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颁布的JOBS法案对2016年的经济、投资和科技环境有影响吗?

未央网 作者: oceanning

JOBS法案被正式签署成为法律的四年后,未经认可的投资人可以进行股权众筹了。Title III正式推出引起了人们狂热的关注,尤其是其对投资者乃至整个众筹行业的意义。

就经济、投资者的心态和技术而言,自2012年以来制定JOBS法案的环境已发生了巨大的转变,这是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随着Title III首次推出的临近,是时候研究2012年以来发生的转变以及JOBS法案现在的影响力了。

经济崩溃与经济复苏已完成交替

2012年3月JOBS法案首次提出之时,经济环境十分萧条。失业率高达8.2%,房价刚刚创九年以来的新低,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苦苦挣扎,稳定于13,000点。小型企业和创业公司千方百计获得资金,而银行却紧缩贷款的发放。在这种经济动荡的情况下,推出JOBS法案的目的在于对上述情况进行补救。

时间快速推进到2016年,经济状况已经完全不同。失业率一直稳定在5%,其中3月期间新增就业机会215,000个。与去年同期相比,房价上涨5.6%,达到2007年的水平。道琼斯指数趋步稳定,交易量达18,000。虽然信贷环境仍旧紧缩,但据美国联邦储备系统(美联储)估计,2015年寻求资金的小企业中,80%可以达成所愿获得资金,而前一年最多仅有65%可以如愿。

而JOBS法案最初要解决的问题——就业增长和改善小企业获得资本的机会,似乎已并不如之前那么突出。在这种背景下,现几乎已全面实施的JOBS法案与最初的预期相比,已不是博弈的变革者。鉴于当前的经济环境,2012年急需采取的措施已不再具备相同的紧迫性。

投资者的想法已大不相同

虽然经济衰退于2009年正式结束,但投资者对股票市场持小心谨慎的态度。投资公司协会预计,从2008年底到2011年间,投资者从专注于美股的共同基金中共撤出2600亿美元,并且明确不愿意重新再投入其中。失业率下降,但就业机会仍供不应求,并且自2000年以来家庭财富已经下降了7%。尽管经济正在复苏,但复苏的速度慢于预期,这一切均让投资者时刻保持警惕。

从JOBS法案的Title II可以获得提示,该法案取消了对合格投资者的大范围募资的禁令。该法案于2013年9月正式生效后,各公司在第一时间寻求投资者以获得他们所需的资金。Crowdnetic表示,Title II定稿后的前两年共有6,000余次私募发行,资本承付款项总价高达8.70亿美元。

随着经济衰退的影响逐渐消退,授信投资者们显然准备利用机会投资于根据JOBS法案创建的初创企业和小型企业。投资环境现已改变,投资者们对投资已不再持有恐惧敬畏的心态,而是再次热情高涨,对投资的态度更开放。

2016年的情况已不同于往昔。面对市场调整迫在眉睫的前景,投资者重新保持谨慎观望的态度。市场变得越来越不稳定,小型企业和初创企业也失去了原有的吸引力。对私营企业感兴趣的投资者也不再贪得无厌,而这一幕已在大规模的风险资本中发生。

过去一年,风险资本已大幅降温,而这正是出于对估值超出现实范围的担忧。风险资本的投资者现在并不急于投资迅速增长的公司,而是仔细观察这些公司的长期盈利潜力。这种投资态度的明显转变正渐渐渗透进那些担心自己前途的小散户投资者之中,他们使市场调整更具体化。

尽管Title III对非授信投资者敞开大门,但他们是否急于介入该领域仍未可知。对于不了解众筹或对投资于创业企业仍心存惶恐的小散户投资者而言,Title III可能对他们并无太大意义。一项众筹IQ基准研究显示,即使他们投身于该领域,投资规模也较小,平均投资额总计2,000美元或更少。就该投资规模而言,Title III的影响力可能非常有限。

技术平台已做好扩大众筹范围的准备

2012年,投资众筹和其他贷款已或多或少处于萌芽时期。如Kickstarter、Indiegogo等以捐赠和奖励为基础的众筹平台,在其各自的领域建立基金会方面与LendingClub和Prosper等债务集中的平台采用相同的运作模式。尽管他们致力于不同的领域,但目标相同:让持怀疑态度的人哑口无言,并让众筹和个人对个人的贷款成为主流。

然后,2012年在JOBS法案的承诺即将成为现实之际,CircleUp、WeFunder和FundersClub等平台成为最早的股权众筹平台。我们公司RealtyShares于2013年将房地产投资市场业务上线,甚至更多的平台亦如法炮制。

金融领域众多以科技为中心的公司的增长充分反映了创业公司亟待采用JOBS法案中心愿景的迫切心情,即增加获得资本的机会,并据此运行公司。人们对JOBS法案充分实现的预期继续增加,但是SEC却尽力阻止。可惜,由于越来越厌倦等待,这些平台将其业务模式仅专注于授信投资者,并已经成功建立仅迎合投资者基地的风险支持企业。

对于这些已建立的平台,考虑其局限性和潜在陷阱,Title III现已成为现实的事实并不足以激励这些平台接受非授信投资者的新市场可能性。总之,技术为之前并不存在的筹款活动和投资创造了新常态,这本身是一件好事但却不是衡量法案有效性的真正标准。

JOBS法案背景下,众筹的下一步计划是什么

SEC延迟Title III规则的最终定稿很大程度上源于一种愿望,即确保有特定的保障措施可以保护非授信投资者尽可能地免受风险损害。该愿望终于美梦成真,众筹平台现在必须考虑是否进一步接受JOBS法案的最新发展。如果接受,他们将面临艰巨的任务。

Title III确定的条例和细则共达686页,规定了平台接受非授信投资者投资时必须采取的行动。实施必要政策和实践以确保法规遵从性,并尽量减少投资者的风险,这样的任务对新生的众筹公司而言可能过于繁重,从而不能在广泛的范围内进行处理。相反,我们可能会看到公司正根据Title IV选择扩大投资者准入,通过Title IV私营公司可以从非授信投资者处获得高达5000万美元的资本。

这使我们重新考虑2016年JOBS法案的适用领域。四年前,该法案被视为对不景气经济的救助计划。Title II和Title III旨在瓦解我们投资和筹集资金的方式。虽然对Title III的推出存在众多不同的传闻,投资者、小型企业和众筹平台对其的反应比最初预期要冷淡。

除了投资者和众筹行业的犹豫不决外,Title III也因创业公司的融资额限制而受到阻碍。目前,每年的筹款上限为100万美元。今年3月,一项名为众筹修正法案(Crowdfund Fix Act)的众议院法案获得提议,该法案将解决Title III涉及的一些问题领域,包括将融资上限提高至500万美元。然而,现在可以肯定地说,JOBS法案所承诺的“机遇之窗”仍将非常微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