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安的突围:互联网保险陷“鸡肋”境地

未央网 作者: 一本财经

众安保险,是互联网保险行业无论如何绕不开的标本。腾讯、阿里、平安投资,估值640亿,它是大佬们供养的巨婴,也是互联网保险的领头羊。

近期,众安披露,2015年,有超25亿的营业收入。

25亿,数字看起来成绩斐然,但整个保险行业去年的盘子是2.4万亿,相比下众安就是九牛一毛,不值一提;如果再思及“干爹”的靠山,25亿的成绩,仅算差强人意了。

这只互联网保险的领头羊,似乎在苦苦淌自己的河:对3个干爹极度的依赖性,导致它只能喝奶;它试图强行断奶,给自己喂“流食”,进行互联网保险创新,却发现创新不足,成了鸡肋产品。

其实,众安的问题,折射出整个互联网保险行业,亟需解决的核心问题。那么,众安的突围,太值得观察,太值得研究。

1. 万众瞩目的诞生

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国内的保险水平,却远落后于欧美等发达国家。

原因归根究底起来,是因为信用体系的缺失。骗保的长期存在、线下业务员的野蛮推销,让保险行业满身创伤,举步维艰。

长久以来,国内的保险市场,一直处于极度的供需不平衡状态。

近年来,随着国内中产阶层的扩大,对保险的需求也逐步提升,但国内传统保险公司却一直不温不火,其产品难以触及用户痛点。

这中供需不平衡状态,从赴港购买保险的热潮中,可窥探一二。

因此,以“用户需求”为导向的互联网,自然与保险结合到了一起。

实际上,早在2000年,大量传统保险公司已纷纷建立官方网站,将互联网开拓为保险销售的渠道之一。

如果仅仅是一个销售渠道,互联网的核心价值完全没有挖掘。

2013年2月,蚂蚁金服、腾讯、中国平安等知名企业联合投资的“巨婴”——众安保险呱呱坠地。作为中国首家互联网保险公司,众安从降生那一刻,就受到金融圈的瞩目。

传统保险行业,在冷眼看着众安的牙牙学语;互联网保险的玩家们,则期许众安能产生颠覆力量。

在众人瞩目的眼光下,众安每一次成长足迹,都伴随着掌声或质疑,鲜花或口水。

据众安官网信息显示,众安保险业务流程全程在线,已实现完全通过互联网进行承保和理赔服务。目前,众安已推出200多款产品,累计服务客户数量超过3.91亿,保单数量超过41.69亿。

众安的估值,已高达到640亿,并预计在明年上市。

2. 难以断奶的巨婴

但是,这些光鲜的数字背后,却难掩一个事实——众安股东及合作伙伴,在不停地给众安喂奶。

作为众安的第一大股东,蚂蚁金服及其背后阿里集团,为众安提供了挖掘第一桶金的场景。

2013年11月,众安成立以来的首款产品是“众乐宝”,专用于解决淘宝买卖家的纠纷。之后,众安与阿里“退运费险”的合作,更成为众安整体业务的重头戏。

数据显示,2014年双十一当天,众安保单量突破1.5亿,保费突破1亿。2015年双十一,众安保单量破2亿、保费达1.28亿。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早期,阿里给众安提供了场景,后期,却成了束缚,甚至掣肘。

2014年,众安保险的保费收入约7.94亿元,而仅与淘宝合作的退运费险业务收入就有6.13亿元,占到了全部保费收入的77%。

众安的年报数据也显示,2014年众安经营的所有险种中,退货运费险居然占整体保费收入近90%。

为了掩盖这个尴尬的现实,在最新的2015年信息披露报告中,众安巧妙地将退运费险归类在“其他险种”中。

因此,保费收入前五位的险种分别是:其他保险、保证保险、意外伤害保险、责任保险及信用保险。

这一手,却有点欲盖弥彰的味道。

实际上,众安推出的200多款保险产品中,依然依赖合作的互联网平台的场景,进行推广销售,涉及的平台包括淘宝、小米运动、携程,百度卫士、河狸家等。

这些拥有流量与用户的互联网平台,在与众安的合作中保持着强者姿态。

而场景化的保险的特征是高频、碎片、海量、低额,说白了,尽管销售量挺大,但客单价太低。

这样的结果,直接导致众安成为一个难以断奶的“巨婴”——场景都由其他平台提供,意味着,众安难以形成自己的用户群体,自身造血能力不足,只能靠着其他电商平台的供给而活。

