Prosper占据了大部分的市场份额。在整个交易过程中,Lending Club作为信息中介,为借贷双方匹配资金供需,没有提供任何与资金保障有关的服务,借款人的违约风险完全由投资人承担。第二类是拥有所谓的创新放贷技术的公司,这些公司拥有大数据以及各种各样的资产获取能力,他们相信可以发现别人看不到的金子,可以放贷款放得比别人更好,其中代表包括了从主营小微贷款的Ondeck、开创网商贷款的Kabbage、以及专注学生贷款的Sofi等等。

这两种类型的主要区别是,On Deck将大部分贷款纳入到其资产负债表中,其运营模式是有信贷风险的。On Deck的主要收入是息差,而Lending Club的主要收入是居间服务费。所以与Lending Club这样的纯信息中介平台相比,On Deck更像是具有大数据能力的小贷公司。另外,市场上也涌现出一批以专注做细分市场见长的优秀平台,例如Upstart公司,利用机器学习和大数据技术,挖掘没有被主流征信数据覆盖的人群,主要强变量包括学历、收入等,实现了低于业内均值一半的违约率;Ascend公司,引入积分制的贷后管理,跟进借款人贷后情况改善,根据存款增加、DTI减小等因素来动态缩减贷款利息,结果显示70%借款人选择贷后回馈计划,最高可以减免50%的利息,通过实时决策系统来提高借款人的违约成本。

中美互金发展环境差异分析

美国Fintech和中国互联网金融的主要差异体现在两个方面。第一、监管框架不同。美国对金融的监管注重信息披露和合格投资人的要求,防止低风险承受能力的投资人进入高风险市场,以维护有序竞争并保护投资人权益。美国有一系列有效、严密,呈矩阵式的监管条例,既有OCC(货币监理署)、FDIC(联邦存款保险公司)、SEC(证券交易委员会)这些传统的功能监管机构,还有在金融危机后新成立的CFPB(消费者金融保护局);既有联邦一层的伞形监管,又有地方州政府一层的区域监管和协调监管;美国其实由于采取的宽准入,严监管的模式,谁都可以进入到金融领域里进行金融业务操作,但是在监管上会特别的严格,互联网企业在美国很早就有金融业务的实践操作,都在一个公平的环境里进行业务竞争。而中国金融监管主要是通过牌照来实现分业监管。金融抑制带来的普惠金融供给不足,互联网金融公司在包容监管的环境下存在一定程度的监管套利。中国金融监管目前按地域、按机构进行的,而互联网金融出现了跨地域、跨时间、业务相互渗透、综合性强等特点,去年互联网金融的指导意见和监管细则已经出台,监管框架也在逐步完善和愈加严格。

第二、市场结构不同。美国的金融市场相对成熟,投资人更多以B端机构为主,大概80%以上来自共同基金、养老基金、家族基金等机构投资人。而中国的绝大部分投资人都是C端个人。相比个人投资者而言,机构投资者有更好的资金实力、风险承受能力、以及交易专业度,从而能够形成更为稳定的资金端,促进市场发展。所以在美国的机构投资者,通过市场有效配置来获得稳定性的收入,从分散型角度形成了容错的可能性,更适合作为Fintech的投资人。

Lending Club 曾表示:“尽管我们做了全美75%的市场,还不如中国一个非常小的细分市场,中国可以做的产品和市场是不可估量的。”近期花旗银行发表了全球互联网金融发展状况的相关数据,数据显示,中国是拥有全球P2P网贷平台最多的国家,中国的P2P网贷规模约为669亿美元,是美国的四倍。2015年,中国互联网金融业的客户数量已经追平传统银行,突破了金融变革的临界点。这些都在说明,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P2P网贷市场,在世界范围已是备受瞩目。互联网金融一定程度释放了中国的金融压抑,机会巨大,挑战重重;我们进入了新的阶段,从开荒拓土,到提升效率;从模式到技术。

美国Fintech发展对中国的启示

互联网金融的本质还是金融,运用了互联网技术让资金流动更为有效。而金融最核心的还是金融规则和风险管控。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美国Fintech的实践经验,也许能带来一些对中国互联网金融未来发展的启示。第一、敬畏规则;严格遵守法律和监管,只做中介不担保,平台不碰资金;第二、提高效率;利用互联网和社交渠道高效运作和降低边际成本,支撑极低手续费,让利于借款人和投资人,实现平等、透明、高效的新金融文明;第三、风险定价;建立信用系统和社交网络的大数据来评价风险,实现基于数据的精准风险定价,既能让需要的人贷到款,又能合理保护贷款人权益;这一点与铜板街的风控理念不谋而合,我们始终认为投资者对互联网金融平台信用度的考量着重体现在平台对风险的把控能力上,这是平台赢得市场与消费者的关键,也是互联网金融行业规范发展的核心驱动力。第四、投资教育;注重投资者教育,虽然平台不承担刚兑,不承担损失,但是如果投资者在平台购买产品受到超过其承受能力的损失,会对平台的价值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所以哪怕牺牲一些短期的交易量,平台也要坚定不移地推动这项工作。长期来看,反而是保护了投资者,因为这么做帮助投资者挡掉了不适合他们的产品。愿意为它形成合理的定价就应该承担相应的风险,风险定价才真正有意义。这些是中国互联网金融发展的必要条件,否则中国互联网金融和美国Fintch公司的跑道基础不甚相同,无法类比。

我认为,中国互联网金融公司进一步发展的核心是开源创新,管控风险,掌握技术。业内站到最后的,一定是不忘初心,服务小微,靠自己能力熬出来的公司。

(作者为铜板街金融风控副总裁李静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