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旗购入Lending Club贷款 市场借贷将受何影响?

未央网 作者: JD Alois 译者: Array

上周,美国最大的市场借贷公司Lending Club股票大涨。当时,《华盛顿邮报》网站上曾有文章透露花旗集团可能收购Lending Club,或向Lending Club融资帮助其偿还贷款。这可能是近期Lending Club公司的第二个利好消息。此前有消息称中国亿万富翁陈天桥购入Lending Club大量股份。业界也曾有传言称有其他中国投资者也在寻找市场借贷平台领域的减损资产,花旗这一投资可能没有这个传言那么特别。

本月,Lending Club创始人兼CEO Renaud Laplanche被迫辞职,此前没有任何相关消息。事件一出,互联网借贷业集体震惊。有消息透露,Renaud管理期间曾有数起不正当交易,有一家基金曾向Lending Club贷款,而Renaud是这家基金的投资人,因此董事会要求其离职。事件发生后,新闻媒体蜂拥而至,观察家们也质疑整个产业的生存能力。实际上,Lending Club第一季度业绩相当不错,然而这一数据却被掩盖在各种杂乱的评论中。据分析员估测,虽然第一季度经济形势严峻,但Lending Club贷款额仍然达到了27.5亿美元(合人民币180.9775亿),与去年同期16.4亿美元(合人民币107.9284亿)相比,同比增长68%。自创办以来,Lending club平台贷款额已经累计达到190亿美元(合人民币1250.39亿)。

但如今一个季度的业绩并不能代表一整年的业绩。公司CEO出现失误,让一些投资者对其失去信心,一段时间内Lending Club都会信用低落,而重建消费者信心还需要一段时间。

所以到底是哪里出错了?

曾经投资人捧着钱上门,钱来得又快又容易,如今却像初恋一般分道扬镳,Lending Club 及其他业内公司处境尴尬。Prosper同样受”资本市场紧缩”影响,有传言称,它正在接触潜在战略合作者,雇佣投资银行帮助完成相关程序。业内人士正静观其变。

四月份Orchard创始人David Snitkof在一次采访中曾表示:

“我认为,因其他资产绩效表现,某些早期投资人对投资回报压力颇大,因此有些人会减少投资。这就意味着,过去几年间曾投资市场借贷的许多投资人将不会参与下一轮投资。而像亿万资产管理人、主权财富基金、养老金基金这样的投资者,他们对数据质量、公司运行及运行风险都有完全不同的标准。”

今年Canaan Partner合伙人Dan Ciporin在Lendit参与讨论时,也表达了类似的看法。Ciporin同时也是Lending Blub的董事会成员。他认为资本多样化是解决如今困境的良方。某些制度资本变化无常,总是快进快出。以零售资本为例,如今融资渠道愈加固定,规模也更大,但却很难拓宽。

信贷需求不会消失,需求可能增加,也可能降低,但消费者和商家都需要购买或者投资信贷产品。经济就是这么运作的。不看好这一市场的人对着单个失败的案例或信贷体系面临的挑战指手画脚,然而许多借贷者还是像以前一样为市场借贷添砖加瓦。毕竟比起古板守旧的银行,市场借贷对消费者和中小企业更加友好,也更加方便高效。

所以为什么花旗集团会”在许多前沿阵线与Lending Club进行合作”?

因为这是一桩有利可图的投资。

近期资本紧缩是暂时的。花旗集团透露他们将和Lending Club合作,而这可能只不过是接下来许多类似消息中的一个。除去前任CEO留下的难题,网上借贷的难题是融资渠道缺乏多样化,但这是可以解决的。更加迫切的问题是监管风险。如果政府官员能够释放一些理解及维护消费者权益的信号,情况可能完全不同。然而这些人一旦有机会展现政府权力,总是持”为什么要冒风险”的观点。这才是如今最大的危险。

上周,美国最大的市场借贷公司Lending Club股票大涨。当时,《华盛顿邮报》网站上曾有文章透露花旗集团可能收购Lending Club,或向Lending Club融资帮助其偿还贷款。这可能是近期Lending Club公司的第二个利好消息。此前有消息称中国亿万富翁陈天桥购入Lending Club大量股份。业界也曾有传言称有其他中国投资者也在寻找市场借贷平台领域的减损资产,花旗这一投资可能没有这个传言那么特别。

本月,Lending Club创始人兼CEO Renaud Laplanche被迫辞职,此前没有任何相关消息。事件一出,互联网借贷业集体震惊。有消息透露,Renaud管理期间曾有数起不正当交易,有一家基金曾向Lending Club贷款,而Renaud是这家基金的投资人,因此董事会要求其离职。事件发生后,新闻媒体蜂拥而至,观察家们也质疑整个产业的生存能力。实际上,Lending Club第一季度业绩相当不错,然而这一数据却被掩盖在各种杂乱的评论中。据分析员估测,虽然第一季度经济形势严峻,但Lending Club贷款额仍然达到了27.5亿美元(合人民币180.9775亿),与去年同期16.4亿美元(合人民币107.9284亿)相比,同比增长68%。自创办以来,Lending club平台贷款额已经累计达到190亿美元(合人民币1250.39亿)。

但如今一个季度的业绩并不能代表一整年的业绩。公司CEO出现失误,让一些投资者对其失去信心,一段时间内Lending Club都会信用低落,而重建消费者信心还需要一段时间。

所以到底是哪里出错了?

曾经投资人捧着钱上门,钱来得又快又容易,如今却像初恋一般分道扬镳,Lending Club 及其他业内公司处境尴尬。Prosper同样受”资本市场紧缩”影响,有传言称,它正在接触潜在战略合作者,雇佣投资银行帮助完成相关程序。业内人士正静观其变。

四月份Orchard创始人David Snitkof在一次采访中曾表示:

“我认为,因其他资产绩效表现,某些早期投资人对投资回报压力颇大,因此有些人会减少投资。这就意味着,过去几年间曾投资市场借贷的许多投资人将不会参与下一轮投资。而像亿万资产管理人、主权财富基金、养老金基金这样的投资者,他们对数据质量、公司运行及运行风险都有完全不同的标准。”

今年Canaan Partner合伙人Dan Ciporin在Lendit参与讨论时,也表达了类似的看法。Ciporin同时也是Lending Blub的董事会成员。他认为资本多样化是解决如今困境的良方。某些制度资本变化无常,总是快进快出。以零售资本为例,如今融资渠道愈加固定,规模也更大,但却很难拓宽。

信贷需求不会消失,需求可能增加,也可能降低,但消费者和商家都需要购买或者投资信贷产品。经济就是这么运作的。不看好这一市场的人对着单个失败的案例或信贷体系面临的挑战指手画脚,然而许多借贷者还是像以前一样为市场借贷添砖加瓦。毕竟比起古板守旧的银行,市场借贷对消费者和中小企业更加友好,也更加方便高效。

所以为什么花旗集团会”在许多前沿阵线与Lending Club进行合作”?

因为这是一桩有利可图的投资。

近期资本紧缩是暂时的。花旗集团透露他们将和Lending Club合作,而这可能只不过是接下来许多类似消息中的一个。除去前任CEO留下的难题,网上借贷的难题是融资渠道缺乏多样化,但这是可以解决的。更加迫切的问题是监管风险。如果政府官员能够释放一些理解及维护消费者权益的信号,情况可能完全不同。然而这些人一旦有机会展现政府权力,总是持”为什么要冒风险”的观点。这才是如今最大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