3. “鸡肋”的创新

众安也意识到危机和短板。

据传,众安今年的目标便是对阿里依赖度降至40%。

如果数据确凿,那意味着众安要摆脱场景化保险的束缚,强行断奶,给自己喂“流食”——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众安确实在做。

去年11月,众安联合其另一股东中国平安,推出首个互联网车险品牌“保骉车险”。

“实际上,保骉车险创新有限,更像一款传统的车险产品,只是多了一个互联网的销售渠道”,波士顿咨询专家胡莹在接受一本财经的采访时,分析了保骉车险的这个模式。

保骉车险主要是对传统车险业务的前端进行了包装。

但是,保骉车险的销售未必完全是在互联网上进行,线下也有;其次,保骉车险重要的理赔阶段,借助的是平安保险的服务。

这意味着,保骉车险后端的业务,完全是传统的模式。

换言之,与传统车险相比,众安的车险业务除了多了互联网的销售渠道,本质上并没有改变。

模式是否走俏,还得让市场检验。遗憾的是,众安一直未对外公布其车险业务的收益。在最新的信息披露报告中,众安将车险与退运费险,一同并入“其他保险”一栏。

看不到销售数据,外界猜测不断,有媒体就提出,众安在车险领域的进展恐怕受阻。

除此之外,众安推出了碎屏险、高温险等多个创新产品。

碎屏险太易被复制,传统保险公司也在不断推出手机屏幕保障计划。

而高温险虽曾创平均每小时成交400多笔的速度,却被质疑营销噱头。因为,实际上的理赔条件苛刻,免赔天数长,消费者获得保险金给付的概率几乎为零。

高频、小额、碎片化的产品,导致众安投诉量激增。2014年,众安第三次登上财产险公司投诉量榜首。

2016年一季度,众安投诉量依然榜上有名。

众安的创新,虽概念新颖,但因未直接解决用户痛点,概念、噱头远大于实际保费收入,反而给自己带来了大量投诉。

断奶不易,创新不足,鸡肋产品大量存在,众安的发展,确实让翘首以盼的互金人士有些着急。

4. 突围之路

去年,阿里并购国泰财险、宣布建立阿里健康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加上泰康在线、安心保险、易安保险的紧追慢追,都让众安感觉到“内忧外患”。

有媒体甚至猜测,众安着急上市,也是为掩饰短板和窘境。

似乎是,众安到了必须“破局”的地步。

波士顿咨询专家胡莹认为,对于客户而言,保险就是一份协议,一张纸;客户最终买的是保险公司的服务。因此,在整个保险流程中,后端服务更加重要。

以车险为例,业务后端的服务,包括理赔管理、维修网络管理、服务流程管理等,涉及不同的供应商,比如拖车、道路救援、汽车维修网点,这些业务与流程都可以实现互联网化管理。

如此一来,用互联网工具,降低后端的赔付成本,就是很好的互联网创新。但互联网保险公司在破局时,往往会选择纯线上、或前端的互联网化模式。

互联网保险,同样是遵循大数法则,即通过投保人数的积累,分摊风险。因此,众安的破局,依然在开拓自身的用户上。

金融业是精英化的行业,通过制造信息的不对称,来获取利润。互联网打破了信息的不对称,让用户在公开平等的市场上选择“痛点”产品。

因此,没有任何技巧性,获取用户的途径就是,找到真正解决痛点的产品。

胡莹提出,可以通过大数据或互联网信息的对称,将用户标签化后,推荐最符合他们需求的产品。

比如,通过车联网,纪录了车主平时的路线和驾驶习惯,会了解很多车主的背景和风险值。

“比如一个很忙碌的CEO,一旦出现事故,希望的方式是进入急速赔付流程,甚至开一辆车过来先用,不耽误接下来的工作流程”,胡莹认为,通过大数据进行细分、精准的人群分析,定制化解决痛点保险,才是互联网对保险行业的真正颠覆性力量。

还好,蹒跚学步中的众安,不论磕得多疼,依然还在坚持站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