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券商裁员减薪渡难关,国外券商又是怎么做的呢?

未央网 作者: 胖胖胖

牛市时,关于券商最多的新闻就是“券商人均工资高到没朋友”、“券商年终奖”,据网络传言券商行业在2015年薪酬增长幅度超过100%。虽然大家都明白券商中也不是人人都能拿到七位数的年薪,但近百万的平均年收入也是足够让人眼红的。

接踵而至的股灾、熔断让股民们吓破了胆,江湖又开始传言“券商工作好,牛市的时候赚钱多,熊市的时候回家早”。虽然里面有很大玩笑的成分,但确实也反应国内券商的一部分现状。

然而好像就在一夜间,各大券商纷纷宣布裁员、减薪,但其实随着熊市的危机的蔓延也早有征兆,多家券商拖欠年终奖的新闻层出不穷。但这场券商裁员降薪浪潮的爆发,最早起源于10多天前的方正证券。网络流传出方正证券《关于启动组织效率提升的通知》,“要么裁20%,要么降薪20%”的死传言最终变成了裁员的结果。随后多家券商也紧随其后,裁员、降薪、加大考核力度等方式使得券商的小伙伴感慨日子不好过。国内券商真的进入低谷期了么?这还要从国内券商的业务模式来看。

国内券商一直走的是降佣金、抢客户的思路。

自从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开始逐步形成市场经济,1987年我国第一家证券公司深圳特区证券公司成立。但初期我国市场化程度较低,证券交易佣金采取固定佣金比例为3.5‰。较高的佣金影响股民投资的积极性,固定佣金制度的危害逐渐显现,2000年时部分券商为了争夺客户抢占市场开始采取降低佣金的策略,虽然此举违反监管规定,但同时也触发了证监会调整佣金制度的开端。

经过两年的调研和考察,证监会联合多部门在2002年发布了《关于调整证券交易佣金收取标准的通知》,该通知规定“A股、B股、证券投资基金的交易佣金实行最高上限向下浮动制度,证券公司向客户收取的佣金(包括代收的证券交易监管费和证券交易所手续费等)不得高于证券交易金额的3‰,也不得低于代收的证券交易监管费和证券交易所手续费等”。

自此,各大券商纷纷开始佣金战,从3‰到2‰。随着互联网金融的兴起,互联网开户、手机开户逐渐成为热潮,各券商间的佣金战也如火如荼的从“万五”到“万三”再到现如今的“万二点五”。许多券商为了招揽用户开户不惜给大客户送贵重礼物。中小券商与传统大券商之间的竞争似乎只剩下拼佣金这一条路。

但国内各大券商的盈利来源主要是交易佣金,佣金下调导致公司利润的直线下降,很多营业部门可罗雀都在艰难维持生计。根据中国证券业协会的数据显示,2015年国内125家券商代理买卖证券业务净收入共计2690.96亿元,占全年营业收入5751.55亿元的46.79%,可见佣金收入是国内券商的主要收入,其次分别是证券承销与保荐业务、资产管理业务、财务顾问业务以及投资咨询业务等。而对比国外券商,以嘉信(Charles Schwab)为例,根据嘉信2015年的年报数据显示,嘉信的营业收入主要来自净利息收入、资产管理收入,其中2013年资产管理收入已经占到总收入的42.59%,而经纪业务收入却出现下滑的趋势。不光嘉信,美国券商整体的经纪业务收入并不是盈利重点,行业整体的经纪业务收入也一直处于下降的阶段。

由此可以看出,国内券商转型,改变盈利收入结构,成为迫在眉睫的首要问题。那么让我们再次把目光投向海外,看看在国内券商“降佣金、拉客户”时,国外券商又在如何调整自身服务应对时代发展呢?

纽约股票交易所初期证券市场采用的也是固定佣金制度,但早在20世纪七十年代就废除了固定佣金制度,部分券商逐渐由提供全面服务的全服务经纪券商转型折扣经纪券商,开辟了券商个性化经营的先河。

在线折扣经纪券商:很多券商看到投资者对佣金的敏感,推出了在线折扣经纪券商,其特点主要是与原来全服务券商相比佣金价格便宜,但相应的所提供的服务也非常有限,以交易服务为主。他们的目标客户主要是有研究能力、能够自主分析、投资股票市场的投资者,他们对于佣金价格更为敏感。美国的Robinhood就是著名的“零佣金”券商,通过利息等收入维持运营。

开展资产管理业务:很多传统券商在发展转型时看到客户对综合金融业务的需求,推出全面资产管理业务。以嘉信为例,嘉信从折扣券商转型为专注于资产管理业务的综合化券商,进行结构和目标客户调整,具体措施包括开设嘉信银行、增设研究机构,帮助用户全方位进行资产管理。

专注发展技术优势:在科技日新月异的今天,许多券商也看准技术能够为他们带来核心竞争力。老牌券商盈透证券就是专注发展技术优势的典型代表,为专业投资者带来更快的交易速度。

券商发动创新优势和研发能力,确实考虑投资人的需求,百花齐放才能激发用户投资的积极性。除了主题投资的Motif Investing、利用粉丝经济的Loyal3,还有结合众筹、利用机器人算法投资、通过大数据模型进行分析,多元化的模式和服务为用户带来了更多选择。路漫漫其修远兮,国内券商在改革创新的路上,还有很多工作要完成。