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结股权引发“互撕” 快鹿50亿资产包未能变现

未央网 作者: 沙斐

资产兑付余波未平,冻结股权引发“互撕”。

快鹿集团指责苏宁不顾20余万投资者的利益,在兑付进程中“插队”;苏宁众筹则强调是快鹿多次出尔反尔,导致多次处置资产失败。

5月30日,快鹿集团董事局主席兼总裁徐琪在上海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将通过多重渠道筹措资金,并强调10月之前会启动刚性兑付。同时,从6月1日起,快鹿旗下金鹿财行、当天财富等平台将开启各类保险产品的咨询服务,并将于近期开始向客户推荐私募股权类产品。“我们已经找到了一家规模近千亿的大型企业达成战略合作意向,并已签订合作协议。”徐琪表示,此项合作将为快鹿投资集团每年提供20亿~30亿元的流动资金,帮助快鹿集团尽早渡过兑付危机。但由于目前集团处于敏感阶段,所以不能披露太多细节。

在被问及新一轮产品销售是否会涉及自融等情况时,徐琪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一切会按照合法合规合理进行,新产品资金绝不会用于快鹿自身,将严格自律。

快鹿:50亿资产包未能变现

苏宁众筹是苏宁集团旗下的众筹平台,曾与快鹿集团及旗下大量平台共同参与《叶问3》等产品的资本运作。该平台的网站信息显示,苏宁众筹为《叶问3》筹集了4050万元,为《大轰炸》筹集了3000万元。

随着快鹿集团陷入兑付危机,苏宁众筹从合作小伙伴摇身变成了债权人。

5月22日,网传苏宁众筹冻结华瑞股权,导致快鹿资产处置受阻。

5月23日,徐琪在微博发声,称“27日左右到期的4000万左右的债务,26日上午法院已经冻结了,并且冻结了两块各超过亿元价值的资产;5月10日左右在我们一再请求下,在被强行要求支付50万律师费的前提下解冻了一部分,又冻结了另外一个新的标的物,导致我们接二连三的处置资产失败。”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工商资料查询证实徐琪所言,上海业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业祥)确于2016年4月26日起被南京鼓楼法院冻结12亿元的股权和其他投资权益,但于2016年5月10日已解冻。

5月30日,徐琪在上海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业祥解冻后,苏宁众筹又冻结了中科招商股份,目前法院冻结的资产中还包括快鹿集团持有的上海华瑞银行股份。

据了解,快鹿集团曾投资1.44亿元参与上海华瑞银行的发起设立,占股4.8%。今年4月,徐琪在发布会上提到,“快鹿集团欲将上海华瑞银行股份出售变现用来兑付投资者”,并表示已签署转让协议,已进入银监会审批阶段。

“本来5月份有两个好消息,一个是特殊人群(老弱病残、家中有急事)客户开启兑付;另一个是月利宝(一款按月兑付利息的产品)恢复每月回款。”但徐琪表示,由于资产被冻结,首批用于紧急兑付的50亿元资产包没有得到任何变现。

徐琪称,苏宁众筹为保障其合法权益,对其通过法律手段冻结快鹿旗下资产的行为表示理解。苏宁前后数次对快鹿集团旗下中科招商、华瑞银行等能够迅速变现的资产进行冻结操作,一方面,已经导致众多面临特殊情况(如重病急需住院治疗、购房急需支付首付款等等)的客户的兑付工作陷入困局;另一方面,也影响到快鹿旗下员工薪资及社保的及时发放,这也将使公司的常规经营及后续兑付工作的推进陷入被动境地。

快鹿集团委托律师上海联合律师事务所律师沈勇表示,快鹿日前前往南京与苏宁方面沟通,对已生效的4000万元协议判决书可以商讨如何归还,但对还没有到期的3000万元兑付款,希望能按照快鹿集团正常的清偿程序走。

“但苏宁方面明确主张剩下的3000万立即兑付,对于这块我们是坚决不同意的。”沈勇表示,苏宁以其到期的4000万元债权及未到期的3000万元债权,先后冻结快鹿旗下十几亿元资产,在法律上或亦存在“超额冻结”的嫌疑,并对快鹿集团为实现兑付而进行的中、长期资本运作造成非常不利的影响。

此外,据了解,截至目前,快鹿集团已基本完成对旗下平台的重组和“瘦身”工作。

目前,金鹿财行上海分支机构已缩减至8家,员工人数减少50%左右;当天财富全国分支机构已缩减至16家,其中上海分支机构缩减至10家,外地分支机构缩减至6家;员工人数减少2/3。

苏宁众筹:将追究法律责任

苏宁众筹有关负责人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叶问 3》影视众筹是由上海合禾影视投资有限公司、易联天下(上海)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上海毓点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万向信托有限公司推出的影视类互联网消费金融产品,苏宁众筹是该产品的销售平台。

“今年2~3月,我司及万向信托履行筹后管理,要求对方提供真实信托资金用途,同时要求担保方东虹桥对超额担保作出说明,如担保无效则需增加其他增信措施,但是对方未给予有效解决方案。”苏宁众筹方面认为,快鹿严重触犯信托合同约定条款,万向信托依照合同条款函告对方信托贷款到期,要求于3月18日履行还款义务。

苏宁众筹方面透露,3月底快鹿被曝资金出现问题,为保障消费者权益,苏宁众筹曾多次与快鹿沟通兑付事宜,“但快鹿多次承诺还款并多次违约,沟通无果后我司于4月下旬诉诸法律。”

“在(兑付)过程中,快鹿希望我司协助处置资产,如神开股份,有多家机构曾报价18.5亿~21亿元现金购买的合作意向,但快鹿董事局主席徐琪出尔反尔,谈判会上达成一致,会后却全盘否定方案,毫无诚意,导致多次处置资产失败。”苏宁众筹称,“对于快鹿集团董事局主席徐琪肆意歪曲事实、抹黑苏宁众筹的言论和行为,我司将以法律途径追究对方的民事乃至刑事责任,保护平台的自身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