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建国家支付体系战略3.0

未央网 作者: 杨涛

由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支付清算研究中心完成的《中国支付清算发展报告(2016)》日前在京发布,报告从中国和全球两个维度,从理论、实践与政策多个视角,对支付清算领域相关问题进行“点”“面”结合的研究。

当前,无论在宏观层面还是国人的日常生活中,支付清算已逐渐从过去的中后台“冷门”,转身成为各方关注的热点。诚然,对于支付清算体系,眼下公众脑海当中都还有不同的认知,可能会关注支付机构、产品,或者是背后一系列的制度,这是讨论问题的出发点。因而,我们需要跳出支付本身,从更高的层面看一下我们现在所关注的支付清算体系究竟是什么。

在笔者看来,对此至少有三个不同的视角。

第一,基于金融市场基础设施的认识视角。对金融市场基础设施的监管和有效运行,2012年之后在全球逐渐达成了共识(PFMI),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也提出了要完善金融基础设施,央行的相关报告中对此也有描述。在这些概念中,我们可以看到既包括支付清算、结算体系,也涵盖了法律、会计、反洗钱等等软环境因素。在此,我们更加关注支付清算设施本身,因为这是当下最为重要的、值得研究的金融前沿领域。我们现在研究支付问题,需要跳出具体视线的局限,深入到整个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建设的角度,来探讨基本的定位、方向和问题。2012年之后,关于金融市场基础设施的软规则不断得到完善,各个国家在落实PFMI的过程中虽有一些差异,但是防范风险、稳健高效运行的总体方向是一致的。

第二,基于国家支付体系的认识视角。金融市场基础设施的监管和完善,相关职责往往分散在各个部门当中。由于央行在整个体系中具有独一无二的地位,所以从全球范围来看,央行往往都承担了更多责任。世人都看到了,近些年来,以美联储为代表的多国央行,都在直接或间接推动着国家支付体系的建设。其中,有的是对央行直接和间接控制的支付系统加以完善,有的是在某种程度上有效协调与证券市场相关的金融市场的基础设施。国家支付体系与金融市场基础设施是不同的视角、不同的切入点,国家支付体系主要着眼于从国家层面、从货币当局的层面如何影响支付效率和风险,协调金融基础设施的功能与监管,从而构建更为平衡有效的金融后台服务体系。以美联储为例,近两年高度关注支付体系,把利益相关方都纳入了国家支付战略制定和落实的过程中,笔者认为这很值得我们对标。其最终期望的结果,就是实现支付清算体系的速度、安全、效率、国际化协作。

笔者认为,像美国奥巴马政府在大力推进的大数据战略计划一样,美联储在2015年初发布的“支付体系提升战略”,对现代支付体系建设具有极其重大的意义。某种程度上,我们大可借鉴其特点,打造中国版的支付体系发展战略3.0。我们过去的支付体系发展也面临类似挑战,如碎片化布局、安全与效率的冲突等。回顾历史,支付体系战略1.0可从1995年现代支付系统建设开始算,2.0可从2005年的大额支付系统开始算,3.0更多依托PFMI,综合考虑国情与改革实践打造全新支付体系发展战略,旨在研究探讨国家支付体系的内涵、发展目标、路径与阶段性策略。这一战略的核心包括:行业宣传与利益协调;协调支付系统与其他金融市场基础设施的关系;推动PFMI的落实和对接,法律与制度体系的全面梳理;制定和完善国家与行业层面的技术规则与标准制定;研究支付体系与货币金融政策制定之间的联系;推动支付体系的公众参与、教育普及、支付消费者保护;增强支付服务的可得性与普惠性。

第三,基于支付清算中心化与去中心化的认识视角。伴随新技术的飞速发展,支付清算体系也出现一些新的内在矛盾与挑战。一方面,在反思国际金融危机的过程中,出现了一些中心化的趋势。如PFMI意味着用正式的、非自由选择的、多边结构的、透明的市场来取代曾经的一些非正式的、自由选择的、双边的、不透明的市场。再加上PFMI对FMIs的治理标准提出种种带有公共性质的要求,使得这种金融改革被一些学者认为在用公共或准公共市场取代私人市场。另一方面,诸如区块链在内的分布式支付清算机制,又对整个体系带来去中心化的重大挑战。美联储在战略报告也提到“便利金融机构间基于使用通用协议和标准发送和接受支付的公共IP网络直接清算”,并且在其中发挥更多指导作用,实际上就是为了直面去中心化支付清算模式可能的颠覆式影响。随着技术的变化,伴着从IT到DT的演进,我们在支付清算体系的研究与思考中,需深入探讨未来金融市场基础设施的中心化和去中心化边界在哪里,一方面要摒弃创新中的“劣币”与泡沫,另一方面也必须拥有面向未来的洞察力。

去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指出,要“统筹监管重要金融基础设施,包括重要的支付系统、清算机构、金融资产登记托管机构等,维护金融基础设施稳健高效运行”。与之在经济金融运行和学术研究中的地位不断提升相称,支付清算体系也已得到了中央的高度关注。在技术和制度变革成为现代金融市场基础设施两大驱动力的前提下,我们亟须深入认识过去、把握现在、展望未来,努力使得支付清算体系更好地服务于国家治理体系建设与核心竞争力优化、金融的高效与安全运行、社会公众的福利改善与助力普惠金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